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欲強推「港版國安法」,不但引發多國政要齊聲譴責,很多主流媒體也空前關注,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等主流媒體都紛紛發表評論,批評中共再一次公然挑釁,試探自由世界的反應。

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24日在英國《金融時報》發文,抨擊中共背叛香港人民,並呼籲英國確保「中國大陸欲在香港推動『港版國安法』一事,會出現在6月份舉行的七國集團(G7)會議議程上」。

此前,他與英國前外交大臣聶韋敬(Malcolm Rifkind)發起的一份聯署聲明說,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是對香港的權利和自由的「全面攻擊」,令人「無法容忍」。

來自全球23個國家的近200位資深外交和政界人士,都參與了這個聯署,其中包括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主席魯比奧(Marco Rubio)等17位美國國會議員、52位英國上下兩院議員,另外還有一百多名來自歐洲多國、亞洲和澳洲、紐西蘭等國的政界人士。

美國方面,除了總統特朗普表示會「非常強烈地回應」、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也「強烈敦促北京重新考慮這一災難性的提案」之外,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更明確警告中共,如果強推這個法案,美國就將對其實施制裁。

德國《世界報》:香港年輕人在為我們而戰

深受德國納粹二戰之痛的德國民眾,把中共的專制擴張與二戰時納粹威脅人類安全與和平相提並論。據德國之聲5月25日報道,德國《世界報》網絡版發表了題為《香港不關我們的事嗎?香港就是西柏林!》的編輯評論文章,指出「中國(中共)對自由造成的威脅,比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帶來的問題更嚴重——因為病毒遲早會被我們戰勝,但是北京對權力的追求,卻始終是一種危險」。

文章表示:「獨裁和專制總是試圖使用暴力的方式將越來越多的人歸於自己的管控之下。世界歷史就向我們展示了這一點:能夠阻止獨裁專制的不是綏靖主義,而是堅定不移的鐵腕。」

文章以1938年希特拉吞併當時的捷克斯洛伐克為例,表示「歐洲人犧牲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怯懦而自欺欺人地期待自己能免受納粹德國的侵略」。

作者呼籲:「香港年輕的抗爭者們是在為我們而戰,他們捍衛的是勇敢的人們在戰爭之後送給德國的自由。誰現在不清晰地表達立場,就是在出賣這一遺產。」

CNN:美國必須強硬回應

香港危機在美國朝野都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就連此前很少討論和批評中共隱瞞疫情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罕見地在24日和25日兩天連續發表了兩篇評論文章。第一篇評論表示,一旦「港版國安法」通過,將成為中共在港推行其它專制法規的大門,「香港自治的幻想如今正式破滅了」。

而美國國家安全會議前成員維諾格拉德(Samantha Vinograd)在25日發表的另一篇文章中表示,如果特朗普總統不對中共採取實質行動,來回應中共對香港採取的行動,將會衝擊美國的核心價值。

維諾格拉德認為,儘管美國對中共採取行動,可能會讓已經受大瘟疫傷害的全球經濟進一步下滑;但如果不強硬回應,就等於給中共發出一個信號:可以無需為其行為負責、可以「沒有後果」。文章呼籲,特朗普政府應該聯合歐洲與世界各國,要中共為破壞香港自治付出代價。

《紐約時報》:警告已經遠遠不夠

《紐約時報》則在5月25日發表了兩篇有關「港版國安法」的文章。其中一篇援引牛津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拉納米特(Rana Mitter)的話說,中共已經「不再為自己的獨裁愧疚」;中共收緊對香港的控制只是習近平一直在追求的所謂「偉大復興」的開始。

文章說,中共「繞過香港自己的立法程序、將新的國家安全法強加於香港的決定,顯示了一個不再擔心國際譴責、不受約束的中國(中共)會怎樣做」,在這種情況下,「警告已經遠遠不夠」。

除此之外,中共在每年呼籲與民主台灣統一的說辭中刻意去掉了「和平」一詞,同時「中共軍隊還與印度軍隊在兩國有爭議的喜馬拉雅山邊界再次對峙」。

文章引述聖母大學政治學者許田波(Victoria Hui)的話說,「國際社會經常對中共逐漸控制香港表示反對,但並未施行過真正的懲罰措施。」

他說,2014年香港抗議活動即「雨傘運動」就是這樣的情況,國際社會對近年來香港發生的最令人震驚的侵犯基本人權的事件也是如此,包括法外綁架、警方過度使用武力,以及一周前逮捕民主領袖的事件等等。

「北京是在賭外國政府只敢繼續發聲,而不敢採取行動。」許田波說,「國際上的阻力太弱了。」

加拿大《環球郵報》:中共害怕失去控制

加拿大主流報紙《環球郵報》在5月24日發表社論表示,「中國共產黨沒有欺騙任何人——它的意圖很明確:就是要致命地侵蝕『一國兩制』;這一直是中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目標。」

文章說,由於民主派在去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中大勝,令中共非常恐懼,因為這可能導致今年秋天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北京操控的人或親北京者失去大多數席位。

「對於習近平政權來說,失去控制是一個可怕的前景。北京希望香港能夠像大陸任何一個城市一樣遵守(中共的)法規;而這種法規是通過武力和恐懼來強制執行的。」

文章最後說,「北京再次迫使民主世界站起來捍衛香港,並要求中國(中共)信守諾言。如去年所示,現在作出反擊還為時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