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中共繞過立法會,在上個月人大會議通過「港版國安法」草案後,香港社會一片風聲鶴唳。香港的團體紛紛在報紙刊登支持立法的廣告。在港的外資機構、香港藝人,甚至一些親共國家也表態支持,一時間文革風氣在香港捲起。

此際,「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計劃周日(6月14日)舉行罷工公投,若有逾6萬人參與公投並獲當中60%支持,將號召跨行業聯合罷工以反對「港版國安法」。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亦會在同日發起「罷課公投」,若有逾一萬位中學生參與並獲超過60%支持,將展開大規模罷課。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於6月10日去信全港中小學校長,要求阻止老師和學生參與罷工罷課,並禁止學生在校內叫口號、拉人鏈、貼政治標語和唱含政治訊息的歌曲等,罷工教師一律要紀律處分,校方要引導學生「理性分析」「港版國安法」。

「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在其Facebook回應教育局去信中小學施壓說,「教育局今日向全港中小學校長發信,再次顯示港共政權為了完成政治任務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將魔爪伸入教育界,務求將所有反對聲音完全消滅。」

「港版國安法」還未正式通過,然而,6月10日,港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透過《南華早報》,宣稱香港警方會設立新部門執行「港版國安法」。

去年7月1日抗爭者衝擊立法會案中,孫曉嵐、劉穎匡及王宗堯等十多名被告的罪名被更改為「暴動罪」。在此之前,他們只被控「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案件將在8月3日開審。

中共表面上急不及待推「港版國安法」。按理說,全國人大常委會栗戰書9日在北京主持的人大常委會第五十九次委員長會議,決定人大常委會下次會議將於本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當中公佈要審議的法案理應有「港版國安法」,但結果是完全無提。

有紅色背景的媒體分析指,有關部門正就「港版國安法」向香港社會收集回來的意見,儘快進行整理和總結。在操作上,「港版國安法」不會出現在18日至20日會議的審議議程中。而更收速戰速決之效的是在月底召開的另一次特別會議,審議及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指「這樣做可以凸顯中央充份考慮及尊重港人的意見」。

中國事務評論員晨鐘分析說,消息人士的話音與現在中共在城中散播的「港版國安法」事在必行、速戰速決是同一口徑。不過,若中共決心立法,繞過立法會,完全不跟現在模式立法,還需要做門面功夫來「凸顯中央充份考慮及尊重港人的意見」嗎?

自從中共提出要立港版國安法後,美國反應非常激列,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共宣佈當天(5月21日)警告,美國「非常強烈」反對中共加強控制香港。現在還「沒人知道」中共計劃的具體內容,但「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將非常強硬地解決該問題」。

特朗普於5月29日命令他的政府,開始啟動取消美國對香港特殊待遇的程序,以懲罰中共執意在香港推動國安法。

5月2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向國會作證,宣佈認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不再繼續適用於美國在1997年7月之前的法律待遇。聲明中指出,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的決定是「災難性」的,中共正在按照自己的威權模式改造自由的香港。蓬佩奧表示,當香港人民與違背自治承諾的中共當局抗爭之際,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曾點出蓬佩奧的一句「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份量很重。美國去年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今年又適逢疫情,令逾10萬的美國人失去生命,加上經濟損失,美國是立心要「報仇」。至於如何採取行動,現在美國就靜待中共如何處理「港版國安法」。

晨鐘說,中共在這個時候要急於改造香港,有其自身的盤算,如今天沒有美國為首的國際力量,中共要吞噬香港易如反掌。現在有美國因素,中共隨便亂動都可招致滅頂。中共也不會坐以待斃,它看準香港人沒有被黨文化完全洗禮,近日試圖在香港以文革式的手法方方面面來恐嚇香港人,試圖讓他們儘快「跪低」,或可以堵了美國出招對付它的藉口。

最近香港人對「港版國安法」的表態。「港版國安法」未立,李家超就說要成立新部門,在一旦立法後執法!楊潤雄的去信全港中小學校長的行為,又新定義老師請假的原則等等,正是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對文革描述的一個寫照:「共產黨則在『維護秩序,穩定社會』的幌子下,不斷的修改『法律』和『條令』,把人民的不滿行為納入反革命行為加以鎮壓。」

晨鐘說,如果從過去的行為可以用作參照的話,2018-2019年,中美貿易戰期間,中共放很多狠話,一直沒有行動,之後來美方停止談判後,中共還派劉鶴打電話給特朗普要求重啟談判,才有後來的中美貿易協議。不過,那時候的美國和今天的美國在局勢上已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