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0日,美國霍士新聞獨家消息,一位逃亡到美國的女科學家現身作證,揭露中共當局隱瞞疫情。她是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專家閻麗夢(Li-Meng Yan)。在多國針對中共瞞疫進行調查和要求追責的當下,她的證詞對中共是一大打擊。

爆料概況

綜合外媒報道,閻麗夢在訪談中表示,去年年底,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後,她按照主管、世衛委託實驗室的病毒學專家潘烈文(Leo Poon)的要求,開始調查來自中國大陸的類似於沙士的病例。

12月31日,她經過在中國疾控中心工作的友人證實,中國當時已經發現病毒人傳人。但是中共政府不允許任何人公佈相關消息。當天,閻麗夢向主管發出警報時,他「只是點點頭」,明顯已受到壓力。

1月16日,她再次向主管報告時,被告知「不要作聲,小心」。主管還警告她不要觸碰紅線,否則「我們會有麻煩,我們將被消失。」她還說,大學的世衛組織H5參比實驗室聯合主任裴偉士(Malik Peiris)教授也知道此事,但未採取行動。

閻麗夢告訴霍士新聞:「我知道這會發生,因為我知道像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國際組織和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之間存在腐敗。我接受這個現實,但我不想讓這種誤導性信息散佈到全世界。」「我來到美國是因為我要傳遞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真相。」

美國學者、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當天在政論節目《卡爾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中表示,閻麗夢關於中共當局掩蓋疫情的說法是「可信的」(credible)。他指出,既然閻稱「這不是政治事件」,那麼「我們應傾聽她所說的內容,這很重要。因為那將補充很多有關WHO和中共在今年1月這一關鍵時期所做的信息。」

女病毒學家現身 說明三件事

1.證實中共瞞疫 世衛在壓力下配合

閻麗夢出生於大陸,在香港工作,認識國內疾控中心的人員,其主管與世衛組織有關聯,她的身份和背景增加了其言的可信度。

她對霍士新聞說,國內的醫生與研究人員曾公開討論這種病毒,但是後來突然閉口不言。武漢的同行們保持沉默,而其他人則稱不要再向他們詢問細節。一些醫生說:「我們不能談此話題,但我們需要戴上口罩。」

這番描述與大陸情況相符:武漢的醫護人員被禁止自由接受採訪,李文亮等人受到的打壓舉世皆知。

此外,閻麗夢的主管潘烈文是世衛組織顧問,裴偉士教授是設於香港大學的世衛參比實驗室的一位負責人,這兩人都不理睬閻的匯報,違背常理和職責。潘烈文警告她「小心」、「我們會有麻煩,我們將被消失」,透露了極大的壓力和潛在危險,而這種威脅顯然只可能來自中共政府。

因此,閻麗夢的話證實了美國等國對中共隱瞞疫情、以及世衛配合中共的重大指控。

2.中共恐怖駭人

閻麗夢於今年4月28日抵達美國,離境僅幾小時後,中共公安就趕到她的青島老家,威脅她的家人。她表示,如果她在中國大陸或者香港披露真相,將面臨被失蹤的命運。現在她很擔心親人的安全。

閻的丈夫也是位頗有成就的科學家,但是拒絕與她一起逃亡。他對她說:「他們會把我們都殺死」。「他們」是誰?這與潘烈文的「我們會被消失」的警告都涉及人身安全。可見,不管這些人選擇出走還是留下,發聲或是沉默,他們對於當局的殘暴,都有著清醒的認識。

由此,人們自然會聯想到李文亮被火速處治及離奇死亡,還有「失蹤」至今的方斌、陳秋實、張展,被訓話的艾芬醫生,被網絡暴力圍攻的方方,以及被抓捕的許志永、許章潤、丁家喜、余文生等諸多義士。他們之所以受到迫害,只因其以某種形式傳遞了戳穿中共謊言的真相,這讓中共惱怒、不能容忍。

中共的反應就是鎮壓,通過謊言和暴力試圖撲滅各種反抗。這種以維持暴政為前提的政治迫害,對本國和外國民眾造成了直接或間接的生命安全威脅。

3.中共難阻真相

閻麗夢的爆料之舉獲得了許多網民的稱讚。有人評論說,她能從香港平安抵美,有驚無險,是天意的體現。

中共拚命掩蓋真相,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閻麗夢的勇氣將激勵更多人站出來,指證中共,揭穿謊言。

一名網民在霍士的相關報道後面留言說:「美國人民,你們需要了解的是,中共對美國和全世界撒謊。這是導致大批死亡病例的原因。這不是特朗普總統或中國人民的錯。總統和他的團隊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為美國人民做了許多事情。」

當前,中共的狂妄與邪惡已經展現得淋漓盡致——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和民眾健康及生命安全,港版國安法無視法治,將製造更多的恐怖、壓迫。可見,中共是危害人類的最大病毒,國際社會應當聯手發力,清除中共之害。

具體舉措應包括:
第一、徹底調查中共隱瞞疫情的罪責並要求索賠;
第二、審查和阻截中共對各國的滲透;
第三、調查和改組世衛及其它被中共滲透和操控的國際組織;
第四、關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人權侵害狀況並提供援助;
第五、推動退出中共、解體中共的大潮。

綜上所述,美國等國反制中共,調查世衛助紂為虐之禍,是在保障民眾健康、維護正義,利人利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