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月以來,中國南方多省連續降下大到暴雨,多地出現內澇和洪災。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四川甘孜丹巴縣發電站被沖毀並爆發泥石流,現場片段怵目驚心,奔騰而下的洪水沖毀沿途許多村莊,也令飽受潰壩質疑的三峽大壩再次面臨嚴峻挑戰。知情人士表示,三峽大壩「隨時可能出事兒!」

6月以來的暴雨,已經造成華南、華中多地出現災情。西南部的四川省東北、西北、中部和川西高原局部,16日起連降24小時大雨或暴雨。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梅龍溝發生泥石流,阻斷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17日開始漫流,梅龍發電站被沖毀。現場片段怵目驚心,奔騰而下的洪水沖毀沿途許多村莊,一些村莊直接消失。

中共官方發出警告,今年或是自1949年以來最大洪水,尤其在三峽大壩上游地區的降雨,對大壩造成嚴重挑戰。

多地水庫水位暴漲 居民急轉移

6月9日,貴州從江縣宰便鄉,長時間大雨致使宰便水庫水位暴漲,超過安全警戒線線,水庫大壩已經出現塌方,居住在低窪處的小鎮居民也開始轉移。

6月11日網友發佈廣西南丹和貴州都勻交界的龍塘水庫決堤的影片則顯示,人群正在向地勢較高的方向移動,大道上人流絡繹不絕,影片拍攝者說,龍塘水庫和電站都崩了,人們都往坡上跑,這邊全部淹完了。另一段洪水傾瀉的影片,據稱也是貴州龍塘水庫決堤畫面。影片顯示,急流從山間奔湧而下,遇到樓房後激起巨浪。影片發佈者說,三峽大壩危矣!

6月9日,就有網友發影片提醒,「長江三峽下游的同胞們有條件沒條件的都趕緊搬家吧,最好都往山頂上搬家,潰壩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去年7月初,有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傳三峽大壩的谷歌衛星地圖,顯示三峽大壩嚴重扭曲變形,引發民眾對潰壩的擔憂。對此,中共官媒闢謠稱,三峽大壩不存在變形問題,同時表示是「反華勢力」的造謠。

財經評論人士「財經冷眼」6月11日發影片說,越壯觀的工程,危險性越大,淤積的三門峽、板橋水庫都如此。除了變形,三峽大壩有混凝土開裂問題,就是有裂縫。都是隱患。他說,世界大壩協會多次將三峽大壩列為全世界最危險的大壩,不是沒有道理的。

三峽大壩問題專家王維洛向《大紀元》表示,三峽前期工程施工的質量很差,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至今都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官方也稱,今年或是自1949年以來最大洪水,尤其在三峽大壩上游地區的降雨,對大壩造成嚴重挑戰。

中共水利部工作重點:防範「水庫失事」

中共水利部6月上旬稱,中國現時已全面進入汛期,「防汛形勢很嚴峻」。從6月2日開始的暴雨,影響面積相當之大,31個地點所錄得雨量,都打破累計6月上旬的降雨總量紀錄,全國148條河流出現超警戒水位以上的洪水,珠江流域的西江、北江都出現今年第一號洪水。局部地區發生洪澇災害。

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也表示,今年要重點關注面臨的超標洪水、水庫失事、山洪災害「三大風險」。他解釋說,中國的防洪工程能夠防禦1949年以來的最大洪水,但超標洪水有可能超出現有的防禦能力,成為「黑天鵝」事件。

這段話被解讀為今年可能出現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洪災。外界也關注,屢次傳出壩體變形卻被中共方否認的三峽大壩,能否撐過這波洪災衝擊。

水利部官員還稱,在9.8萬座水庫當中,有95%是小型水庫,部份存在問題,不能發揮防洪及擋水作用,今年水利部工作重點,就是防範「水庫事」。

《新華社》報道,水利部資料顯示,截止17日,淮河流域已有17座水庫水位超過汛限水位(防洪限制水位)。

知情人士:三峽大壩「隨時可能出事兒!」

三峽大壩從興建之初至今已經28年,一直存在著重大爭議。大壩存在多種安全隱患,更多次傳出潰堤危機訊號。此前網絡上再次傳出三峽大壩上游出現大面積山泥傾瀉,引發學者示警。三峽大壩能否撐得過今年這波洪災衝擊,十分令人擔憂。

去年(2019年)7月初,有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傳谷歌衛星的三峽大壩地圖,顯示三峽大壩嚴重扭曲變形,引發民眾對潰壩的擔憂。對此,中共官媒闢謠指,三峽大壩不存在變形問題,同時表示是「反華勢力」的造謠。

財經評論人士「財經冷眼」6月11日發影片說,越壯觀的工程,危險性越大,淤積的三門峽、板橋水庫都如此。除了變形,三峽大壩有混凝土開裂問題,就是有裂縫。都是隱患。他說,世界大壩協會多次將三峽大壩列為全世界最危險的大壩,不是沒有道理的。

三峽大壩問題專家王維洛向大紀元表示,三峽前期工程施工的質量很差,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至今都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他說,其實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他說,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讓水自己進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願這樣做,如果現在廢掉,它前面的功績就沒了。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近日也連續在直播節目中就三峽大壩發出警告。他說,「三峽大壩去年有人說,今年有人說,據我們內部情報,已經有人明確的以死諫中央,說三峽大壩出事只是早晚的事兒,三峽大壩一旦出事兒,四分之一的中國將夷為平地。」

郭文貴提到,社科院的一位消息人士打了一個比方來形容三峽大壩的危險程度:「用一個棉被子在擋住了一場大水」。這位消息人士形容說:「棉被被滲透以後,一旦打開,根本不可控制。這是完全違背大自然的」,「隨時可能出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