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肆虐,很多小區被封閉式管理,不能隨便進出的情況下,中共在北京郊縣密雲集中人力強拆的步子卻沒有停的跡象。民間認為,中共不僅侵佔私人財產,也對他們的生命安全構成巨大隱患。

近日,大紀元接到北京市密雲區河南寨一畝園村民舉報,北京疫情再次爆發,已經對廣大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造成巨大威脅。密雲區政府不顧百姓死活,無視民眾會因聚集性感染將疫情擴散,對一畝園農莊下達了定期强拆的行政指令。

村民認為,這一行為違反了中共自己頒佈的法令、法規,業主、投資人和村民對此强烈反對。

一畝園農莊坐落在北京市密雲區河南寨鎮釣魚台村域內,土地使用性質原來為荒灘地(非耕地),後調整為農村集體建設用地。

本世紀初期,全體村民經合法手續與投資人共同發起建立。投資業主包括來自美國、英國、澳洲、香港及內地的投資者。建立初期即得到了河南寨鎮政府同意批準,可以在農莊土地範圍內,興建部份生產、生活配套房屋。因此,廣大業主分片承包了園區內土地。經過投資改造,土地利用價值得到了提高。荒灘變農田,用於農業種植、花果樹木的種植及部份生活設施的建設。農莊的建立亦解決了部份農民的勞動就業問題,農莊內道路建設及綠化工程已經初具規糢。

據悉,早在2014年11月18日,密雲法院認定,密雲縣河南寨鎮政府實施强制拆除的行為違法。同時利用强拆謀取公權力的人也受到相應的懲罰。2018年,原密雲某村支書因利用職務之便,通過簽訂虛假合同,開具虛假證明材料等手段,騙取南水北調拆遷補償款獲刑12年。

中共在北京郊縣密雲集中人力進行強拆。(知情者提供)
中共在北京郊縣密雲集中人力進行強拆。(知情者提供)

密雲區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證實了這起強拆事件。他告訴大紀元記者,密雲政府是根據上級指令來拆除這些建築,「具體有沒有補償,怎麼補償我不太清楚,也沒聽說過」。

河南寨派出所的人則聲稱,強拆是屬於政府行為,政府負責拆除。他們出警只是維護治安秩序,「疫情我們也怕,但那是我們的工作沒辦法」。

河南寨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則向大紀元明確說:「按照市裏規定,整個密雲區都開始啟動了。這是密雲的大事,現在全民進入拆違。各個區,各個鎮都要進行拆違。」

他還聲稱,這是在做好疫情防控的情況下,有步驟的具體實施拆除計劃。

有網民表示:「不管你建的再好,政府想要回收這片土地,領著打手開著鏟車就來了,那就叫拆你沒商量。」

也有網民說:「地方貪官搶地強拆,回過頭來土地還能再賣高價,政府法律為貪污腐敗服務,人民連活下去都無奈、無力。」

許章潤端午節撰文批政府強拆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端午節寫文章《踐踏斯文 必驅緻一邪魅人間》對此進行抨擊。文中指出:「到處強拆,雅曰增加土地儲備,而實則指向土地增值,再於上下其手中倒騰牟利。『一房東』、『二房東』,權錢之間,勾肩搭揹,環環相釦,盆滿缽滿,苦的是萬千住戶。」

文章還說:「大疫尚未過去,半個中國又泡在水中。災禍連連,生民無辜,而民生艱困。伴隨著全球性凋敝與失業大潮拍岸而來之諸種次生災難,包括經濟、倫理與政治之方方面面,正在並將遞次顯現,甚於一場大戰。當此之際,民意求安,民心思治,正需公權實施惠民政策,表達生民倫理,展現政治善意。」

文章最後說:「強拆鏟車還在轟隆,瘟疫繼續蔓延,南國洪水滔滔。俯瞰寰球,國朝四面楚歌,內憂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無恥選擇性失明,依舊歌功頌德,歌舞升平,不過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6月27日,北京市密雲區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發佈通報聲稱,密雲區確診病例為7例,密切接觸者70人。北京市還宣佈一係列防疫政策,包括從即日起暫停舉辦各類體育賽事活動,要求全市多個年級的學生停課、禁止群體性聚餐,多處旅遊景點也暫停開放。

有網民譏諷:「疫情這麼嚴重還組織大批人去強拆,不怕集體傳染呢,要錢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