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正能量」這個詞,今天的中國人可以說沒有不知道的。

據百度百科的解釋,這個詞最早出現在2012年北京奧運火炬傳遞期間。當時,很多博主在微博上發表「點燃正能量,引爆小宇宙!」和「點燃正能量,運氣擋不住」的博文,之後這兩句話迅速被網友跟進和模仿,「正能量」一詞由此在中國走紅。時至今日,這個詞已經演變成了黨文化中的陳詞濫調,不僅是一付被中共經常用來對國人進行洗腦的毒藥,也是一根經常被其用來打人的「棍子」。由於這個緣故,很多人對「正能量」一詞很反感,但礙於政治高壓,平時卻不敢隨意公開表露。

但最近發生的小學女生繆可馨墜樓事件,卻一下引爆了人們心中長期積壓的對這個社會流行的用「正能量」進行思想扼殺和人格閹割的風氣的憤怒,網友們爭相撰文發言,從不同角度剖析和揭露了中共鼓吹「正能量」給社會帶來的巨大危害,無情的撕下了披在「正能量」身上的那張偽善的騙人畫皮。

以下是筆者彙集的一些網友最近在這方面的觀點和文字。

高喊「正能量」是沾血的

《帶血的正能量》一文指出:

繆可馨的老師認為她作文中的一段話太負能量,要求她「傳遞正能量」。

原來,小女孩上的不是語文課,而是政治課。不知道有多少個文豪和思想家就在這個過程中被廢了。

站在這個層面,小女孩背後的悲劇絲毫不亞於李文亮醫生的悲劇。相比於看得見的災難,這種看不見的、無形的災難更加難以估量。

因為祖國的未來就被這樣抹殺了,有思想的、有追求的、願意說真話的被邊緣,甚至被逼自殺。

而留下來的乖乖仔,長大後只會變成家長群裏泯滅良知、喪失獨立思考能力,齊刷刷為老師點讚的精緻利己者。

所謂的正能量,其實是一種不容挑戰的話語體系和輿論姿態。

這個正能量天生就是傲慢的,過去沒有因為李醫生而停止,將來也不會因為這個小女孩而停下來。

而對於普通人來說,高喊正能量是對權力的一種討好,是為求自保的一種隨波逐流,某種程度上和過去跪下來喊吾皇萬歲差不多。

但那麼多悲劇告訴我們,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這種高喊正能量是沾血的。

「正能量」是扼殺民眾批評精神和反抗意識的麻醉劑

《狗日的正能量》一文指出:

動不動就愛說正能量的,有各路大師、教授名流、央視名人、娛樂大咖等。這些已經墮落為「偽君子」的人,最愛將正能量掛在嘴上。

最金光燦燦的「正能量」體,莫過于于丹大師,她的名句是:「當你遇到不公時,不要抱怨社會,要問自己的內心是否學會忍耐。常言道,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又何嘗不是柳暗花明?」

後面又有「果式」的「正能量」雞湯潮流,她以知心姐姐、情感導師的模式,引導信眾們過好自己的簡單生活,守住精緻歲月。不要有那麼多不滿意,也不要有那麼多憤怒,社會上的各種問題更不需要他們去反思、去吶喊、採取行動去改變。只需努力營造自己溫馨舒適、淡然從容的生存氛圍,並想方設法過好自己的生活,就是莫大成功。至於社會問題自有別人或者國家治理,則與你無關。

這些偽君子們不是不知道這個社會存在著「不公」,也不是不知道正常的人都有抱怨之處。他們讓所有不滿的人都退一步忍一忍,裝出哪怕沒錢也能活出安逸幸福的樣子來。這樣一來,這個社會自然就沒有了批評的聲音,沒有了反對的意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豈不就可以長治久安了?!

「正能量」將政治高壓合理化

《從主旋律到正能量——思想謀殺的進化》提出:

把對黨歌功頌德定義為「弘揚主旋律」,讓社會批評者感覺到邊緣化,固然起到了洗腦作用。但是相對於「傳播正能量」來說,那只是小巫見大巫。畢竟,也有人不喜歡主流,反抗主流,或者自甘邊緣,比如」屌絲」這個詞的流行。而「正能量」對應的是「負能量」,不只是對批評者的邊緣化,而且是負面化和污名化——你正在摧殘自己,毒化他人,拖累社會。

「正能量」將政治高壓合理化,讓被審查者不再感覺到屈辱,甚至內化了統治者立場。在商業和個人領域,「正能量」迎合了成功學和家長專制。一個父親讓孩子相信「厲害了我的國」,不是為了響應號召弘揚主旋律,而是出自愛心為他注入正能量,從而確保他有一個光明、幸福、健康而又積極向上的未來。

在這樣病態的社會氛圍下,相信還有大量的中國人會被磨滅人性和良知,患上「正能量綜合症」,而我們對它的反抗也不會停止。

「正能量」用低智和虛偽的作秀來扼殺人們真實的痛苦

《傳遞正能量》一文分析說:

在「正能量」橫行霸道的價值導向下,陰暗是不被承認的,至少不允許被理應「天真燦漫」的孩子指出,憤怒被閹割,頹廢被絞殺,悲觀被絕育,消極被關押,一臉微笑,滿口光明,壟斷了傳遞的設計,限定著弘揚的規則。

成年人尚可以靠沉默與表演去游渡這種無涯的虛偽,足夠聰慧又還未足夠被圓滑所同化的孩子們只能被天然心性與塑料教育的矛盾擠壓到疑惑與混亂,更堅硬的人格會反射更真誠的痛苦。對低智正能量的勒令強求,終於選拔出兩類人,一是真誠的笨蛋,二是虛偽的精明人。

中國教育對孩子們最廣泛又悠久的迫害,還不是令他們痛苦,而是令他們熟睡,令他們迷醉在虛假的做作裏,那種搖頭晃腦的歌頌,那些張牙舞爪的諂媚,那樣得心應手的賣弄,參與者若自洽在了自己的「正能量」世界裏,並不見得痛苦,但這未必不是另一種窒物無聲的迫害。

強迫別人「正能量」一定是極大的「負能量」

《強迫人「正能量」必是極大的「負能量」》說:

某些人口中的正能量,像一把鋒利的刀子,不僅能扼殺鍾美美的天賦,也能謀奪繆可馨的生命。如果這世上的「能量」確實存在「正負」之分的話,那麼強迫別人「正能量」一定是極大的「負能量」。

稍微想一想就會知道,那個在小學生作文本上批註「傳播正能量」的老師,在生活中是不是一個「正能量」的老師——從那一頁被批改的作文上可以看出,這位老師的暴躁、刻薄、橫蠻,與鍾美美模仿的老師有幾分神似。

現有的報道顯示,這位老師曾收過學生家長的紅包,私下辦培訓班鼓勵班裏的孩子去補習。有網友在微博上反映,多年前曾在這位袁老師的班裏上課,「他一個勁就知道問家長要好處」……

這很好地說明,以「正能量」要求別人的人,自己極可能是一坨「負能量」。

越沒學識的人越愛片面追捧「正能量」

《袁老師這作文改的甚麼玩意》一文質疑道:

傳遞正能量。真正讓人啼笑皆非,啞口無言。對於10歲的繆可馨,一個愛寫作文的小姑娘,這無異當頭一棒。她的一切獨立的思考、有趣的個性,都倒在了這五個字面前。袁老師,倘若你就只懂這五個字,需要你這位作文老師幹甚麼呢?甚麼地方學不到這五個字呢?你佈置這篇作文「三打白骨精讀後感」幹甚麼呢?為甚麼不直接規定大家只能寫「正義必然戰勝邪惡」,「一切敵人都是紙老虎」呢?

諷刺的是,袁老師下手痛改了無數根本就不需要改的部份,但對於一個真正的錯誤卻看不出來。繆可馨一開頭說《西遊記》是羅貫中寫的,這是真正要糾正的,至少,是目前不能被支持和認可的,袁老師卻看不出來。可能她是看漏了,也可能她根本就不知道。如果是後者,說明她不及格,沒有能力教授自己的學生。

這恰恰暴露出一個現實:越是那些最沒有學識的人,比如袁老師之輩,往往最熱愛片面追捧所謂的正面的能量。因為它可以掩護自己的無知和不會思考。因為它最沒有門檻,不需要真才實學,甚至都不需要搞清楚吳承恩和羅貫中,就可以收穫最廉價的正確,用來指責任何一個繆可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