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習近平參加與歐洲的視像會議,算是一次有圖片的露面,可至今再未現身。黨媒關於最高領袖的報道陷入困境,不得不絞盡腦汁,報道一切與習近平有關的內容。外界對中共高層是否離京躲避瘟疫的質疑也越來越大。

習近平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6月22日,新華社總結報道,自疫情發生以來,習近平已經出席了三次國際抗疫「雲會議」。

6月26日,新華社報道,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廣交雲上。

6月27日,央視網報道,非常時期「雲外交」,習近平這個理念一以貫之。

就這樣,黨媒把習近平正式送入「雲端」,習近平被迫進入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境遇。

6月23日,新華社還報道,習近平向禁毒工作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祝賀。

6月28日,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對防汛救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同日,習近平致電塔內希‧馬茂,祝賀他連任基里巴斯總統。

人民日報看到其它黨媒把習近平送入了「雲端」,也開始自娛自樂的撒歡,一個星期以來,已經不再特別關注最高領袖的報道。

6月25日,人民日報報道,旅居荷蘭的大熊貓「武雯」喜誕幼崽。近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同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和王后馬克西瑪就此互致賀信。

人民日報似乎犯忌,把大熊貓與習近平相提並論,類似的話題應該一直被嚴禁,涉及有損國家領導人的形象。

6月28日,新華社還報道,2019年6月28日,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重要講話。

所有黨媒中,新華社最賣力,涉及習近平的報道最多,並一直列在網站頭條位置。但這次報道比較離譜,把1年前的報道搬了出來。新華社先把習近平送入「雲端」,又把習近平的報道搞成過去時,要麼習近平的處境不妙,要麼新華社涉入了嚴重內鬥。

李克強主動現身闢謠

6月28日,新華社報道,李克強在北京主持召開穩外貿工作座談會。從央視畫面看,韓正戴口罩出席。

李克強的上一次露面是6月22日與歐洲的視像會議。

6月24日,李克強曾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沒有看到畫面或圖片,央視也繼續以文字報道。

面對外界的質疑,李克強勇敢現身闢謠,韓正也跟隨。

韓正上一次露面是6月11日,在北京主持召開第24屆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全體會議。

這兩人的最新同時露面,都在證明,既沒有健康問題,也沒有政治失勢的跡象。

栗戰書和汪洋曝光率最高

6月28日,栗戰書再次主持人大會議,參加審議《港版國安法》。

栗戰書在6月20日也曾主持了人大會議。

中共政治局7常委中,栗戰書不得不主持人大會議,連續多日公開露面,染疫的風險最高。

6月22日— 24日,汪洋也連續參加政協會議,風險也不小。

王滬寧不再露面

6月17日,習近平主持中非抗疫影片峰會時,王滬寧曾出席,至今再無任何活動。

這期間,黨媒報道似乎開始失控,王滬寧對宣傳口的控制力可能開始降低。

王滬寧為自保,可能先行出京避疫,遙控指揮。他的一系列宣傳部門下屬,卻只能繼續留在北京,自然會有怨言,在宣傳工作的呈現上也會有體現。

最應該的現身機會卻無人做

目前,不但北京再度陷入疫情,各地大水災也越演越烈。最為正常國家的領導人,一般會親臨現場。

如果疫情確實嚴重,不到現場或者可以理解。但洪水氾濫,三峽大壩危急,中共高層至今無一人現身救災現場。

在中國老百姓受難,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中共高層或繼續隱身,或另有更「重要會議」,就是不肯前往疫情一線和水災一線。中共高層真正關心的是甚麼?他們的聲望何在?中共政權存在的意義何在?

趙樂際染疫嫌疑仍然最大

趙樂際從6月份開始,徹底在黨媒的報道中消失。至今,趙樂際拒絕露面闢謠,染疫的嫌疑最大。

除了染疫,趙樂際也可能遇到政治麻煩。

之前一直有傳聞,趙樂際有可能被臨時替換掉,換上另一名新的常委,呼聲最高的是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他也被視作習近平接班人的熱門人選之一。據說,這樣的安排可以消除習近平無限期連任的疑慮,可能減輕目前習近平面臨的黨內壓力。

這一說法至今未被證實,但趙樂際確實離開了大眾的視線,傳聞再起。

據明慧網5月31日報道,近期,趙樂際到某市調研時,直接提出要聽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匯報。在場官員問,610辦公室不是撤併了嗎?

趙樂際卻說,「我們內外有別,誰也不要對外說。610是撤併了、不獨立存在了,那是搪塞西方社會反華勢力的,甚麼人權、自由,鬧嚷得不可開交。你們怎麼就相信了呢?你們看看,法輪功還在,事還在呀?工作要抓緊,事情還要辦好」,「很快就到黨的100周年了,要大慶的!」「國內外鬧得沸沸揚揚的,怎麼去大慶?」「法輪功的問題,今後紀委也要管的。」

看來,隨著習近平反腐迅速降溫,趙樂際主管的紀委又成了閒職。趙樂際沒事幹,不忘610,還不忘鎮壓法輪功,他恐怕真的會成為中共七常委中最先遭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