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7日,隸屬於肖建華的明天系的9家金融機構被習近平當局接管。這是自2019年5月官方接管明天系最核心金融資產——哈爾濱銀行、包商銀行之後的第二輪大動作。

明天系掌控了44家金融機構,目前被官方接管的不到20家。但其掌控的約3萬億人民幣的核心金融資產已被習近平當局接管。

為何第二輪接管被拖到2年之後?最奇特的是,7月18日明天系還發聲明,譴責官方的接管不合理。這些看似財經新聞的背後,卻是中共高層內鬥的政治黑幕。

2017年1月,被稱為江澤民派系「撈錢白手套」的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習近平、王岐山手下的國安綁架回大陸,至今已有3年半沒有露面了。有消息稱,他被關在上海的家中,正配合有關部門出售明天系資產。

2018年6月英國《金融時報》指,肖建華被扣留在上海,並與當局合作,出售明天系資產,預期資產處理過程將持續逾3年。也就是說,要徹底解體明天系,要到2021年之後了。因除金融機構,明天系帝國還有很多實業資產。

明天系三萬億金融帝國第二次被肢解

7月17日下午5時,中共銀保監會發佈公告稱,明天系的6家保險信託公司被接管。它們是4家保險公司及2家信託公司——天安財產保險、華夏人壽保險、天安人壽保險、易安財產保險和新時代信託等。中共官方的說法是,他們「觸發了相關法律」,銀保監會將於2020年7月17日起至2021年7月16日止對上述6家機構實施接管。

同一天,中共證監會也委託3家機構託管明天系旗下的3家證券公司——新時代證券、國盛證券和國盛期貨。公告說,「鑒於上述公司隱瞞實際控制人或持股比例,證監會決定自7月17日起至2021年7月16日實行接管。」

這9家金融機構總資產規模超過1.2萬億元,其中,三家保險公司是「明天系」後期融資的主體,資產規模和股東佔款規模也最大。

而2年半前,官方已經對明天系的金融機構進行第一次接管。

經兩次接管 習收回三萬億金融資產

明天系控股的金融資產中,最值錢的旗艦銀行當屬哈爾濱銀行及包商銀行,這兩家銀行的總資產在2016年已分別突破 5,342億元及5,608億元,規模在全國城商行中居於較前位置;2019年5月,這2家銀行被官方接管。

這兩家銀行控股的旗艦保險公司為華夏人壽及天安財險,各自的總資產超過4,000億元及3,000億元,在全國險資公司中屬中上水平;其控股的旗艦信託新時代信託,總資產(含信託資產)近 3,600 億元,在全國 68 家信託公司中相對靠前;其控股的旗艦證券為恆泰證券及新時代證券,不過這兩家在全國的券商中排序較後。

這幾家公司都在日前(7月17日)的第二輪接管中了。

把這兩次接管加起來,習近平陣營就接管了近3萬億人民幣的金融資產。《財新網》報道指,這表明在市場上呼風喚雨20餘年的「明天系」的旗下核心金融機構正式被接管。

肖建華掌控三萬億資金 威脅習的統治

據大陸媒體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控參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銀行、證券、保險、信託、基金等,覆蓋金融業全部牌照,其控參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更高達3萬億元人民幣。

除了金融機構,明天系還控參股了明天科技、華資實業、西水股份、愛使股份、魯銀投資等十多家上市公司。

有消息說,北京當局帶走肖建華,是因為其控制的明天系所累積的風險足以危及中國的金融安全,肖建華被指與江派權貴勾結,發動「金融政變」,2015年中國股災,就是江派指使肖建華幹的。

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時,溫家寶拿出4萬億來救市,結果對中國經濟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而江派利用肖建華掌控的3萬億金融資金,不但能在2015年搞出股災,還可以搞出更多的金融政變,令習近平下台。 

據大陸媒體報道,除了涉嫌股災金融政變,肖建華還被指控涉及「經濟犯罪」,以及洗錢、貪污等罪名。

習近平在2012年擔任中共最高領導人後立誓嚴懲腐敗,要「老虎蒼蠅一起打」,肖建華被貼上了「老虎的白手套」的標籤而首先被抓。

但與此同時,江派也不斷把肖建華與習近平的家人掛上鉤。

據《紐約時報》報道,肖建華「利用明天集團幫助喜歡躲在暗處的政治精英和中國富人做生意。他幫助習近平的姐姐做成了幾筆交易,還幫助過賈慶林的女婿,賈慶林當時是中共最高決策機構的成員。」

不過等到習近平準備反腐之後,習近平的母親召開了一次家庭會,要求習家所有家庭成員必須配合習近平的反腐。於是習近平的姐姐按當初購買時的價格,把投資公司賤賣給了肖建華。

江派反撲 明天系發聲明挑戰接管 

明天系9家金融公司被接管的第二天,7月18日(周六),明天控股集團公開在社群媒體上發表聲明,對所謂「惡意詆毀」進行「反擊」。

聲明稱,監管機構誇大集團風險,質疑監管部門高調接管公司「目的究竟是甚麼」?在大陸,這樣公開反擊監管層的做法十分罕見,聲明發出幾小時後便被刪除。不過,有關聲明的英文報道由《連線》(The Wire)發表出來了。

綜合海外及港台媒體消息,明天系在18日的聲明中表示,該公司一直在積極進行資產處置,但監管機構突然接管,擾亂他們的工作。明天系旗下的公司不存在流動性風險,也沒有投資者集體抗議的行動。

聲明稱監管機構誇大了集團風險,試圖令集團「觸發接管條件」,質疑背後有權錢交易,並舉例集團賬戶上有近20億元人民幣資金,多次申請用於兌付購買了新時代信託理財產品的公眾投資者,卻多次被監管層拒絕。

聲明表示明天系旗下的每一個機構都在按照嚴格的法規進行著正常的管理,但現在,(監管機構)高調宣佈接管這些企業,「目的究竟是甚麼?」

明天繫在聲明中還說,創辦人肖建華2017年初「被返回大陸」後,全力配合當局調查。過去三年半來,該公司已經出售了國內外資產數千億元,並從公司基金中拿出3,000億元給天安財產保險,用於支付本金和利息。

而近年監管部門進駐明天控股各機構進行「貼身監管」,不允許相關公司正常開展業務,甚至員工正常進出也不獲准,早已剝奪機構的經營自主權。

「三年坎坷路,信念依舊在,」聲明還說,「我們亦相信,所有的付出都會有回報,明天集團會得到公平公正、守信重諾的結果。」

有評論指出,習近平接管肖建華控制的3萬億金融機構,等於是對江派、特別是曾慶紅家族在大陸掌控資產「進行了抄家」,把江派過去20年偷盜的資產奪回去了。

於是,惱羞成怒的江派利用明天控股集團進行反撲,不過習近平掌控的社交媒體很快把明天系的聲明給刪除了。但江派卻早就利用掌控的英文媒體,把聲明傳播到全世界了。

由此看來,此時習近平又與江澤民派系幹上了,兩派交鋒,充滿了刀光劍影。

肖建華是江澤民派系的「白手套」

2018年9月,香港《南華早報》報道指,肖建華案將在上海開始審理,肖建華或被指控涉「操縱股票和期貨市場」和「代表機構行賄」罪。

實際上,肖建華的問題比上述兩罪還嚴重。他是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的管家、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至少涉有充當「政要白手套」、 「財閥干政」及「金融政變」等3宗政治罪。而肖建華被押回大陸後,也一直在積極招供以換取從輕處罰。

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曾向《大紀元》透露,肖建華案是中南海頭號大案。

香港《蘋果日報》2020年1月27日引述消息人士披露,肖建華目前依然在世,但患有嚴重的慢性疾病。他的妻子目前應該在加拿大,但中南海暫時不清楚是否要對肖建華問責,還沒有開始進一步審訊。

值得注意的是,明天系被接管,讓人聯想到命運類似的安邦集團。2018年2月23日,安邦被銀保監會接管。2019年7月,由新成立的大家保險集團受讓安邦股權。有鄧小平外甥女婿身份的安邦集團掌門人吳小暉沒能躲過牢獄之災,被判刑18年,安邦最終也走入歷史。

不過也有分析說,拿吳小暉開刀,是做給肖建華看的。如今肖建華主動交代,並積極出售明天系物業,估計交換條件就是官方不再起訴肖建華。

2017年2月3日,大紀元獲中南海權威消息人士透露,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他被視為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

消息透露,肖建華被抓後已「全盤招供」,供出包括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內的大批金融「老虎」。肖被視為江派高層最重要的錢袋子「管家」,北京評估其經手的資產多達2萬億元。其中很大一部份是保險資金,與項俊波密切相關。

不是金融天才 只是善於搞權錢交易

不知道中共內幕的人,往往把肖建華稱為「金融天才」。如果只看他取得的成就,而不管他是通過何種骯髒交易而達成的目的,肖建華的確是中國數一數二的人物。他曾自豪地說,「接下來10多年我肖建華都會是新聞關注的人物」,可惜到後來,人們不再關心他所取得的成就,而只關心他的犯罪罪行。

1971年1月13日,肖建華出生於山東肥城市安駕莊鎮南夏輝村一個普通教師家庭,家裏兄弟姐妹共6個孩子。從小肖建華就非常聰明,喜歡讀書,甚麼書都讀。他15歲時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18歲成為北京大學學生會主席,27歲成為上市公司華資實業的總經理,30歲掌控4家上市公司,到46歲被抓時,他曾經染指的公司有近百家之多。

有媒體把肖建華和其妻子周虹文的發跡過程,也就是其金融帝國版圖的發展軌跡分成五個階段:

一,在1998年至2001年的第一波農商行改制中,就瞄準契機,入股了包商銀行和泰安銀行;二,在2001年至2004年,金融業分業經營的年代,大批證券、信託公司又被攬入懷中;三,到了2005年至2006年,哈爾濱銀行、濰坊銀行在增資擴股潮中迎來明天系入主;四,2006年至2009年,此前未涉足保險業的明天系相繼入股天安財險及天安人壽,並籌辦華夏人壽;五,2010年後,在農商行改制期間,先後入股瀋陽農商行及北京農商行。

到2016年,明天系龐大的產業散佈於北京、上海、山東、內蒙古、廣東、海南、雲南等境內多個地區,以及香港、台灣等境外市場。明天集團人力資源部在內部文件中,以集團總部各部門、集團各平台、全資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加以區分。

大陸媒體經常把肖建華的失敗歸咎於國家的金融改革,把其成功歸功於他的天才,其實這是一種錯誤分析。

業內人士分析說,「明天系的崛起周期正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軌時期。當時市場其它參與主體信息閉塞,對新生事物的本質和特性不夠了解,而明天系卻因為豐富的人脈資源與信息,準確地把握了市場,踩准了節點,繼而順勢而上。不過,本想打造中國版JP.Morgan的肖建華,最後還是在盤根錯節的金控體系與大刀闊斧的金融改革中迷失了。」

「如果不是金融去槓桿的利劍出鞘,肖建華的頭銜可能還是『金融天才』。」

肖建華賺錢黑幕 私有化國企蛇吞像

以肖建華在妻子的家鄉內蒙古包頭的發家史為例。

據《新京報》披露,1998年12月,以包頭糖廠為基礎建立的「草原糖業」發起成立「華資實業」並在上交所上市,募集資金2.89億元。27歲的肖建華前後出資近1億元,其旗下的包頭創業和包頭北普分別成為華資實業第二和第三大股東,肖建華本人成為華資實業副董事長兼總經理。

不過,公司上市不到半年,1999年8月,華資實業董事長邢德剛「就被免職了」,由肖建華代理行使董事長職權。2000年5月,肖建華辭職,但仍然正式從股權上取得對華資實業的控制權。

2013年7月,華資實業公告稱,為了調整草原糖業及華資實業資產結構和內部資源的整合,包頭市國資委向濰坊創科轉讓草原糖業100%國有股權,本來價值幾十億的資產,交易價格卻只有11億元。濰坊創科也是明天系控股公司。

當時主抓此事的是包頭市副市長張繼平已被判刑13年。根據2017年7月公佈的判決書顯示,張繼平曾在多家國企改制實施過程中受賄,且曾收受肖建華旗下明天科技高管的賄賂。

也就是說,肖建華參與運作地方國企上市,上市後逐步拿下控制權,然後行賄國資委的人,讓他們把國有資產賤賣給肖建華的私人公司。

再比如肖建華的西水股份,收購過程長達5年。直到2006年,西水股份的實際控制人從烏海市國資公司變更為明天控股,法定代表人為肖建華的弟弟肖衛華,肖建華妹妹肖永紅為公司董事。

據《紐約時報》報道,肖建華和明天系集團公司的背後,牽涉眾多中共頂級權貴家族。如肖建華與曾慶紅之子曾偉、中共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等多名江派「太子黨」關係密切。

肖建華侵吞國有資產,最典型的例子當然是肖建華幫曾偉,以30多億元人民幣鯨吞資產738億人民幣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

據《紐時》2014年6月的報道,2006年出資購買大型國有企業山東魯能的幾家公司都屬肖建華名下。也就是說,肖建華是這個爭議極大的收購案出資人,肖建華是曾偉撈黑錢的前台白手套。

習從抓江澤民到保黨妥協 再到接管

肖建華2017年被抓,直到2019年習近平政權才接管了肖建華的2個銀行。而又等了2年,直到2020年7月,習近平才把肖建華手中的3萬億金融資產接管過來。

為何會拖這麼久?莫非遇到重重阻力?的確如此。江澤民派系人馬,特別是曾慶紅,一直阻撓官方接管明天系。

大紀元旗下的新紀元出版社,從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出版了70多本爆光中南海內鬥的《中國大變動》系列叢書,裏面就有講述肖建華充當江派白手套的故事。

肖建華被稱為中國頭號大鱷,暗中扶持他、並幫他下令說服國資委的人賤賣國有資產的,就是江派那些「中央首長」。由於江澤民是中共貪腐的「頭號教練」,江提出的「悶聲發大財」,成了中共貪官們一致奉行的貪腐準則。

為了出逃方便,肖建華早就給自己在海外留了後路。他是加拿大公民,還是安提瓜與巴布達巡迴大使,享有外交豁免權。肖建華還擁有香港居留權,以及加拿大、安提瓜與巴布達的兩重國籍。嚴格的說,肖建華早就不是中國人了。

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開時,習近平為了收回金融系統,在中國新年前夕從香港四季酒店抓回了肖建華,並以這張牌來壓制江派。當時雙方為了「十九大」常委人選而激烈爭奪。

等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召開,人們看到習近平的妥協讓步結果:王岐山沒能進到政治局常委,後來弄個副主席,也是沒有實權。而江派的王滬寧、韓正、趙樂際卻佔了7個常委中的3個席位。習近平打虎打來打去,也沒有改變第二屆政治局的格局:江派依舊佔據3席,習近平的決定還要受制於江派。

那時,習近平為了保黨,不想與江派搞得魚死網破,於是習與江派達成了停戰協議。後來人們看到,習近平搞「習核心」,搞「定於一尊」,搞主席連任等,江派常委都表示支持。

不過,習江這種臨時性的結盟是非常不穩定的。3萬億資產隨時可能會再次搞出股災、金融災難。於是習陣營克服江派阻撓,在2019年5月開始對明天系進行第一次接管。

2020年,疫情令中國經濟雪上加霜,在沒錢困境下,習陣營再次強行接管明天系金融資產,這等於習近平抄了曾慶紅的家。習江已經鬧翻臉了,接下來,習江鬥會有更多事情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