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突然在兩會期間強推「港版國安法」,加上「國歌法」在立法會通過二讀,警察的瘋狂搜查、拘捕行動,散播白色恐怖, 近期中共大力度、不惜一切打壓港人,令港人心情很灰之際,時評頻道出現驚喜;袁爸爸袁弓夷正式開咪!1分鐘快知識,袁爸爸乃袁彌明的爸爸。

港實際的形勢是非常有利

袁弓夷是香港美國電子工業實業家,曾住美、中兩地,對兩地情況都熟悉,對於最近港人的心情都很灰,他卻覺得很有希望:「共產黨沒法理,沒法律的,他們不是社會主義,他們是黑社會主義;他們所有的都是黑道來的,現在實際的形勢是非常有利的,是一個完美的故事!」

他很同情和佩服香港年輕人,他分析去年美國和今年的國情不一樣;今年因為疫情讓整個世界局勢發生巨大變化。「中共肺炎已經奪去9萬美國人的性命,變成血海深仇,不將報復,都要採取行動了;美國開始佈陣,前三、四個禮拜,在軍營裏開聯合總參會議,在南海、東海、台海佈局,如果大陸有突擊,他們馬上會還擊。香港已經立法,美國可以有大動作,加上美國要大選了,如果特朗普不下重拳的話,選情就好有問題了。」

特朗普曾說要對付中共

袁弓夷提到特朗普在十幾年前就出書,並說過要對付中共,那時他覺得中共在生意上經常耍小聰明欺負美國,所以特朗普上台就搞貿易戰,當時只是要公平貿易,還沒有仇恨,「跟習近平有一個好朋友關係,是因為想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畢竟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

袁弓夷認為,中共病毒肆虐對美國來講,是一場欺詐,「1月份習近平還說不會人傳人,可以控制,相當於流行病。特朗普信了,沒有防備,所以這招很毒。」

特朗普實行傳統文化

「美國就是香港人的盟友來對付中共的,」袁弓夷說,「特朗普和其他總統不一樣,他是實行傳統文化的,他開會前要先祈禱,不喝酒也不喝咖啡,他身體好是因為他有好的習慣,他一生就是想搞好美國,美國很多政黨和大公司都被中共滲透,特朗普完全看的清楚。」

現在香港人很多移民去了,但袁弓夷則認為「現在是一個黃金的機會」。

「港版國安法」出台,袁弓夷認為,美國會分階段出招,「因為美國有85,000個商戶在港,他們如果要撤的話,也要有時間給他們準備徹走。今年開始美國政府出機票,有8萬人撤回美國,回美國還要隔離。」

沒收共官海外財產

袁弓夷提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他是CIA的頭,他見總統之前,會準備好所有的方案 。他說,中共的貪官、紅二代、官二代在海外的財產,所有的資料全部都在他手上,到最後真的沒辦法了,蓬會凍結這些人的資金。這些人就會給習近平壓力,江澤民的財產在美國已經過萬億了,王岐山也不得了。而且不只在美國,在瑞士也有。如果幫中共,銀行也要受制裁。最後的辦法就是取消香港的最惠國待遇。

以前已經有方案了,蓬佩奧現在準備細節,所以被中共叫做第一頭號敵人,他是這次對付中共的將軍。「美國的作法就是很多方案包圍中共,只要動就會死。」袁弓夷說。

不要做無謂犧牲

袁弓夷認為,如果制裁香港,香港的股市也會停一段時間。最起碼一年,大家一起攬炒,要有玉石俱焚的準備。「為了年青人,為了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這個犧牲要有的。」他建議,「我們香港人需要犧牲,但不要做無謂的犧牲,要大聲把我們的狀況,講給全世界的人聽。」

袁弓夷表示,中共政治局的人,沒在美國住過,不懂英文,不懂法律,怎麼知道美國人對生命的價值觀,「他們錯誤評估美國,中共說,他們的疫苗差不多準備好了,還以為可以跟美國討價還價貿易協議」。

現在是對付中共最好時機

中共經濟一塌糊塗,收起中國人的護照,「怕你出國用錢,香港和澳門的自由行的人沒有了,現在是中共這麼多年以來最弱的時候;而現在是美國和其他國家對中共最仇恨的時候。現在對付中共是最好的時機。」他分析說。

袁弓夷說,對付中共一定要在90天搞掂,「因為11月大選,要讓中共在結構上改變,就不叫中共了,如果要成功就要趁現在,因為現在各個都針對中共,現在可以在金融,資本,通訊很多方案制裁中共。」

他認為,現在是美國人出手的時候,「他們出手比我們有力量,對中共來說。但我們要保持著我們的情緒和精神,現在不用怕,現在我們是和美國同盟對付中共。我們就是要贏!中共就是納粹。」

他建議港人把錢換成美金,不要放香港,最好放國外。「大陸在香港借了很多錢,去年匯豐銀行有高層辭職,就是因為有大量的資金收不回來……」(待續) 

           *****

袁彌明個人檔案

袁彌明生活百貨創辦人,曾參與電影及電視幕前演出。曾經擔任香港政黨人民力量主席、人民力量執委會委員、電訊盈科見習經理、時事評論員、節目主持、作家、藝員、模特等,父親是袁弓夷。

袁弓夷個人檔案

香港美國電子工業實業家,因在香港、美國創有多家電子企業而知名。

袁弓夷在美國住了20幾年,包括讀書做生意;在北京和上海各住了10年,其餘30年就在香港和日本住;所以對美國的生活非常熟,跟美國的政界和商界基金的人非常熟悉,對當今的政治形式也非常了解,美國對中共的態度,對香港的態度和北京對香港的態度都非常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