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人大發佈的《港版國安法》草案,遭到23國和香港政要強烈反對。香港未來經濟面臨巨大危機。

5月24日,23國198位政要,包括前港督彭定康,簽署並發表了一份措辭強烈的聲明,認為《港版國安法》草案是對香港的權利和自由的「全面攻擊」,不能容忍 。5月22日,香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此舉終結了一國兩制,比逃犯條例(修訂)惡毒100倍。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副主席、美國防部前代理助理國防部長弗蘭克‧蓋夫尼(Frank Gaffney)5月22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說,「如果(中共)真的鎮壓,他們將失去長期享有的特惠待遇。」 

弗蘭克還表示,《國安法》的通過將促使美國強力阻止中共在美國的股市和債市募資,「這將只會進一步推動我們在美國資本市場採取行動,阻止中國共產黨繼續從美國投資者這裡募資。」

前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表示,「中國改革開放後,外國的大量資金和物資援助都通過香港轉入中國。 」香港失去特惠待遇後,「必然會造成中國以後在世界市場、金融體系中(孤立)」,「可能跟全球化的經濟體系脫鉤。」

投資者由於擔心香港政經動盪,大舉拋售港股。5月22日,恒生指數暴跌1,349.89點,超過5.56%。

一家歐洲私人銀行的高級銀行家向路透社表示,「有些情況下,客戶有些惰性,希望去年的狀況能夠過去,現在他們將加快降低財富集中在當地(香港)的風險。」

為甚麼中共不顧香港經濟孤注一擲?

作為中共高官的洗錢地,香港的未來與很多紅二代的資產密切相關。《港版國安法》將使香港錢財流失、金融中心不再、人才外流。中共為何願意冒這樣大的風險?

台灣國政研究協會諮委董立文認為,或許中共已考慮過後果,但也只能做此選擇。如果反送中運動無法有效解決,中共內部將面臨巨大的政治危機,「所以寧願犧牲這重要的小金庫,也要保持中國共產黨的生存,中共就是政治優先。」

董立文直言,未來中美貿易戰,香港問題將會是下一個戰場。鑒於美企撤出香港需要一段時間,美國在那之後才會動用《香港民主人權法案》,取消香港關稅自由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