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疫情重創經濟、進而增加銀行業風險之際,圍繞「港版國安法」,北京與西方緊張局勢升級,令滙豐銀行陷入困境。

6月3日晚間,滙豐銀行在其官方公眾號貼出其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出席支持「港版國安法」活動照片,並表示,滙豐尊重和支持所有穩定香港社會秩序的法律。

次日,彭博社報道引述英國議員、國會香港小組主席卡邁克爾(Alistair Carmichael)的話表示,滙豐、渣打等銀行屈服於北京舉動,是錯誤判斷,因長遠來看銀行業依賴的是「基於規則的體系」(rules-based system)。他並指,一家如此規模的英國公司,不應支持一條公然破壞《國際法》的法律。

英國議員、外交事務委員會委員凱恩斯(Alicia Kearns)表示,將傳喚滙豐及渣打到國會受詢,讓他們解釋「爲何決定支持破壞《國際法》」的行爲。

英國首相約翰遜周三發文表示,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嚴重損害香港政治和公民自由。

財經作者:富不與官爭 滙豐很難做

財經專欄作者高明對香港大紀元表示,現在滙豐非常難做,因為美國已經表示會制裁侵犯人權的人,其中很多人可能都有滙豐帳戶。如果美國制裁的條件包括禁止其使用與美元交易有關的銀行,滙豐一定受到牽連,它肯定有美元交易。若美國提出金融制裁,滙豐應不應該立刻停止或凍結這個人的戶口呢?凍結,會得罪北京;不凍結,又得罪美國。滙豐怎麼做都會很難!

高明說,滙豐大部份收入都源自香港,「富不與官爭」。貿易戰之前,滙豐可以一邊做北京的生意,一邊做英美生意;現國際環境變了,滙豐現在無法左右逢源。

前香港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此前在社媒上稱,「一個多星期過去了,滙豐銀行還未就(港版)國安法表態」。他威脅說,「滙豐在中國的業務,中國和其它國家的銀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

在5月28日,北京人大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提議的當天,美國兩黨議員提交《香港自治法案》。美國聯邦參議員圖密(Pat Toomey)對媒體表示,「法案名叫《香港自治法案》,針對的是壓制港人的言論﹑出版﹑集會自由﹑獨立司法﹑民主程序和高度自治的實體。法案也制裁銀行,它們選擇剝奪香港自由﹑並把利潤置於基本人權之上的銀行。」

香港商人的擔憂

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表示,部份在港企業是屈服於北京當局方面壓力而不得不表態,否則就得離開。而企業現在面對狀況,是全世界此前對中共的舉動視而不見的代價。

香港美國電子工業實業家袁弓夷在自媒體上表示,現在香港人手中的錢,盡量換成美金,不要放在香港,盡量放在海外,例如歐洲、新加坡。因為香港的銀行業,包括滙豐,借大量資金給大陸的公司,而目前很多企業的貸款可能會收不回來。他還說,香港銀行業借出的錢太多,如果經濟突然下滑,銀行業則很危險,目前香港銀行業的槓桿(Leverage)已經很高。

在今年初,一直在做空港元的Hayman Capital創始人、對沖基金經理卡爾巴斯(Kyle Bass)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2020年我們將在香港看到全面的銀行業危機。

彭博:滙豐香港業務面臨風險

滙豐銀行作為港幣發行銀行中最大的一間,香港地區的業務構成其收入和利潤很大的一部份。有報道指,滙豐依賴的香港市場正令其面臨風險。

據滙豐控股(HSBC Holdings Plc)2019年報數據顯示,其亞洲業務收入佔集團總收入49%,歐洲業務佔集團總業務收入的29%。

據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2019年報披露,該公司由滙豐控股有限公司(於英格蘭註冊成立)的全資附屬公司HSBC Asia Holdings Limited全資擁有。年報數據顯示,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2019年的客戶賬項中,香港地區佔比為71.68%、大陸業務佔比約為6.93%。

彭博社6月4日的一篇報道指,因中共病毒疫情衝擊香港房地產業,因此相較另一間港幣發行方渣打銀行,滙豐目前面對的風險敞口更大。報道引述美國富瑞金融集團(Jefferies)分析師的話說,香港商業房地產佔渣打銀行普通股資本金的15%,此比例在滙豐銀行則達到45%。並且富瑞金融的數據顯示,滙豐在香港最大的公司貸款風險來自房地產投資業,佔去年滙豐貸款總量的29%。

滙豐銀行的人民幣業務

彭博社的報道還顯示,若滙豐完全植根香港市場,最終中共央行將成為其監管者。

日本作家吉岡桂子在《人民幣的野心》一書中提到,「2013年,香港上海滙豐銀行在世界17個國家、23個城市開辦人民幣業務宣傳研討會」。「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的調查,作為結算時使用的貨幣,2010年10月時,人民幣排在第35名,到了2014年年初,人民幣已經急速成長到第7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