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推出一系列法律提案遏制外國影響力之後,中共駐澳洲大使館周三(12月6日)急不可耐地跳出來表示不滿,並企圖將澳洲華人社區跟它捆綁,遭到澳洲學者揭穿。

新的法律是模仿美國相關法律制定,它禁止外國政治獻金,要求外國政府代理人註冊。在澳洲媒體大面積曝光中共在澳洲的滲透之後,澳洲政府決定制定新法應對。

中共大使館指責媒體報道和公眾辯論促使澳洲當局推出新法律。媒體的密集曝光令澳洲民眾意識到中共是一個威脅,它試圖通過政治獻金和控制中國留學生來影響澳洲政壇和社會。

中共大使館聲明反對這些指控,威脅澳洲政客不要繼續將中共描繪為敵人。但是專家說,這份聲明可能只會加強人們對中共的擔憂,並讓中共在澳洲的形象進一步惡化。

「人們感覺中共的手伸得太長了,這份聲明措辭的方式將加劇這個看法。」澳洲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德卡夫(Rory Medcalf)告訴《紐約時報》。「這份聲明在澳洲各個圈子裏將被視為是無益的、挑釁的。」

《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共長期以來將澳洲作為軟實力的試驗田,炫耀它的經濟實力,派遣學生到澳洲大學學習,建立跟共產黨關係密切的組織。

澳洲鬆散的、不透明的競選財務法律令其容易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

澳洲日益熱烈地討論是否要接受、亦或抵制中共在亞太地區的主導地位。最近這場辯論變得更加激烈,因為工黨參議員Sam Dastyari在接受了華裔捐款人的錢之後附和中共外交政策。外國影響力法律提案顯然是這種擔憂的產物。

中共大使館聲稱,澳洲對中共滲透的討論是「種族偏見」,「肆意誹謗在澳洲的中國學生以及華人社區」。

澳洲斯文本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教授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曾經擔任福特基金會駐華代表五年。他說,中共政府似乎試圖將自己描繪成澳洲華人的捍衛者。

「大使館自己在挑起澳洲華人社區沒有根據的擔憂。」菲茨傑拉德告訴《紐約時報》,「媒體並沒有攻擊澳洲華人社區。媒體非常具體地針對共產黨在這個國家實施的干預。」

梅德卡夫在《澳洲金融評論》撰文說,澳洲有一個很大的、多元化的華人社區。澳洲對於所有居住在此的人們而言,都是一個言論自由的避風港。這是澳洲人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的核心。

華人在澳洲發出的自由聲音可能會迴盪在中國大陸,對中共政權的穩定造成影響。因此,中共將黑手伸向澳洲。然而,澳洲不會允許外國勢力來恐嚇這些聲音,讓澳洲華人生活在不自由、不安全的環境下。這正是澳洲推出新法的原因所在。

梅德卡夫告訴《紐約時報》,中共大使館的聲明有一句話說得冠冕堂皇:「中共無意干預澳洲的國內事務或通過政治獻金對其政治過程施加影響。」

他補充道:「中共應該遵循這個聲明。」「讓我們希望中共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