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一周年 上千港民中環遊行 53人被抓

各位觀眾大家好
今天是6月11日 星期四
歡迎收看役情最前線 我是Zac

一年前的6月9日,103萬港人聚集街頭,掀開「反送中」街頭運動的序幕。

今年的6月9日,有人發起「抗爭一周年港島區大遊行」,希望港人再次站出來告訴大家,並未淡忘,將堅持下去。

當日,儘管有大批防暴警在港島遮打花園狂截搜市民,但仍有逾千市民沿皇后大道中遊行,並開啟手機電筒,形成一片燈海,邊走邊高呼口號。

警方在各處推進,發射胡椒噴劑、胡椒球槍等,有抗爭者被警方按倒在地上。遊行隊伍一度散去,隨後再聚集。警方在中環包抄逾千市民,逮捕53人。

王宗堯等因去年闖立法會被加控暴動罪  可囚10年

社運人士劉頴匡、港大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和藝人王宗堯,去年因參加7.1反送中運動,2個月後被警方拘捕,被控「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6月9日,警方加控他們「暴動罪」。

原本罪名,最多只判監3個月,一旦暴動罪成,最高可判監10年。案件於6月10日到東區裁判法院應訊。

不少支持者到場,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南區區議員袁嘉蔚、藝人阮民安等。

劉頴匡上庭前,批評港府要用最嚴苛的法律清算所有抗爭者。他表示從未後悔,強調要堅持五大訴求。他說:「你要擊倒我好容易⋯⋯但我只是200萬個香港人其中一個。」

王宗堯亦於Facebook貼文表示,被捕後已清楚政府會有高調的動作,目的是要嚇走其他想發聲的人以及轉移焦點。他說:「我相信我並不孤單,今日是2020年6月9日,今日是屬於100萬的香港人的,記住,勿忘初衷」。

王宗堯出庭後表示,相關指控是抹黑與白色恐怖,意圖恐嚇所有參與這場社會運動的人。他直言,面對極權打壓,唯有反抗及違法達義。

主任裁判官錢禮將案件押後至8月3日在東區裁判法院再訊,等候控方移交文件。

網民紛紛留言打氣:「加油,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有人留言:「感動香港仍然有如此堅持公義的好人,希望一切安好!」還有人留言:「感激你為香港的付出,願平安,齊上齊落。」

李柱銘稱23條未立法責任在政府

看看其他新聞。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引致港人強烈抗議。

不過,曾參與《基本法》起草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6月7日出席無線節目時卻表示,中央繞過本港立法會進行國安法立法是破壞《基本法》,認為應該由港府自行就國家安全立法。

李柱銘還指出,回歸前一直未能完成23條立法,責任在建制派和政府,因為泛民由回歸至今都只是少數在野黨,如果特首或建制派有意立法,一早可以通過。他又說,如果能完全確保23條立法後不傷害人權自由,相信連民主黨亦會支持立法。

言論引起軒然大波。有人質疑:「當年泛民叫人上街反對23條,為了甚麼?同樣道理,去年泛民叫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最初又是為了甚麼?」

也有人批評:「李柱銘先生,誰告訴你香港人接受廿三條?因為國安法比廿三條更邪惡,所以香港人應該要接受廿三條?李先生你「香港民主之父」的路該走完了吧!」

袁弓夷:泛民不要再做東亞懦夫

袁爸爸,袁弓夷,亦於6月9日亦發表題為《妥協害慘年輕人 泛民不要再做東亞懦夫》的評論,指不能跟共產黨妥協,否則香港將會像當年的上海一樣,失去一切。

袁弓夷說,香港的泛民讓年輕人太失望!他認為,泛民應該向年輕人學習的就是「立場要堅定」。

例如在香港的立法問題上,李國能提出只要符合7個條件,就可以接受立國安法的說法。他說,最關鍵的一點是:「中共沒有權在香港立法,這才是關鍵,它搶了我們的立法權,你又說只要內容符合就可以,這是違反了原則,之後每次立法就跟你談就可以,大家商量一下就可以,那立法會有甚麼用?」

對李柱銘建議由本地立法的做法,他亦覺得「很有問題」。袁弓夷說:「這20幾、30幾年,包括草擬《基本法》時,整件事都是退讓的,那個後果,今時今日已經看得到,整件事都是退讓,退到現在已經沒得退,今天如果不是美國人出頭,香港一個月內就變成police state。」

他感概香港的律師不敢堅持:「在國際政治上不懂得對付這班惡人,對付這群惡人就不能用compromise,來跟他們解決。」

袁弓夷感概說,現在在香港的泛民行為堪稱「東亞懦夫」,「那些壓力來到就讓步、讓步,談和、談和,怎可以這樣?!......共產黨在香港本身就是不合符基本法,不合符基本法就是犯法,但人人都忍,現在弄出中聯辦這麼大。」

他認為,美國出手也是天時地利人和,剛好遇上中共肺炎,傷及美國人,所以美國人急於出手。

他又提到蓬佩奧的Twitter:「星期六都出3個Twitter幫你香港說話,你就說讓步,我們自己出23條管自己就好了,人家幫你出手,你就扯白旗!」

他並批評李柱銘當年到美國游說,讓中國進入WTO,壯大了中共,做成今天的禍:「美國已經承認,WTO在過去2、30年就是給中國壯大,給中國壯大,造成今時今日全世界的禍。」

袁弓夷認為,香港走到今天的局面,李柱銘要負責任。他直言:「李柱銘他應該把中共和中國分開。我發現他很愛國,但是他混淆了中共和中國,他混成一體⋯⋯這兩個你都分不清,那麻煩你了,你們應該退休了,給年輕人來做。這兩個都分不清,人家美國人都分得清,反而,你是香港的中國人分不清。」

抓住人性弱點 但有一批港人不屈服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分析說,中共用的就是「錨點定位法」,一開始故意給你來個最壞的結果,把你嚇得半死,然後給你一個不那麼壞的結果,你就會感恩戴德地接受。

他預測,那些經受不住中共這種折騰的人,很可能會同意由香港自己來制定「國安法」,達到中共強推「23條」的目的。

石藏山表示,「然而香港有一大批清醒的人,他們看透了中共的本質,為了香港的未來,他們也不怕死,有這批人的存在,中共想逼港人跪低,是做不到的。」

美國強硬介入 北京在港版國安法上開始退縮

看看其他新聞。

6月9日的人大委員長會,決定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將6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

委員長栗戰書透露本次會議將審議的內容,包括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檔案法修訂草案、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等10多個議案,但沒有提及最受關注的「港版國安法」。有分析認為,這是美國的強硬令北京開始退縮了。

5月21日中共兩會開幕前的記者會之後,港媒報道說,「港版國安法」料6月交人大常委會商討細節,9月前港府公佈實施。這消息不但份量重,而且來得非常急迫,令整個香港和全世界都為之震動!

等到5月28日,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決定草案時,北京的表態還是「6月底商討細節及執行機制」。然而第二天5月29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玫瑰園記者會上,提出將嚴厲制裁中共和香港。

特朗普表示:「國安法把中國(共)侵略性的國家安全機構的勢力,延伸到一個曾經是自由堡壘的地方。」他暗示中共強推國安法是對香港的侵犯侵略行為。

他表示,將啟動取消給予香港特殊地位的政策豁免程序,取消香港作為有別於中國其它地方的獨立關稅與旅行區的優惠待遇,包括引渡條約、技術出口控制等將一併取消,香港不再視為自治個體。

據北京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的強烈反應令中南海措手不及,沒料到美國出重拳,即使損失龐大經濟利益,也要進行強硬制裁。

不過,美國只是強硬表態,而在具體措施上仍留有餘地,這等於把球踢回給了北京:如果北京非要繼續推行國安法,特朗普就會繼續推出制裁中共的更多措施。

從5月29日至今十多天,中共中央以及官方媒體都沒有正面「回擊」特朗普,相反,6月2日林鄭月娥一行高官被叫到北京,只有韓正接待他們。林鄭回來後,原本取消的六四31周年維園集會,卻在康文署和警署的通知下,意外地照常進行,上萬人在維園紀念六四,而港府沒再提疫情的限聚令。

中聯辦港澳辦對北京不滿 決定了的事就要做

不過,皇帝不急太監急。面對北京中南海的放軟,香港土共相當著急。

6月6日,中聯辦召開聽取涉港國安立法意見座談會。駱惠寧放狠話,是港版國安法制定計劃問世以後最為嚴厲的官方措辭,稱:「決定了的事,就會堅決地做。宣佈了的事,就會切實兌現」。

石藏山認為,這是中共港澳系統向中央表態:「這是說給北京聽的。中聯辦實際是由香港土共控制的,他們是在告訴北京,決定的國安法,就應該推行下去,不能半途而廢,這等於是香港土共在逼北京動手。」

6月8日,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也發表了題為《國家安全底線愈牢 一國兩制空間愈大》的主題強硬演講。張曉明表示,香港國家安全法一日不立,就不能說基本法得到全面實施。

石藏山認為,中聯辦、港澳辦都是在批評北京不該退縮不前。

中共的港澳系統盤根錯節,涉及很多中央部門,包括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即現在的中聯辦。石藏山說:「他們形成一套單線聯絡的封閉系統,外面的人來了,都沒有用。張曉明本來就是此系統的人,駱惠寧也只能替香港土共說話。」

石藏山也認為,由人大直接代替香港立法,就是香港土共給北京提出的主意:因為「他們知道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後,建制派可能大敗,那時再想讓香港自己通過國安法,就更加困難了。」

在節目的最後,我想再提提大家,要訂閱我們的新聞。在片尾我會放一段影片,是黃湛深阿Sam的呼籲,如果您也認同,希望您可以訂閱大紀元。

今天的役情最前線就到這裏
多謝各位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們的堅守 需要大家大力的支持
更需要大家訂閱
我是Zac 下次再和大家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