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多省6月以來連續降下大暴雨,據中共官方數據顯示,華南、華中24個省、直轄市,852萬人次受災。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四川甘孜丹巴縣發電站被沖毀及爆發泥石流,三峽大壩是否還能頂住,專家對此表示擔憂。

為此,《大紀元》記者對旅德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36計》作者王維洛先生做了專訪。王先生認為三峽大壩的防洪目標通過實踐檢驗,對防洪根本不起作用。在採訪中,他分析了目前三峽水庫的狀況,提到了三峽工程論證、設計和質素檢查是同一組人馬,提醒三峽以下長江中下游的民眾做好心理準備,了解周圍的地理環境,找好逃跑路線,並準備好逃生包。

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36計》一書的作者王維洛博士。(大紀元)
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36計》一書的作者王維洛博士。(大紀元)

以下是根據採訪整理出王維洛先生講的幾點內容:

三峽工程所謂防洪 是騙人的

中共建立三峽工程有五個目標,防洪、發電、航運、南水北調和區域發展,並強調防洪是其最主要目標。

在現在的條件下,三峽工程是否能發揮防洪的效益,還是中國政府(中共)從一開始就把老百姓都騙了,通過這些年的實踐,人們可以看出這點。

在三峽大壩下游,我們已經看到報道,江西、湖南、湖北都有洪水,武漢已經發出了今年最高等級的紅色預警,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還說今年可能要有黑天鵝,可能會出現極端的暴雨天氣。下游已經是洪水災害了,還擔心會有更大的洪水到來。

中下游的人們寄希望於三峽工程甚麼呢?我這裏已經有洪水了,希望你能把上游下來的水量減小,使得長江幹流的水位下降,讓江西、湖南一些支流的水能夠很快進入長江,然後流走,減輕下游地區的洪水災害。特別是武漢,你能夠把這些洪水都給我卡住,不要流下來,我這裏對付自己這裏的暴雨,問題就小很多了。

對於上游來說,洪水災害也很嚴重,三峽上游的重慶庫區,像開州、巫溪和重慶一些市區等地,都發生了嚴重的洪水災害,城市二級預警。上游的人們希望三峽工程幹甚麼呢?本來你已經把我的水位給抬高了,增加了我這裏的洪水災害,水流不暢了。我希望三峽趕緊把我的水放走,往下游放。

站在三峽大壩位置上,它怎麼辦?是放水還是不放水呢?

它是一個矛盾的東西。其實三峽工程在論證的時候,就可以論證出在這樣的情況下,三峽工程對防洪是沒有用的一個東西,所謂防洪都是騙人的,你怎麼宣傳都可以。非要等到工程建成了二十幾年以後,然後讓這樣的洪水過程來告訴老百姓,這個東西是沒有用的,宣傳還在拚命說它是有用的,你要寄希望於它。

我們不需要對每一個水庫都用實踐來證明。蓋一座水庫就需用實踐去檢驗一次,不需要這樣。從過去經驗中可以得到結論,不需要花這麼大的力氣來得到一個負面的教訓,這個代價太大了。

三峽大壩水位 洪水期間比平時反而低

三峽平時正常蓄水位是175米,現在三峽水庫水位是海拔145-146米之間,海拔145米是它規定的三峽在防洪期間要控制水位的位置,這也是對大壩最安全的水位。

三峽上游重慶庫區的寸灘現在水位是海拔164米,比下游的146米高出18米左右。如果為保武漢要發揮三峽防洪效益的話,就要擋住水,不讓往下流,以便武漢的洪水可以儘快流入長江,向東流走。那麼三峽大壩水位就要至少提高到175米以上,才能保住下游的安全。

那樣一來,上游重慶市區就會被淹掉。2018年重慶磁器口的水位出現186.92米時,三峽壩後的水位是145米,兩邊相差41.92米。重慶部份市區被淹掉,重慶拉響了紅色或橙色警報。如果大壩水位提高到175米,那重慶就危險了,水位就可能達到210米。

所以說,三峽水庫根本就不能起到防洪的作用。去年長沙橘子洲頭江心島上毛澤東頭像都淹到脖子了。

洪水期間排水比進水多 不顧下游

另外,從水流方面來看,水流越大,水力坡度越大。6月15日的水流還不算太大,重慶水庫區的寸灘大概為1.7萬立方米/秒。三峽真要有洪水的話,是8萬—9萬立方米/秒,比現在大好幾倍的水平。

重慶水位是受到三峽出庫水流的控制。如果進三峽的水流是7萬立方米/秒,出庫水流如果也是7萬立方米/秒的話,上游水位保持不變。但是7萬立方米/秒的水流下去的話,下游的武漢、沙市就擋不住這樣的洪水,所以下游要求水流得減小。如果放3萬立方米/秒的水,三峽水庫的蓄水就要4萬立方米/秒,水庫的水位還得漲,也就是說,水擋得越多,水位越高,上游重慶淹得就越厲害。

如果當水流7萬立方米/秒的話,上游和下游的水位差起碼在30米到40米之間,不是上下游水位180米和145米的關係,而是210米和175米的關係了。

以6月15日為例,三峽放水量1.7萬立方米/秒,上游重慶庫區的寸灘進水1萬零70立方米/秒,也就是說,出庫水流比入庫水流要大,這種做法是根本不顧下游的,在洪水期間根本不能起到蓄水作用,反而需要多放水來減少重慶的壓力。那武漢怎麼辦?

三峽兩頭受氣,重慶受不了的時候,它多放點水,減少重慶壓力。這時候下游的武漢受不了也要叫,那三峽只好再卡一點水,讓重慶多淹一點。

由此看來,三峽水庫就是這麼一個東西,根本不能蓄水。只能是上面來多少水,下面放多少水。

三峽水庫質素好不好? 不好!

目前大家討論比較多的是三峽工程安全問題,三峽在洪水期間把水位壓在145米,那是它的壓力最小的地方,水蓄到175米(正常水位)時,它的壓力很大。

那麼三峽工程的質量好不好呢?我們現在可以明確告訴大家,不好。

「不好」這句話也不是我說出來的,是中國設計和領導質量工程檢查的錢正英、張光鬥他們給中央領導(中共)寫信時候說的,他們說:「三峽工程成為境外的敵人攻擊我們的目標,所以我們的質素檢查報告就寫得好一點兒,不要讓人家抓到把柄。實際上三峽工程的質量並沒有像我們寫得那麼好,三峽工程的質素是一般,因為建造得太快了,時間太短了。」

這是他們的原話,我沒有改過,只是在敘述的時候,可能某些地方多一點或少一點。他們的信是寫給三峽建設工程副主任郭樹言的。

三峽水庫質素不好的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三峽工程的水泥澆築工程太快。

第二個原因,鋼筋焊接全部不合格。

1998年長江洪水以後,朱鎔基對三峽工程的質素不放心,說我們必須請外國監理,於是請了四個外國監理來監視工程的建造,以前都是中國監理。

有一個奧地利的工程監理是主管鋼筋混凝土中的鋼筋焊接,看了之後他說中國工人的鋼筋焊接全部不合格。中國工人不幹了,以前中國監理說我們的工程全部都合格,你這個外國人是找茬,歧視我們。他們就告到三峽集團老總陸佑楣那裏,說這個活兒我們不能幹了,這個外國監理歧視我們。陸佑楣說,他支持外國監理要求中國工人返工。

其實,當時已經不能返工了,大壩左岸的鋼筋焊接和水泥澆灌已經全部完工。

第三個原因,三峽工程論證、設計和質素檢查都是一組人。

錢正英是論證領導小組的組長,張光斗是顧問;張光斗又是初步設計審查小組的組長;錢和張兩人又是三峽工程質素檢查組組長。所以,他說三峽工程合格,他簽字了。如果他說不合格,他就把自己前邊做的都否定了。

按照西方民主國家的標準來說,這樣的程序都是不符合規格的。如果說三峽工程安全的話,就邀請第三方來檢驗,大家才能放心。三峽工程不管它說的怎麼好,修建的人和檢查的人是一組人,就沒有公信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