與聯邦政府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 program)相關的加拿大慈善機構Charity(簡稱 WE)醜聞繼續發酵。本周一披露的相關信息顯示,政府為此計劃撥出9.12億元,但從政府官員與WE慈善基金會一起制定的計劃中看,似乎只打算花5億元。

6月25日,聯邦政府宣佈9.12億元的加拿大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並將該計劃判給WE獨家代理。後來,杜魯多和財長莫紐都因他們家族與WE有金錢上的關係,被道德操守專員調查。目前,國會財政委員會正在對此事做調查聽證。

國會財政委員會周一獲得的文件顯示,儘管加拿大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獲得了9.12億元的預算撥款,但政府官員與WE慈善基金會一起制定的計劃,看起來只打算花其中一部份。

根據聯邦青年部長查格(Bardish Chagger)的辦公室與加拿大WE基金會(WE Charity Foundation of Canada)於6月23日簽署的協議,WE最多可以向3組學生義工發放補助金,共計5億元。另外的4,353萬元 是給WE基金會的管理費。

據CBC報道,在這4,353萬元中,有875萬元可以用來支付給參與合作的其它非牟利機構,這些機構負責監督參與計劃的學生。

因為該計劃鬧出了利益衝突醜聞,WE在7月3日宣佈,退出管理該計劃的合同。目前,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的管理權已交回到加拿大就業和社會發展部。

該計劃啟動的時間本來就比較晚,發生醜聞後,又耽擱了一個多月,現在還不知道何時能用。加拿大學生聯合會(CFS)和加拿大學生協會聯盟(CASA)已表示,該計劃已無法為學生提供所需的經濟幫助,並要求政府把這9.12億元的預算用在其它幫助學生的政府計劃中。

獨家合同使自由黨政府陷困境

據《環球郵報》報道,聯邦政府與WE的這份獨家合同,使WE可以在7月2日拿到3,300萬元的管理費。

政府在6月25日公佈此計劃時稱,按學生義工服務所完成的小時數,他們可獲得的補助金在1,000到5,000元之間。學生每工作100小時,就有資格獲得1,000元,工作滿500小時的人,可獲得全額補助金。該補助金即時生效,直到今年10月31日止。

政府將該項目分為2個核心「群體」,每個核心群體包括20,000名義工參與者,另外還有一個包含60,000個參與者的「補充群體」,總數是100,000人。政府的計劃是,每20,000名參與者花費1億元,所以總花費是5億元。

《環郵》的報道說,這項交易的實施結構是,為了使WE在整個計劃的壽命周期內早日獲得更多資金,允許WE在服務第一群20,000名義工時,獲得最高1,950萬元的管理費;服務第二群的20,000名義工時,獲得最高1,350萬元的管理費;最後那群60,000名義工的管理費是1,050萬元。

結果是,政府在簽署協議後,立即向WE支付了服務第一群參與者的1,950萬元的費用,並於7月2日要向WE支付第二批參與者1,350萬元的管理費。

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宣佈幾天後就受到抵制。加拿大義工組織(Volunteer Canada)6月29日表示,他們拒絕了WE提出的合作建議,原因是除了可能涉及利益衝突醜聞外,還因為該計劃向義工支付時薪的做法不妥。因為是按每小時10元計算的,低於所有省份的最低時薪。

接著,總理杜魯多和財長莫紐先後因牽扯利益衝突問題,被聯邦道德操守專員迪安(Mario Dion)調查。已經曝光的信息是,杜魯多的兄弟和母親在2016年至2020年間,因在WE的活動中發表講話,共獲得接近30萬元的報酬;莫紐不但2個女兒與WE有關係,他和家人在2017年的兩次旅行中合計超過4萬元的開支,在莫紐上周去國會作證前,才還給WE。

但是,杜魯多和莫紐在政府內閣討論是否把該9.12億元的福利計劃讓WE獨家代理時,都沒有因潛在的利益衝突問題而迴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