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美國國務院和財政部份別發表聲明,對陳全國等四名中共新疆官員、前官員及新疆公安廳實施制裁。這是美國政府首次對中共政治局委員限制簽證,顯示制裁升級。接下來,美國還將出台新的重磅人權報告及相關行動,中共人權惡棍面臨更大的震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表示,新疆當局對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民眾的人權進行了「恐怖而系統的傷害」。他宣佈,依據《2020財政年度國務院外國運作及相關項目撥款法案》的第7031(c)條的規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自治區前政法委書記朱海侖、自治區黨委政法委副書記及公安廳黨委書記王明山,以及他們的直系親屬將沒有資格入境美國。

財政部的制裁名單除了以上三人之外,還包括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及新疆自治區公安廳。聲明列舉了陳全國、朱海侖、王明山和霍留軍對新疆民眾進行「各種酷刑」、數字監控和所謂的「政治教育」。財政部表示,被制裁的實體和個人直接或間接擁有的任何財產或財產權益,只要在美國或在美國個人的控制之下,就會被扣押,並必須匯報給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

陳全國的人權罪行

陳全國曾任河北省省長,並在西藏主政5年。2016年8月起,他被調任新疆一把手。陳就任後向習近平立下軍令狀,提出「在新疆,沒有穩定一切皆為零」的口號。他在當地強化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即受到外界強烈抨擊的「再教育營」、「集中營」,其鐵腕手法受到中央肯定,所謂「治疆經驗」被推廣到全國其它省份。

2017年10月25日,在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上,陳全國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進入中共權力核心圈。

有關新疆維吾爾族民眾受到的壓制,外媒已有諸多報道,這是陳全國等人受到制裁的主要原因。除此以外,陳全國還積極迫害法輪功,他在這方面的罪行不應被忽視。

2018年10月9日,《大紀元》發表了長篇報道《新疆近兩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文章聚焦2016年8月下旬陳全國調任以來,新疆當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包括持續高壓恐怖、綁架、構陷、非法審判等。

作者薛馳指出:「新疆成為當今世界最大的露天監獄,乃是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方式延伸到新疆所有信仰人群、所有民眾身上。」「新疆一直是被中共管控最嚴密地區,錄像頭、大數據、個人生物識別採集、檢查站等,各種傳統和高科技監控系統似乎在新疆已被用盡,同時這些維穩措施正向中國其它省份蔓延。」

2019年4月7日,《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評議陳全國在新疆的監控手段。法廣在報道中引述該文:「到新疆之後,他把新疆變成了傳統監控體制和新技術控制手段結合的理想試驗場所。來自中國各地的維穩官員開始前往新疆學習經驗。」「而在新技術方面,網絡和手機,以及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都成為監控的重要工具。」

全民監控是中共迫害的首要一步。在新疆地區,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等族群為重點受控對象。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21年,涉及全國數千萬修煉者,駭人聽聞的活摘器官罪行直接針對法輪功群體,一些少數民族民眾也是受害者。

近年來,法輪功學員已經向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等政府遞交了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人名單及其犯罪事實。因此,美國等國在考慮制裁中共官員時,應當關注其對法輪功的態度和行為。

被制裁官員代表了鎮壓機器

陳全國等四名被制裁的官員來自新疆最高當局、政法委和公安廳,也就是說,他們代表了新疆的維穩指揮部。中共的政法委協調法院、檢察院、公安、國安和司法行政機關,直接部署迫害法輪功等重大人權侵害行動。這一套鎮壓機器作用於全國,製造了無數冤案和人權慘劇。

前面提到的《華日》報道指出,2018年全年,新疆維穩費增長至580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個新疆居民攤上2,600多元。可見,中共把全體納稅人的錢財用於鎮壓人民,以百姓的血淚和生命為代價支撐著暴政的「穩定」。由此來看,美國制裁中共人權侵害者,是震懾邪惡的義舉,是對受壓迫、受剝削的中國民眾的一種支持和幫助。

由新疆看全中國,兩天前,7月8日,中共駐港國安公署揭牌運作,公開把迫害延伸到香港。由鎮壓過烏坎村民的鄭雁雄領導的此公署,是否會引用陳全國的所謂「治疆經驗」呢?再者,《港區國安法》破壞香港法治,此惡法的制定和實施者也應當受到嚴厲制裁。

美國制裁行動的意義

美國最新制裁首次針對中共政治局委員,此升級信號當令中共高層膽戰心驚。另外,一名前任官員受到制裁。這表明,任何人,無論在位與否,都必須對自己過往的罪行擔責。

許多華語網民對美國的新動作拍手稱快。有人說:「這種制裁才是實錘,才會真正打痛跟隨中共作惡的邪黨高層官員,美國如果能公佈這些邪惡之徒,轉移到海外的那些搜刮中國百姓的民脂民膏的實際數據,才會真正打死中共這條危害中國、危害世界的毒蛇。」

還有人表示:「不讓外國人進美國是美國內政;不讓外國人在美國擁有財產是美國內政;不讓外國人的直系親屬移民到美國來,也是美國內政。」

中共幾十年來大範圍、持續地侵犯人權,大批官員主動或被動地參與了人權迫害,淪為兇手或幫兇。因此,可能受到外國制裁的人數是相當可觀的。下一步,美國的制裁是否會升級至政治局常委?《香港自治法》將懲治哪些官員?如今,作惡之人及其家屬都在惶恐不安中度日,還有中共喉舌媒體也難保「安全」。

當前,疫情大流行和《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令許多政府驚醒,他們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與危害,開始調整對華政策,相繼加入由美國領軍的抗共陣營。中共將面對更強大的壓力和抵制,更多的實質性制裁將會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