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病例持續增加,州長紐森(Gavin Newsom)13日再度要求在州衛生部觀察名單上的30個縣關閉健身室,包括洛杉磯縣、橙縣、河濱縣、聖博納迪諾縣、聖地牙哥縣與文圖拉縣等南加六縣也都在名單中。

6月12日甫重啟的健身室再度面臨暫時關閉。擁有美國健身協會教練執照、在中國擔任十年健身室私人教練的段代利認為,美國健身行業發展蓬勃,疫情前有穩定的客戶群,只要度過疫情嚴冬,恢復並不難,但他預測中國的健身室將會面臨新一波倒閉潮。

美國健身業規範且有月費收入

段代利表示,美國的健身業發展多年,政府有相關明確的法令規範,健身教練也都經專業考核獲取證書後才可任職,與中國健身業的發展環境截然不同。

2013年段代利(右五)在中國四川贏得健身教練錦標賽金牌。(段代利提供)
2013年段代利(右五)在中國四川贏得健身教練錦標賽金牌。(段代利提供)

更重要的是,美國絕大部份的健身室都是收了第一筆會員費後,逐月向會員小額收款,所以健身室除了有一筆固定的資金,每個月還有現金流;但在中國的健身室若一個月都沒有新會員加入,就很容易出現資金鏈斷裂。11、12月本來就是健身業的淡季,今年初中國爆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民眾不可能上健身室,在這種情況下健身室運轉會出現很大的困難,一定會有很多健身室倒閉,業界人士評估中國將有超過60%的健身室面臨倒閉。

中國的健身行業業內惡性削價競爭

段代利表示,中國的健身行業約萌發於2008年,當時北京舉辦奧運,全民瘋運動,健身這個行業也迅速蓬勃起來,在2013年健身業達到頂峰。當時在深圳一公里範圍裏可能有幾十家健身室,一棟樓裏可能有三間不同的健身室,門對門、樓對樓的開。這種健身室過度發展的情況演變為惡性削價競爭,更發展出各種推銷話術,利用人性貪小便宜的弱點銷售課程、會員卡,最後甚至出現強迫付款的情況,要求客戶交訂金,若沒有現金就用手機支付寶付錢。

段代利說:「大多會員是收到一些小甜頭,一步步被吸引上鉤。但進了健身室想要脫身就很難,還出現沒付款就不讓離開的情況,有些人都被逼哭了。」許多健身室會推出促銷活動,包括各種附加服務,如辦終身卡就送私人教練課程、辦會員卡送健身服等,但會員們對於辦長期會員卡多半沒有信心。

中國健身室教練良莠不齊

段代利曾培訓中國健身室教練三年,他說:「有的學員連字都不會寫,有的則根本沒有體能,他們的身材本身就像需要尋求教練的客戶。」各家健身室對教練的質素要求不一,許多健身室倚靠的是銷售的話術,而不是強調健身室的效用。因2013年中國健身業出現的榮景,讓許多人滿腔熱血地投入健身行業,但卻也因此讓市場上流通大量不合格的「健練」。

這種情況源於政府對健身業無特殊規範,在中國的健身教練培訓機構都是私人健身室提供的商業機構,很多人都是花錢、花時間去換取健身教練執照,反正有了執照就可以去健身室當教練。

中國業者圈錢跑路 導致民眾失去信心

段代利說:「推出低價促銷會費的健身室最讓會員緊張,因為很可能是老闆要圈錢跑路了。」因健身運動這個行業在中國沒有明確的規範,所以市場很混亂,民眾遇到了健身室倒閉也多半自認倒楣,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花時間去投訴提告;正因如此,助長了很多健身室蓄意、有預謀的圈錢,紛紛推出四年制、八年制的會員卡,收了長期會員費後宣佈倒閉跑路。顧客群也開始出現信任危機,漸漸對這個行業失去信心。

在中國的健身室會員多半是中產階級,如公司主管、科技新貴或是教師等不同領域的白領,大多都是上班久坐的人群,因有健身需求而嘗試加入健身室,但這類人若缺乏專業教練引導,很難長期堅持訓練,這也是中國健身行業缺乏長期固定會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