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在接受中共「援助」的醫療設備時,曾一度激動地親吻中共五星旗。之後,當地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得更加劇烈。總統的兒子染疫,近日曝出政府多名高官染疫。

無獨有偶,今年4月22 日,智利衛生部長海梅·馬納利奇(Jaime Manalich)率眾去機場迎接中共「援助」的防疫物資。智利接受並感謝了中共的「援助」後,全國疫情明顯蔓延擴散,疫情飆升肆虐到今天。6月13日馬納利奇部長引咎辭職。

其實,自一月份中國疫情爆發後,智利就開始做人力物力上的防疫準備了。國家很快進入緊急狀態,派出軍警控制各個大區之間的交通往來,以避免人員流動造成的病毒傳播。首都聖地牙哥已經被實施了近兩個月的封鎖防疫措施,每人每周只能申請兩次出門購物許可,對違反防疫措施者可處以1000美元以上罰款以至五年的監禁。

智利被認為是拉美最先為疫情做好準備的國家之一,也是檢測力度最大的國家之一。頭幾個月裏,全國確診病例、死亡人數都很低,防疫明顯比西歐國家做得出色,為此英國廣播公司BBC 還做了專門報道。

然而,好景不長。4月中共向智利政府移交了一批援智抗疫物資,包括口罩、防護服、紅外體溫計等,號稱價值三百萬美元。4月22日,智利衛生部長馬納利奇去機場迎接中共「外援」,並在抗疫物資移交儀式上致辭感謝中共,稱中國政府同智方分享抗疫經驗,並向智利捐助寶貴抗疫物資。中方的支持對智利戰勝疫情至關重要等等。

之後疫情形勢嚴峻起來,5月13日馬納利奇部長要求進一步擴大隔離範圍,首都聖地牙哥市實施強制隔離。6月13日,因疫情繼續飆升,馬納利奇宣佈辭去衛生部部長。

中共「口罩外交」登門智利,贈送的是假冒偽劣產品,招致來的是疫情爆發的禍殃。在中共進行口罩外交時,有要求受援國對他們公開表達感謝的附加要求。對這一無恥要求,智利當局沒能抵制,委派衛生部長馬納利奇當眾說了中共愛聽的感恩話。中共趁人之危施展的這種戰狼式外交,實在令人厭惡,但智利配合了。

「口罩外交」是中共為逃脫國際社會對它的追責索賠而耍出的花招,也許智利當局對中共這隻「狼外婆」送禮的目的還看不透,但是,智利在接受了中共「援助」之後,疫情出現拐點,逆向惡化,這是有目共睹的。看來對中共需要有足夠的警惕性,在與之打交道時該先評估一下其中的風險?

時任衛生部長馬納利奇是名傳染病專家,防疫內行,他為國家整體防疫做了些有效之舉。他甚至根本不理睬世衛組織譚書記的胡說八道,早早動手自己防疫。但沒想到是,後面越防越不行,在去機場迎取中共援贈物資回來後,全國疫情飆升,完全失控。

總統皮涅拉任命了另一位權威病毒和藥物學專家帕裏斯為智利新衛生部長。據說,這位臨危受命的專家很不情願出任新衛生部長。

有人為下台的馬納利奇部長鳴不平,審視他的工作並沒有甚麼重大失誤, 但疫情就是居高不下!部長、甚至讓他下台的總統,一定沒有意識到,正是因為他代表智利政府歡迎來自中共的「援助」,在媒體鎂光燈下,笑納了中共的「捐贈」, 買了中共的帳,並發表了感謝的致辭,力挺中共為其站台,才招來了後面的禍殃。

接替馬納利奇的新部長帕裏斯,沿襲以前的做法,並進一步擴大了封城範圍,但沒阻擋住肆虐的瘟疫。新部長上任的6月14日,該國累計確診病例16萬7355宗、死亡病例3101宗。截止6月30日,累計確診病例升至27萬9393宗;死亡病例升至5688宗。半個月裏疫情躥升的幅度表明,進一步的嚴厲防疫抗疫舉措不管用。

智利國家到底出了甚麼問題,做錯了甚麼事?

消除瘟疫的關鍵取決對中共的認識。隨著世界病毒真相越來越多地被披露出來,希望智利能早日認清中共,遠離中共。疫情爆發之初,智利皮涅拉總統信心滿滿地說依靠科學方法戰勝疫情。而在當下這個艱難時期,總統提到了「在神的護佑下」共渡難關。也許此刻陷於危難中的人更容易依賴和聆聽上天的啟示。前不久,維多克大主教提到現時正是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之間的較量展開之際。其實那就是現實世界的寫照。

在正邪大戰中,當今的每個人都面臨生死攸關的選擇。避難的良方就在身邊,捶手可得,如大紀元特稿所說,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遠離邪惡中共,就能避開厄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