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爸爸袁弓夷正式開咪!袁弓夷對中美和香港形勢的直白分析,對觀眾是一道難得的清新空氣。不過,在近期中共有意製造的紅色恐怖氛圍中,有觀眾留言說,很擔心袁爸爸會不會有自身危險。袁弓夷的回應仍然是一道清新空氣,提醒大家要守住的是什麼。

袁弓夷說,自己今年72歲,6個子女4個在香港,他們的前途非常重要。如果他再不發聲,若共產黨接管了香港,真的一國一制的話,就是逼著他的子女也要離開。

若香港真是你家 就站出來

一開始知道香港主權要移交,大部份香港人都考慮移民。20多年來,香港人一直在守著香港的核心價值,尤其是過去大半年的抗爭,大部份香港人展現出的是對香港的熱愛,不知不覺中,香港真的是屬於香港人的家。 「如果我們個個都怕死,又怕疼、又怕死、又怕丟錢,個個都不敢講,那就移民算了。但如果你沒想移民,如果香港真的是你的家,那就站出來吧。」袁弓夷說。

他說,自己很多同學都是「藍絲」,而且藍的不得了,真是莫名其妙。他的同學中有一半是上海人,「上海人當然是被(共產黨)剝奪得乾乾淨淨才來香港的,但他們完全沒有仇恨,搞到我莫名其妙。他們怕見到我,不想和我在一起,像見到瘟疫一般。」

他又解釋為什麼革命通常在南方發生:「上海人出了名膽小。當年日本人佔領上海,共產黨佔領上海,上海人都是投降派。江浙人是不夠膽量的,所以很少有軍人。蔣介石帶著浙江兵就打不贏人家。真有膽量的是廣東人、湖南人、廣西人。這些人能打仗,所以革命一定是從那裏開始。」

「你看看香港有些人多聽話,像剛剛去世的李鵬飛,他們其實是北方人。北方人基本上都是建制派。沒有革命格,我也不怪他們。為什麼我現在上來網絡上做節目呢,最起碼留有個紀錄,不用自己寫回憶錄。這個紀錄最好,任何人按一下就可以看,以後的後人有興趣就可以看。」他繼續說。

袁彌明的祖母是傳道的,卻因此坐牢20年。「這是遺傳。我母親的祖父參加過『百日維新』。我母親的精神就是從祖父那裏來的,……,很獨立。北方人很少這種人。」袁弓夷說。

網民擔心他的直白言論會引來麻煩和不利,他謝謝網民的關心,「我很感謝你們,但如果我再沈默的話,那有什麼意義呢?一個人一定要做點比較正義的事,在這個情況下,我們應該做點事。」

袁彌明接老爸的話說,「年輕一代人對分析共產黨沒興趣。但香港今天的形勢,如果缺少了對共產黨的了解,在抗爭方面是會有缺失的。」

特朗普只有兩條路

有網民問,美國出手,大陸有沒有報仇的招數?

袁弓夷回答說,特朗普只有兩條路。短期內如果不能速戰速決的話,就是一刀兩斷。他說自己跟大陸人做生意,每次都輸,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因為他從一開始,就不是想著和你一起去賺錢,他是想謀算你。他的出發點是:你有錢,我沒錢,他就盯著你那筆錢。」

他續說,「應該是你我合作,去賺外面的錢,他不是這樣想的。謀你的錢容易,賺外面的錢多不容易啊,要競爭。謀你的錢多容易啊,搞定你就行了,趁你不在時,拿了你的不就行了。所以大陸的生意是無法做的。」

袁弓夷是改革開放後,屬第一批進去大陸設廠的商人。「我和習近平的父親,當時廣東第一書記習仲勳,我是和他打交道的,和楊尚昆打交道的,包括江澤民。」他說。

一開始做手錶廠,後來建高爾夫球場,還曾和日本三洋合作開廠,僱用6萬工人。但袁弓夷說和大陸做生意從來沒賺過錢,「因為我不夠他們本事。它不是做生意,它是謀財害命。哪裏是在做生意呀。」

反而和泰國同學和辦廠的朋友合作的高爾夫項目,後來在香港退股時,賺了錢,「但不是在大陸賺的」,袁弓夷強調,退股是在香港。

讓香港來起領導作用

節目結束前,袁弓夷鼓勵港人說,「大家不用怕。你們現在有全世界最有能力的人,最強大的國家,來支持你們。而且,我告訴你他心裏想的是甚麼。他想的是,將來大陸變成自由世界以後,讓香港來起領導作用;因為大陸樣樣都需要學,沒有一樣行,連整個制度都是假的。」

他又說,香港的制度,雖然現在被破壞了很多,是能行的。「大陸的全都是靠偷的。可惜香港被789(梁振英)搞壞了ICAC。其實大陸本來對香港的整套制度,廉政公署、警察等等,是非常佩服的。現在被這幫人破壞殆盡了,真離譜。……所以不要氣餒,將來的新中國,是要靠香港人的。」

 

袁彌明個人檔案

袁彌明生活百貨創辦人,曾參與電影及電視幕前演出。曾經擔任香港政黨人民力量主席、人民力量執委會委員、電訊盈科見習經理、時事評論員、節目主持、作家、藝員、模特等,父親是袁弓夷。

袁弓夷個人檔案

香港美國電子工業實業家,因在香港、美國創有多家電子企業而知名。
袁弓夷在美國住了20幾年包括讀書做生意,在北京和上海各住了10年,其餘30年就在香港和日本住;所以對美國的生活非常熟,跟美國的政界和商界基金的人非常熟悉,對當今的政治形勢也非常了解,美國對中共的態度,對香港的態度和北京對香港的態度都非常了解。@(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