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天前,江蘇常州小學五年級女生繆可馨因作文被老師批「負能量」,要求重寫後跳樓身亡,該事件在國內網絡上廣受關注,已成為一起牽動人心的公共事件。

「這篇故事告訴我們,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裏,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段文字是江蘇常州金壇區河濱小學五年級女生繆可馨在讀完《西遊記》中《三打白骨精》的觀後感,也是她的語文老師評價太「負能量」的地方,因此老師要求她重寫「傳遞正能量」。

當天,即6月4日下午,繆可馨在連上了兩節語文課後,衝出教室,爬上欄杆從四樓墜落身亡。

繆可馨寫的作文,(微博截圖)
繆可馨寫的作文,(微博截圖)

繆可馨寫的作文,(微博截圖)
繆可馨寫的作文,(微博截圖)

繆可馨寫的作文,(微博截圖)
繆可馨寫的作文,(微博截圖)

6月12日,當地官方發佈的調查通報稱,未發現課堂中有辱罵、毆打學生的情況,「排除他殺」,而學校卻直接認為繆可馨是自殺,她的死與學校及老師無關。

有人匿名告訴繆可馨家長:老師在批評繆可馨負能量的同時,還打了她一巴掌。人們也從「繆可馨世界第一可愛」微博上的影片和資料發現,繆可馨是一個成績不錯,性格開朗活潑的孩子。

繆可馨的父母不認可也不接受官方所言,他們要事實真相。媒體報道說,繆可馨母親是一家外貿公司的跟單員,而父親在一個公司的管理層任職。

有人匿名告訴繆可馨父母:老師在批評繆可馨負能量的同時,還打了她一巴掌。(網絡圖片)
有人匿名告訴繆可馨父母:老師在批評繆可馨負能量的同時,還打了她一巴掌。(網絡圖片)

連日來,繆可馨跳樓事件在國內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輿論不斷聚焦造成繆可馨死亡的真正原因。

連日來,繆可馨跳樓事件在國內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輿論不斷聚焦造成繆可馨死亡的真正原因。(網絡圖片)
連日來,繆可馨跳樓事件在國內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輿論不斷聚焦造成繆可馨死亡的真正原因。(網絡圖片)

連日來,繆可馨跳樓事件在國內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輿論不斷聚焦造成繆可馨死亡的真正原因。(微博)
連日來,繆可馨跳樓事件在國內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輿論不斷聚焦造成繆可馨死亡的真正原因。(微博)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重新徹查此事件不僅對這個小孩的生命有個公平的交代,如果老師在這個過程中的不當行為促成孩子死亡,也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但他說,「如果過多的去從關注學生到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教師本人身上,到最後把責任全部推給教師,而不去關心這個國家的現狀,那其實是並沒有觸及到問題的實質。」

學者:中共教育制度 孩子不能有自己的任何想法

「這個事情成公共事件,其實就是因為一個年輕的生命無端地就給教育扼殺了。」李元華認為,很多人沒有從深層次去思考中國教育為甚麼會出現這個問題,「中共幾十年的教育模式就是想達到一個禁錮人思想的作用,它所有的考試都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這就像緊箍咒一樣緊緊箍著所有孩子的思想,孩子不能有自己的任何想法。」

「包括教師,她在受教育過程中和在施教的過程當中所形成的這些做法,不是她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中國教育環境下所促成的這種教育觀念,她自己還認為自己在盡職盡責地在執行教師的本職工作。這樣的教育其實就是想讓所有人絕對服從(中共)。」他說。

李元華表示,包括歷經許多運動的中國人現在仍然不覺醒,也跟中共教育有關,在中共黨文化系統下,「(人們)從出生以後,包括接觸的社會、看到的新聞和周邊的人所傳達給你的信息,完全都是中共有系統的禁錮人思想的一套東西,教育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環節。」

他認為,中國人不去反思這樣的悲劇,也是因為「中國人在這個邪黨文化的教育下已經變得非常冷漠,只要不是迫害到自己、涉及到自己,就不要發聲。」

「中共歷次運動每次都是針對所謂的少數人,那麼其他人好像是安全的,長此以往,中國人就養成了一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觀念。所以,中國人如果不從根本上去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其實他從內心來講,應該說還是懼怕中共的。」他說。

學者:中共用暴力治國在教師身上的一個反映

李元華表示,中國社會裏普遍存在一個現象,就是老師在表述意見時,不是正常地跟孩子交流,也不是去引導,而是對孩子去粗暴、強行命令,就是整治孩子,所以給孩子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這個實際上最主要的是因為中共在對社會治理時都是用暴力來執法。那麼,中國教師因為就是在這個環境中長大受教育的,那麼他身上就帶著中共這種毒素,在她班級裏她也用暴力來執教,這個教師的行為是整個社會的一個反映。」他說,「其實,就是中共破壞傳統文化後中國社會的亂象在教育上的一個反映,在教師身上的一個反映。」

學者:家長溜鬚拍馬 反映出整個社會沒有是非觀念

在繆可馨身亡後,班級「505一家人」的家長群裏有很多家長為老師「點讚」,在「未來美少女」同學群裏,繆可馨也被踢了出去。

繆可馨的父親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揣摩不透他們的心思,他們自己的兒女都被老師打了、體罰了、跪在講台上面了,然後他們還可以對老師點讚。」「他們到最後肯定是要內疚的。」

李元華表示,「從內心來講這些家長未必真的贊同這個教師的做法,但是因為現在家長好像是有求於教師,想讓教師多照顧他們家孩子,對他們家孩子好一點。既然他有求,那麼他使用方法就是給老師好處,甚至老師做的不對也給點讚。」

他認為,因為整個社會沒有一個基本的是非觀念,卻普遍存在溜鬚拍馬、阿諛奉承的現象,反映到家長教師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

繆可馨的父親也曾恭維過老師,他說,「我曾私下在微信上轉過500元給這個老師,我的女兒有點小淘氣,比較古靈精怪,當時比較擔心老師不喜歡這種小孩。這確實也是一種社會醜陋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