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公佈對香港認定的相關措施,已經有三四天了。但是北京仍然是一片沉靜,沒有任何官方的反應。只有一些媒體個別的聲音出來。所以大家對北京的這種沉默非常關心,到底中國會以甚麼樣的態度,用甚麼樣的措施,去應對美國最新的這些招數呢? 

石山請問楊建利博士,北京為甚麼沉默?他們到底在想甚麼?他們事先沒有想到這點嗎?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楊建利先生是美國公民力量組織的負責人。楊博士,也是一個被中國政府封的「黑手」。

中共錯估形勢 製造新冷戰

楊建利表示:有幾個原因。第一,可能他們錯估了形勢。因為中共一直在試圖把香港的政治表達空間給鎖死。不讓你成為一個所謂的反中共的基地。我們叫它慢性的、慢動作的六四屠殺。Slow motion,慢性屠殺;但沒想到它這麼快,因為現在以美國為主的這些民主國家,在疫情的災難中幾乎是無暇他顧。在這種情況下,它迅速地推出所謂的港版國安法。我覺得多多少少有點錯估了這個形勢。就是認為美國不會那麼大反應。

第二,因為疫情實際上是已經造成中美雙方激烈的矛盾。這種矛盾,使得以前美國很在乎的那些因素,已經不存在了。美國對中國,常常是投鼠忌器,雖然不高興貿易不公平、經濟上的侵略、技術上的盜竊、知識產權等這一切,但是最終的脫鉤這一條還走不下去。去年,美國副總統彭斯(Pence)在威爾遜中心有一個著名的演講,很明確地講出來說,美國不準備和中國脫鉤,也不可能脫鉤。但是,像今天這種這麼脫鉤的狀況,是當時去年10月、11月美國怎麼樣都沒有想到的。就是說,疫情造成了迅速的脫鉤,甚至連人員的來往現在幾乎都已經沒有了。美國在北京的大使館裏面,只有很少數的幾個人,貿易、文化交流、技術交流等等基本上全都停止了。這種脫鉤,是平時想做都做不到的。

尤其是,中國的這個武漢肺炎,造成了世界的災難,中共的責任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在這個基礎上,美國推出來最新的對中國的戰略報告。我叫它是冷戰宣言,新冷戰宣言。

其實,從香港出現反送中遊行,去年的貿易戰衝突,以及美國職業籃球隊向中國叩頭,普遍大眾文化受到衝擊,從那時起就是新冷戰的開始。

但是,從每一次中共的表現,可發現中共不想打這場冷戰,它沒有能力打這個冷戰。最明顯的就是去年中共60周年國慶上習近平的講話,兩次講話,調子都非常低,根本不願意和美國做直接的衝突。

當然這次是他覺得這個疫情,麻煩惹大了,必須比較強硬地出手。但是對於和美國打一場冷戰,和整個世界脫鉤,他實際上是信心不足的。

楊建利表示,中共一直在試圖把香港的政治表達空間給鎖死,不讓成為反中共基地。因此迅速推出所謂的港版國安法。沒想到不僅遭到港人反對,美國的大反應更讓中共錯估形勢。(AFP)
楊建利表示,中共一直在試圖把香港的政治表達空間給鎖死,不讓成為反中共基地。因此迅速推出所謂的港版國安法。沒想到不僅遭到港人反對,美國的大反應更讓中共錯估形勢。(AFP)

石山表示,中共的核心就是:中美關係有一萬條理由把它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它搞壞;還說兩國關係合則利,不合則俱損;唯一出路是搞好中美關係。這都是習近平親口說的。

但是面對貿易戰和香港問題,它的體制缺乏彈性,非常僵化,而且在意識形態、在民主、在自由這些方面,半步不退。中共認為,不在經濟利益以外的方面讓步的情況下,它可以跟美國搞好關係。其實是中共把它和美國的衝突看偏了,它認為純粹是經濟利益上的衝突,它認為讓給你利益,就可以搞好關係。事實上這個衝突已經變成全方位的了,經濟利益只是一個局部,一個小的問題。

美國在中國的大使館人都剩得很少了。這兩天香港最熱的一個新聞,是美國把駐港總領事館的一個宿舍大樓要賣出去。不管他是甚麼動機,但最起碼美國是要減小在香港總領事館的規模,人員等各方面要減少了,就是要降級了,這個意圖是非常明確的。

疫情過後 經濟復甦快者有話語權

楊建利說,疫情過後,最大的問題是經濟復甦。誰在經濟復甦中復甦得好,誰就有話語權。中國在這方面,有它明顯的劣勢。美國是自由民主國家,這種自由的狀態,對恢復經濟是非常好的。更何況,最近幾年,中國相當程度還沒有擺脫靠外貿來支撐它的GDP的這種現實。疫情來了,它非常著急要國際市場,所以這是它不敢太得罪國際社會的原因。這也是為甚麼,它拚命賣甚麼醫療設備、口罩這些東西,你以為它要去幫忙,它是要去促進它的外貿。就在4月份,它的外貿是有增長的。仔細看全賣的是口罩之類的東西。再者,它有三個方面的東西是不能自給的,一是糧食,二是能源,三是技術。所以它不敢和西方的主要國家完全切割關係。

中共在政治改革、人權進步方面,一點不願意有任何開放。我管它叫做「開放」而不是「改革」。它的政策現在就是開放,而不改革。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如果把架勢擺好,準備打冷戰,它實際上要掂量一下子。它要掂量一下怎麼反攻,它不能夠馬上反應。

第二,這幾天美國正好出現了暴亂,又一次給了習近平和中共政權一個喘息的機會。另外呢,美國的這個暴亂的確是很麻煩,再一次凸顯了美國社會嚴重的分裂與衝突,以及兩黨嚴重的黨爭。這對美國是不利的。

在這次的暴亂中,人們已經發現了好幾宗,有中國人介入、進行組織的證據。在白宮就有,有中國人穿著黑色的衣服,有幾個人,戴著面罩,一看,就像武林高手一樣,在那喊「走!快走!」就是命令撤退,打完了,命令撤退,說中國話。在其它地方,也發現這樣的情況。這個暴亂對中共來講是一個大好的事情。

中共不願意打冷戰,也不敢打冷戰,現在美國正好出現了問題,對一個戰略家來說,這個時候最好就是等一下。

國安法自留餘地 中共觀念不改必定顢頇行事

石山說,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會非常出人意外。你覺得,中共後面會採取甚麼措施?它是根據美國的情況看呢?還是它自己已經備好了一套準備措施?

石山表示,中共在推香港國安法的時候,實際上它做好了一系列的準備,包括人員、宣傳、輿論。統戰部已經串聯好了,每個人都必須表態,還有資金,維穩的人員,有消息說從中國大陸調了一些武警秘密進入香港,等等做了一系列安排。還有調了很多錢進香港,外匯不夠了,調了黃金到香港。萬一有人逃跑,萬一聯繫匯率受到衝擊,包括股市和樓市等等。所以事情發生以後,香港的股市不跌反而升,我們知道有很多資金跑,但是股市還升,港幣的價格也沒有跌。這當然是短期的情況,很清楚,是因為它的經濟維穩,用資金去操作,造成這樣的結果。

但是有一點它沒有想到的,就是美國會做這麼強硬的表態。從特朗普總統到國務院都作出強硬表態。而且是把香港這種一國兩制的認定給取消了。因為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以後根據《香港關係法》也好,根據《香港人權民主法案》也好,如果國會認可這種認定的話,美國就一定要採取一系列的行動了。應該是這樣的,對吧?

楊建利說:對,美國會採取一系列的行動。中國那邊應該有一定的預案,但沒有預計到這麼快。雙方都沒有預計到。中國對各方面肯定是做了準備的,但是時間表,不是那麼清楚,時間表是可變的。準備立法的這個過程,它是給它自己很多的一個彈性的反應過程。甚麼時候打?怎麼打?它還是有很多的餘地的。因為它把香港的自由空間給打死,有一部份人是不高興的,就是香港的精英階層,和共產黨的權貴階層,有部份人是不高興的。

就像當年,他把上海從一個東方之珠,一個金融中心,給你弄成一個共產黨治下的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五十年代,它也是要花很多時間去解決上層的問題的,開始要欺騙,然後贖買,公私合營,一步步地來,對吧。在香港同樣的。有一些中共的觀念是不會變的。這些觀念改不掉,就會讓它去做那種非常顢頇的,最後可能被歷史證明是極端錯誤的事情。

中共往往在一些具體步驟上,它非常地靈活和理性計算,做得非常精細。但最終,我認為它會犯很大的歷史錯誤。它認為可以打碎一個上海,重建一個上海,用半個世紀,打碎一個中國大陸的北京,再用三十年再重建這種繁榮。這次,我覺得世界恐怕不會給它這種機會。它認為可以走下去,但實際上它走不下去。

「打碎」是依照共黨思維 「重建」要靠美國扶持

石山說:中國共產黨70年的歷史,前面一半就是把所有東西都打碎了,後面一半就是再重新慢慢建。說簡單一點,就是在美國人認可、幫助,在和美國的默契下重建的。例如上海,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加入世界,進入世貿,跟美國人有這麼大的貿易順差,上海不可能重建。包括後來中國經濟的增長,也是在這個開放和在美國主導的這個格局之下,去投身進去,完全是在這樣一個包容之下才能做得到。

其實別的國家,不管是古巴也好,委內瑞拉也好,包括很多國家情況都是這樣。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只要你跟美國搞好關係,基本上這個國家日子可以過好一點,如果你跟他敵對,日子就會比較難受。甚至強大到像蘇聯這樣的,都是不行。現在中國共產黨不信這個邪,就要跟你幹一次。現在我覺得有點像文革當中的那批紅衛兵,絕對不怕,要鬥爭到底,一定要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