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楊潔篪回國後沒有行動,蓬佩奧揚言不再信中共;《香港自治法》比《民主人權法》更易實施;白宮官員逐步戰略具體化;國安法出不出爐?中美互探虛實。(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楊潔篪回國後沒有行動,蓬佩奧揚言不再信中共;《香港自治法》比《民主人權法》更易實施;白宮官員逐步戰略具體化;國安法出不出爐?中美互探虛實。(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反擊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美國參議院6月24日通過《香港自治法》,制裁違反香港自治的官員或機構,以及與制裁對象進行生意往來的銀行等。與此同時,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表示,美國因忽視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從而犯下「20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外交政策的最大失敗。」「美國人對中國(中共)的被動和幼稚認知時代已經結束。」

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已不再片面聽信中共承諾,而是視其行動,做出因應對策與制裁,「過去四十年,(美國)相信中共會改邪歸正,現在發覺(中共)不能改邪歸正,那既然是這樣,我們(美國)就收拾你(中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月17日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的會談無果,稍後蓬佩奧參加哥本哈根一場論壇時提及,「我與楊潔篪的大部份時間都在談一個基本觀念,即我們要看行動。聽中國共產黨說是不夠的,我們要看到它們的行動。」

「蓬佩奧說:我給他(楊潔篪)兩周時間,不再聽它(中共)說甚麼,因為我們已經聽了四十年了,不再聽它的甜言蜜語,只看它怎麼做。」吳明德表示,蓬佩奧限中方在會議結束後,必須做出兩個「行動」。

第一,中共落實《中美貿易協議》,就知識產權及技術轉讓進行立法,「你(中共)要立法表明,告訴全世界,如果你那裏面有人偷取知識產,或者技術轉讓,你會怎麼去懲罰(他們)。」第二,告知美方「港版國安法」頒佈的草案和詳情。

中共再次食言,美國祭出實質制裁《香港自治法》,「蓬佩奧就是說我不等你了。告訴你,我們是來真的,你試試通過(「港版國安法」),香港失去自治,我們就馬上可以制裁那些相關的官員。」

吳明德表示,美國從給「中共時間改邪歸正,到現在落實了要收拾中共」,未來包括副總統彭斯在內的白宮高官將公開演講,「說中共為甚麼會變成一個邪惡的組織,或者(依據)美國的法律,變成他們(美國)不接受的組織。」

他說,針對這些組織,雖依美國現行法律,美國人民無法控告中共或中共官員,「現在他們(美國)醞釀的最大的事情,是根據疫情來告中共。所以逐步揭露中共如何奴役中國人民,如何行使不義的行為」,而這便是美國針對中共的「具體化戰略」。

特朗普政府近期將就對華政策發表系列演講,接下來幾周內,國務卿蓬佩奧、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內的白宮官員都將就中共提出的挑戰發表公開講話。

此外,對於《香港自治法》的制裁,吳明德表示,較針對反送中抗爭的《民主人權法》門檻低,更易實施制裁,「《民主人權法》門檻高很多。因為去找那些違反人權法的資料,很難收集,不能冤枉人,那個過程難很多。」然而此次只要「舉手」或以任何表態形式支持「港版國安法」,都將成為制裁對象。

提及《香港自治法》對香港金融界的影響,吳明德說,如果《國安法》出台,銀行自然會驅逐從事危及香港自由的個人或公司,「銀行就會『歸邊』(選擇站隊)。它會繼續做生意沒有影響,只不過這些有關人的名字會被標記出來,(銀行)關掉他們的戶口,叫他們安排把錢搬到自認為安全的地方。」

同時他也認為,美國不會突然中斷香港銀行進行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金融交易系統,「會繼續給你用SWIFT,繼續給你做美元生意,直至美國自已的利益都全部撤退了。」

他說,3月底美國摩根大通集團、摩根士丹利、美國國際集團才進入大陸市場,「也會有美金戶口過帳,他們(美國)不會一刀切他們的,但是要吹哨子(發出警告),叫他們回去,會有個時間過渡的。」

不過他表示,「政治不穩定肯定會影響經濟」,當香港的外資銀行撤資,金融市場資金銳減,經濟自然衰退受影響,再加上移民潮,「所有東西都掉價了,不值錢了,人撤離的時候,他們會帶著錢走的。再加上一半人都可以離開香港,如BNO、歐盟、五眼聯盟的國家都會接待這些在香港培訓出來的人才,這樣香港就會一步步衰退,一步步往下。」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楊潔篪回國後沒有行動 蓬佩奧揚言不再信中共

記  者:傳聞港版《國安法》會在6月27日、28日通過,在此刻,你認為美國的制裁方案《香港自治法》會有些甚麼影響?

吳明德:推回兩周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兩人分手後,各自回去見大佬,告知收穫和結果。美國大佬(總統)就告訴蓬佩可以慢慢告訴大眾。

最近(蓬佩奧)說:我給他(楊潔篪)兩周時間,不再聽它(中共)說甚麼,因為我們已經聽了四十年了,不再聽它的甜言蜜語,只看它怎麼做。蓬佩奧說我看它(中共)的行為。

這兩周內要看它的甚麼行為呢?第一,落實《中美貿易協議》裏的另外一段,不止是購買,中國不能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和我們的技術轉讓。(中共)你答應了美國不會做,那回去後就應該立法。

你一直在說,1月是疫情,2月是疫情,3月是疫情,一直都不立法,那怎麼能行呢!是不是!你現在開放了,我來做保險業、金融業,3月底之前開始進入,到7月下旬,你就允許我變成全資擁有了。

全資擁有,我很怕你偷那些知識產權,以前那些我慢慢跟你從華為數下來,以後的那些你就不能續了。那麼你就要立法表明,告訴全世界,如果你那裏面有人偷取知識產,或者技術轉讓,你會怎麼去懲罰(他們)。

蓬佩奧的意思是要看你寫的(條文)、看你的行為,而不是看你講甚麼給我聽,所以,這幾天(6月27日、28日、29日)開會了。這是它開會主要講的。第二,當然就是「港版國安法」。

上次開會,你(楊潔篪)答應回去要做個更詳細的說明大會,但是都沒有頒佈草案和詳情,蓬佩奧就是說我不等你了,參議院共和黨是大多數,通過了法例,讓兩黨一起在參議院共同馬上把(《香港自治法》)拿了出來,告訴你,我們是來真的,你試試通過(「港版國安法」),香港變成沒有自治,我們就馬上可以制裁那些相關的官員。

《香港自治法》比《民主人權法》更易實施

吳明德:為甚麼這次(執行《香港自治法》)會這麼容易呢?上次香港的《民主人權法》通過了,特朗普簽了名,但都沒有執行,因為那是針對「反送中」運動的,同時那個門檻高很多。因為去找資料,去找那些違反人權,很難收集,不要冤枉人,那個過程難很多,所以,一直沒有出。

但這次就容易了,誰舉手支持(「港版國安法」),比如譚耀宗是常委,舉手支持的,所有舉手支持過的人大代表,或者所有支持過的常委,又或者賣力推銷(「港版國安法」)的香港主要官員,比如,由林鄭月娥,到那些律政司、保安司,這些賣力推銷的;或者像張建忠(政務司長),沒人採訪他,他寫網誌表忠;以前金融管理局任志剛,他就說感謝主。

香港人都愁眉苦臉在考慮如何離開(香港),全世界公民社會的國家都在想著如何提供救生艇給香港人,全世界的人都在說,你(中共)立了這條法例就像是「我的天呀」,但你說感謝主,這些不就是全部都中了囉。

它(中共)拿這條出來很容易就知道哪個支持這個(國安法),哪個贊成這個,全部中了。在人大代表裏面,1票反對6票棄權,這7個人就沒有事了。

記  者:那有些人說,「哎呀!我有病呢,不回去投票可以嗎?」

吳明德:可以,那你不效忠中共,中共打壓你了。我(中共)選你出來(做人大代表)幹甚麼呢?選你出來舉手的啊!

記  者:不投票,但是支持國安法,這樣表態是否可以?像李氏家族的兒子沒有投票,但後出一個聲明說支持國安法。這些是否都要受制裁?

吳明德:當然要了,只不過是制裁的輕重而已。

記  者:6月27日、28日「港版國安法」是否會通過呢?

吳明德:我猜測不會(通過)。

記  者:和人大常委譚耀宗、前人大代表、民建聯黨員譚慧珠唱反調?他們說極大機會通過的。

吳明德:他們這些叫做「當局者迷」,他們喝了中共的迷藥。那些迷湯迷藥使他們認為一定會通過。

白宮官員逐步戰略具體化 習只希望特朗普不連任

記  者:那他們怎麼收場呢?(如果國安法不通過)

吳明德:那很容易啊!大佬(中共)說暫時不過(國安法)就不過的啦,這些是過場要做的事情。現在蓬佩奧整個團隊,除了蓬佩奧之外,昨天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剛剛發表聲明,陸續還會再有,所有白宮高官,包括副總統彭斯,包括所有政治的、法律的,全部都要輪流說話,將整個戰略具體化。

那個戰略是甚麼呢?過去40年,(美國)相信中共會改邪歸正,現在發覺(中共)不能改邪歸正,那既然是這樣,我們(美國)就收拾你(中共)。就是從給你中共時間改邪歸正,到現在落實了要收拾中共,具體化會每個官員出來說。

說你中共為甚麼會變成一個邪惡的組織,或者(依據)美國的法律,變成他們不接受的組織,還沒有去到像ISIS,但只要是邪惡的組織,他們(美國)就可以不用給你面子,在國安法裏,我們(美國)國民是否可以告你,如果在現行的法例,只要是一個國家或者國家的代表的官員,我們(美國)不可以告你。

現在他們(美國)醞釀的最大的事情,是根據疫情來告你中共,所以他們現在逐步揭露中共如何奴役中國人民,如何行使不義的行為。所以他們不斷就會出來。那如果我是習近平,我就會想,我雖然是要保住我的權位,我可能會帶動周圍,四面樹敵,都是為了保住權位。

特朗普也是為了保住權位,但是你(特朗普)可能11月就會被撤換了,所以現在由7月到11月,我(中共)會忍你(特朗普)四個月,現在你民望跌了,落後拜登14個百分點,那如果我繼續忍你,看著你選不上總統,我才來。

國安法出不出爐?中美互探虛實

記  者:針對港版《國安法》,美國真的制裁了,它(中共)準備怎麼做呢?明知道要制裁它,都要繼續向前推的話,是否會攬炒(同歸於盡)呢?

吳明德:不會,現在是否攬炒是看大家的利益,最大的利益在中共計算自己派系的利益。如果派系的利益受損的話,肯定是不能夠推,是吧?

記  者:就是您估計它(中共)以為美國不敢出這些招真的制裁?

吳明德:現在都還沒有撞車,大家鬥衝而已,衝到最後一刻都會急停止步。比如現在這個距離大家還有50米,那撞車沒有,沒有吧?但是後面的觀眾就喊:撞了撞了。你問我吧,你叫我買,那莊家買的推就是1賠1.1,不買推得就1賠5,那我買不推了,我肯定是以小搏大。

記  者:之前你的估計是否都是這樣?

吳明德:看從甚麼時候開始估計,三個月前我估計不到,誰知道這些呢?兩個月前都估計不到。誰知道一個月前,它出這個事情,跟著看它的發展,你一路害怕的時候,大家講數(討價還價),講數這兩個禮拜又再講數,你是來真的嗎?我就試一下你。

所以它回去就過場,搞個說明會,但它都沒有拿出個條例出來。就是沒搞就是沒有啊,你出來繼續叫這些人來,就相當於叫香港執業資深大律師,現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顧問梁定邦進中聯辦,他都不知道叫我做甚麼,但是你手裏拿著就是被人照相的國安法的意見稿,那你不就繼續給我意見,我現在收集意見。

我下台不需要我教它的,如果它下台。問題是如果你不下台,我已經擺在這裏了,那些導彈。如果你真的推,我就真的飛過來。

記  者:換句話說,大家不要將共產黨看得強大,香港人這一個月很多人都害怕,有些人已經走了,你身邊可能有些銀行界的將這些錢轉出去,人都已經走了。那怎麼解釋呢?

吳明德:不需要解釋,因為每個人的歷練不同。有的人年紀輕,或者歷練少些,分析的東西有不同。每個人都是為自己打算,是最自由的。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形成一個公民社會,而這個公民社會大家有獨立的判斷,有自由的思想,對吧?現在最好了,在香港仍然是公民社會,各自安排。

當開始經濟制裁 銀行會自動選擇站隊

記  者:《香港自治法》要制裁不分國籍的銀行,對於香港市民或者金融系統會有甚麼影響呢?

吳明德:假設它推出(「港版國安法」),美國就會制裁這些官員,他的戶口(帳號)開在哪裏,全世界不同的國家就告訴你,總之我就不給你用美元,那你不就要刪除戶口(帳號)了?他可以開甚麼呢,比如說任志剛可能要捧很多銀行場的時候,他會在很多的銀行都開有戶口,將來他就沒有了。

匯豐銀行立即要他刪除戶口(帳號),因為你不能連累我。因為法律說明了,不能夠幫他們制裁的人做銀行的業務。就是你不能連累我,全部刪除戶口(帳號)。可能任志剛只能開中資銀行。

為甚麼呢?因為你開在華資銀行,那些華資銀行都會跟美國做生意。為甚麼你幫任先生開戶口?你不要這樣做,不光是他,我如果知道你跟他做生意,我連你都制裁,所以銀行就會「歸邊」(選擇站隊)。

它會繼續做生意,沒有影響的,只不過這些有關人的名字就會被標記出來,關掉他們的戶口,叫他安排把錢搬到他們自已認為安全的地方。

記  者:如何看現在香港金融界的前景?

吳明德:如果《國安法》出台了,你做危害香港自由的事情,我(銀行)就不跟你做生意了,那自動有一批銀行就會驅逐你出去。那些銀行會繼續做生意,它(美國)會繼續給你用SWIFT,繼續給你做美元生意,直至美國自已的利益都全部撤退了。

例如,現在3月底,美國的JB Morgan Chase(摩根大通集團),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AIG(美國國際集團)才剛開始進去(中國大陸)做保險和證券業務。他們也會有美金戶口過帳,他們(美國)不會一刀切他們的,但是要吹哨子(發出警告),叫他們回去,會有個時間過渡的。

它不會馬上不給用SWIFT,因為它搞你的市場,不光是封閉你,還會株連到其它國家許多國家,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有生意在香港,那些公司、銀行難道突然消失嗎?不會的,不用擔心這些。

記  者:現在許多的美資都開始從香港撤走,美國的一家女衣店已經不再租銅鑼灣那裏的旺舖了。現在中美兩國處於冷戰時期,香港夾在中間,到時的金融環境還會吸引外資到香港來投資嗎?

吳明德:很自然,當政治不穩定肯定會影響經濟的。如果政治穩定,人家會想,我留在這裏多做27年,你才變成一國一制,到最後十年才交給當時的政府去處理,那樣他就會有個穩定期可以做;如果你沒有一個穩定期,人們就會撤離。

就如我上一集講過的,當外資銀行覺得這裏不是一個賺錢的地方了,它一撤離,資金就越來越少,就反應到經濟上,就是所有東西都掉價了。你的東西不值錢了,人撤離的時候,他們會帶著錢走的。

再加上一半人都可以離開香港,如BNO、歐盟、五眼聯盟的國家都會接待這些在香港培訓出來的人才,其它國家當然爭著要,推動他們的競爭力。這樣香港就會一步步衰退,一步步往下。

記  者:在這種情況下,有些甚麼商機呢?

吳明德:在香港的商機?馬上幫別人移民!幫別人搬家!這種商機會自動跑出來的。香港人很靈活的,當他們要移民的時候,一定會打算自己有多少存款才能到別的地方立足。當然,最能變錢的就是股票,你的現金、你賺了錢的物業,要拋售這些物業的時候,中國經濟又不好,沒有新的權貴或者新的有錢人來接貨,那香港就會高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