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澳洲國立大學特邀知名中國問題學者、查理斯特大學教授咸美頓(Clive Hamilton),就他與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究員歐爾伯(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舉辦了網絡研討會。

研討會由澳洲國立大學全球中國研究中心的客座研究員陳教授(Anita Chan)主持,咸美頓分享了寫書初衷,及該書的核心內容。他希望通過事實,警示西方世界認清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

用事實驚醒西方 認清中共野心

咸美頓教授首先分享了寫這本書的初衷。他表示,西方國家對中共的認知普遍很幼稚,「我們希望以一種清晰而詳盡的方式來警示世界,中共企圖系統地重塑世界秩序。我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趨勢,因為(中共)正在破壞民主國家的基本原則,以及西方國家的自由與獨立。」

他希望通過書中提供的有關中共全面干預和滲透活動的大量證據,讓所有人關注北京政府在影響其它國家的企圖。他說:「我們目睹的(中共)的一些秘密活動,或被誤解或未被認可。」但中共許多秘密的活動正在破壞民主進程並侵蝕西方民眾的權利,尤其是西方華裔的權利。

中共滲透西方精英 掌控話語權

咸美頓教授談到,此書的重點是揭示中共及其在西方的統戰機構和特工如何影響西方政界、商界、學術界、媒體和文化界精英階層的態度,進而影響對華政策。

「可以肯定地說北京在重塑傳播給西方精英的信息,」他說,「通過控制話語權傳播北京的說辭。」

他舉例道,中共「一帶一路」計劃替北京向全世界傳達了一個輿論框架,目的是為了消除那些反對北京的人的聲音。中共希望世界歡迎它在全球經濟和政治中的統治地位。

他表示,貫穿整本書的關鍵點之一就是中共如何贏得西方精英,並把他們變成中共的朋友。「成為中國(中共)的朋友,在中共的詞典中具有非常明確和重要的意義:外國朋友就是那些願意增進中國(中共)利益的人。友誼的概念是從心理上抵消反對派的一種手段。」

他認為北京發展友好城市的目的是實施影響力。他談到布拉格與北京締交友好城市時,與北京發生衝突,因為友好姊妹城市必須接受「一中條款」的政策。北京發展友好姊妹城市計劃,培養地方政府朋友的原因是,北京知道地方政府對於培養包括中共國有企業在內的各種中資公司的投資至關重要。其次,出於政治目的,中共可以動員國外地方政府對其聯邦政府施加壓力。

他總結道,在共產黨統治的社會中沒有一個獨立的實體,即公民社會,這就是為甚麼在中共統治下,西方無法與中國城市建立適當的姊妹城市關係。

咸美頓教授認為,在中共全面掩蓋疫情後,歷史發生逆轉,中國不再被各國認為是一個可靠的夥伴。

西方以經濟促中共改良的想法徹底失敗

研討會上,咸美頓教授回答了在線與會者的問題。有人提問中共是否有可能融入全球規範和制度?

他認為,多年來西方的共識是通過鼓勵中共進入全球經濟和政治全球共同體,自由化的力量將擴散到中國,但事實證明這樣的想法失敗了。

與之相反,他回答說:「它們(中共)操縱了全球機構,並充份利用了它們在全球的地位,犧牲其它國家的實力來發展自己的權力,並欺壓和操縱其它國家。」

他認為中共是一個殘酷的政黨,為實現全球霸權大國這一目標會不惜代價。

澳華人應參與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

研討會中,還有人提問,華裔如何參與推動中國民主進程?

咸美頓教授表示,澳洲華人在其中可以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

他認為,首先要保護澳洲民主不受共產黨的干擾,民主思想必須得以保護。他認識一些積極參與政治的華人,並了解許多想參加政治的華人面臨的困難,即他們會受到中共的威脅。

幾周前,他收到一個澳洲華人朋友的電子郵件說自己的母親去世了,並告訴他中共再不可能通過懲罰她的母親來束縛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