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對抗中俄威脅,美軍展開動態部隊部署新戰略,轟炸機在該戰略中起到關鍵作用,且重型轟炸機的步伐變得越來越輕盈。未來B-21轟炸機的服役,將大增美國空軍的威懾力。

不久前,兩架美軍B-1「槍騎兵」(Lancer)轟炸機從南達科他州前往黑海,進行了14,000哩、29小時的不間斷往返飛行。

這是短短六周內從美國本土出發的第六次遠程任務,目的是展示美國國防部的新戰略:動態部隊部署(Dynamic Force Employment)。

緊隨其後的是美國轟炸機飛離太平洋關島,導致關島16年來首次無美軍轟炸機駐紮。

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註:美國保守主義非牟利組織智囊)的防禦分析師蒂莫西·沃爾頓(Timothy Walton)告訴《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取而代之的是遠比現在更動態的方式營運轟炸機,或者說,如果不是完全從美國本土,那麼就是主要從美國本土的基地出發到世界各地執行任務。」

「這一轉變最初引起人們擔憂,因為居住在馬裏亞納群島(Marianas)的美國公民和該地區的美國盟國一直認為轟炸機的持續駐紮是顯示美國保護該地區的清晰信號。」

但是,沃爾頓說,過去幾周強有力的行動減輕了盟國的一些擔憂。「實際上,現在從美國基地部署轟炸機的能力很可能比過去更高。」

「在戰略上可預測 在運作上不可預測」

他說,雖然飛行時間更長,但總體而言,由於反恐戰爭而破損老化的轟炸機將得到更好的維護,並能在美國本土獲得更大量的彈藥。

4月,美國空軍16年來首次沒有重型轟炸機駐紮在太平洋的關鍵戰略島嶼關島。幾天後,一架美國B-1轟炸機從北達科他州飛向日本,在太平洋上進行了30小時的往返轟炸機特遣任務,美國空軍表示該機正在展示「動態部隊運用」新戰略。

一周後,美國空軍又用兩架B-1重複了新的戰術,並將於下月繼續與盟友在波羅的海、黑海和北歐地區執行類似任務。

該戰略轉變是眾多轉變之一,旨在打擊中共和俄羅斯近幾十年來建立的戰略實力。

2020年4月22日,來自南達科他州埃爾斯沃思空軍基地的美國空軍B-1B轟炸機、來自日本三澤空軍基地的F-16戰鬥機,與日本航空自衛隊(JASDF)F-2s和F-15s戰鬥機進行雙邊聯合訓練。(Japan Air-Self Defense Force)
2020年4月22日,來自南達科他州埃爾斯沃思空軍基地的美國空軍B-1B轟炸機、來自日本三澤空軍基地的F-16戰鬥機,與日本航空自衛隊(JASDF)F-2s和F-15s戰鬥機進行雙邊聯合訓練。(Japan Air-Self Defense Force)

過去二十年來,北京的軍事儲備激增了十倍左右,而且中共聚集了世界上最大的遠程導彈武器庫,而美國則專注於反恐戰爭。

D-26(東風-26型彈道導彈)是中共射程最遠的導彈之一,甚至被稱為「關島殺手」。

俄羅斯也建立了跨越歐洲邊界的防空系統和遠程導彈。

2018年,美國軍方開始將重心轉向,將面對與俄羅斯和中共的新一輪權力競爭作為首要任務,對數十年的舊戰略進行現代化,並重新思考。

這一轉變受到特朗普政府《國防戰略》的推動,除其它變動外,該戰略還要求美軍做到「在戰略上可預測,在運作上不可預測」。

這就需要有一支更加快速移動的部隊,從而催生了「動態部隊部署」,美國的海軍和陸軍也一直在試驗這樣的部隊。

目的是避免固定輪換或永久駐紮的可預測性,進一步延伸軍力,並使對手保持失衡。

2018年,阿拉伯海灣十年來首次沒有航空母艦打擊小組,因為杜魯門號航空母艦(USS Harry Truman)駛向北極圈,這是自冷戰以來第一艘在北極圈巡邏的航空母艦。

那是美國海軍「動態部隊部署」的首次體驗,其部署周期已被打破,部隊任務變得不可預測,而此前美國水兵家屬和中共將領有時提前兩年就會知道美軍的部署。

2020年4月30日,分配給第28轟炸聯隊的B-1B轟炸機在南達科他州埃爾斯沃思空軍基地滑行到停機坪。(U.S. Air Force photo by Tech. Sgt. Jette Carr)
2020年4月30日,分配給第28轟炸聯隊的B-1B轟炸機在南達科他州埃爾斯沃思空軍基地滑行到停機坪。(U.S. Air Force photo by Tech. Sgt. Jette Carr)

不可預測性賦予新戰略更強大威懾力

一些分析家認為,海軍的改變標誌著冷戰戰略的回歸。前國防部副部長助理、前B-52飛行員馬克·岡津格(Mark Gunzinger)告訴《大紀元時報》,美國空軍現在開始轉向該戰略,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並不是新鮮事。

「雖然動態部隊部署這個術語目前很流行,也是一個很好的術語,非常準確描述了聯合部隊正在做的事情,但我認為,動態部隊部署作為一個更廣泛的概念,恰恰是我們空軍很長很長時間以來所做的。」岡津格說。

一些分析家說,撤出關島不僅是新戰略,也是為了使轟炸機擺脫中共導彈的危害。

現在是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研究員的岡津格說,這是一個公正的觀點。

他說:「我不認為我們的空軍或者國防部會對此表示反對,因為我們越來越多的海外基地越來越容易受到中共空中導彈的攻擊,第一島鏈當然首當其衝,甚至包括第二島鏈。這是中共總體戰略的一部份,即在越來越遠的距離範圍內提高精確打擊的能力和容量。

「飛行員都知道,摧毀敵方空軍的最佳方法是在他們最容易受到攻擊的地方襲擊他們,即起飛前的地面。因此,空軍基地襲擊、海港襲擊等當然是中共戰略的一部份。

「演示在必要時我們的突擊隊可以從美國起飛,部署到歐洲、印太地區、中東等很多不同的相關地區,如果有必要在那裏進行軍事行動,這再次給我們的競爭對手帶來更大的挑戰,他們不得不絞盡腦汁思考我們將如何部署。

「正是這種不可預測性賦予了這一策略更多、更強大的威懾力。」

但是,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防禦分析師、前空軍司令約翰·維納布爾(John Venable)認為,威懾作用是有限的。

維納布爾告訴《大紀元時報》,對於菲律賓、伊朗甚至北韓這樣的國家來說,目前的象徵性突擊可以起到威懾作用。他說:「當你看到B-52離開海岸線時,那是一個重要信息。」

但維納布爾說,對於俄羅斯和中共來說,這些數字需要高很多才能真正起到威懾作用。

維納布爾在冷戰時期駕駛戰鬥機。「當我在歐洲基地時,我所駐紮的德國、荷蘭、英格蘭和西班牙的每個人,都因蘇聯所使用某種武器而面臨危險。」他說。

「我們必須出現在那裏,表明我們的意圖,我們的決心,堅持到底。將這些轟炸機從關島調回美國的同時也消除了這種決心的思想過程。」

但是沃爾頓說,該策略仍處於測試階段。

「我認為這表明了空軍對實際轉移到這種動態部隊部署的承諾。從現在開始的一到兩架飛機的飛行,在未來可能會增加。

「但更重要的是,這發展了有關如何運作這些類型的行動,以及與必要的空中加油同步的制度性知識。」

美軍「B-52」同溫層堡壘戰略轟炸機。 (HO / US AIR FORCE / AFP)
美軍「B-52」同溫層堡壘戰略轟炸機。 (HO / US AIR FORCE / AFP)

轟炸機的角色

美國軍械庫目前有三種轟炸機類型:有60年歷史的B-52高空堡壘(Stratofortress)、40年歷史的B-1「槍騎兵」(Lancer)和25年歷史的隱形B-2轟炸機。

轟炸機在全面衝突中的作用是向高價值目標,包括深入敵軍領土範圍內的目標執行任務。

岡津格說:「我們從祖國的土地和在國外的基地投射力量。但是當我們談論諸如強國、衝突、中國(中共)或俄羅斯時,我們打的是客場比賽,而它們打的是主場比賽。」

俄羅斯和中共都在太平洋和波羅的海地區擁有廣泛的飛機和導彈保護傘優勢,這在軍事界被稱為「反介入區域阻絕」(A2Ad)。

岡津格說,轟炸機可以直接從美國本土向高價值軍事目標發起戰鬥。「坦率地說,我們擁有的唯一可以連夜攻擊,並能深入敵方領土的戰鬥能力就是我們的轟炸機部隊,更確切地說是我們的穿透性轟炸機部隊。」岡津格說。

維納布爾表示同意。

維納布爾說:「轟炸機將在與中國(中共)的衝突中發揮巨大作用。他們必須這樣做。」

B-1B超音速轟炸機。(Wikimedia commons)
B-1B超音速轟炸機。(Wikimedia commons)

「B-52和B-1上的抗衡彈藥確實是非常好的彈藥,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會越來越好。B-2更是自由落體式的,但是,只要它塗上了隱形塗層,就具有穿越領空的能力,並進入敵方打擊目標。」

一種新型隱形轟炸機正在研製中,該轟炸機將能夠在領土內來無蹤去無影。

B-21將帶來下一代技術,但是許多功能目前都已分類。

維納布爾說,其並不迷人的優點之一是該機有著更堅韌的表面。

「B21的隱身塗層將比B-2的隱身塗層厚得多。當B-2飛過暴風雨或碰到許多蟲子時(我並不想取笑這個想法),或在任何時候影響到飛機表面時,它們必須回到基地進行修理,以維持其隱形能力。」

目前,美國空軍計劃接收100架B-21轟炸機,預計它們最終將於十年以後從生產線上下架。

B-21的加盟很重要

總體而言,防禦分析家認為,美國現有的轟炸機機隊機型陳舊且機隊規模不夠大。

B-1機隊也已陳舊破損。沃爾頓說:「在過去的十年中,這種飛機被廣泛用於阿富汗和整個中東地區,並在戰場上空往返運送大量的彈藥。」

B-1在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並且配備了瞄準吊艙,使它們能夠有效地扮演近距離支援飛機的角色。但現實是,這給飛機機體造成了損失,而機隊的整體戰備能力卻下降了。

B-21隱形轟炸機今年擬試飛,日前美軍利用軟件現代化技術,已有效提升性能,加速投入戰備。圖為B-21戰機想像圖。(美國空軍)
B-21隱形轟炸機今年擬試飛,日前美軍利用軟件現代化技術,已有效提升性能,加速投入戰備。圖為B-21戰機想像圖。(美國空軍)

沃爾頓說,空軍現在正在考慮拆取那些飛機上的零件,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其它轟炸機的戰備狀態。「國會是否會同意該計劃還有待觀察。」

岡津格也說,將轟炸機放在美國本土是有好處的。他說:「關島缺乏維持我們部份機組完全具備執行任務所需的基礎設施。因此,維持在關島的長期駐紮,使它們的戰備狀態有所下降。」

維納布爾同意,新戰略通過保留機身,節省部署時間和速度來幫助老化的機隊。

但是維納布爾擔心數學計算看起來不太好,尤其是在使用「任務能力率」(mission-capable rates)概念時。

他說:「我們實際使用的轟炸機總數約為115架。當您將任務能力率應用於那些數字時,在任何一天中可以出去執行任務的,大約只有70架轟炸機。」

維納布爾表示,從美國到中國的往返行程為30小時,這意味著可派遣的轟炸機數量減少。

維納布爾說,從理論上講,B-21的到來將填補空缺,並改善數量。

「空軍希望他們能夠獲得100架B21組成的部隊,同時維持目前飛行中的絕大多數B-52機隊陣容。如果他們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他們將擁有前進所需的武器庫。」

除了B-21外,美國空軍還在研發用於安裝在轟炸機上的下一代武器。

岡津格說,我們真的確實需要將第五代武器與我們的下一代平台配套使用,以應對中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