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中國文化搞統戰,已被世界各國看清,多國孔子學院被關閉就是顯著例子。今年高中文憑試(DSE)歷史科一條試題要求考生評述是否認同「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說法,被教育局及中共官媒批為傷害國民感情及尊嚴,引起軒然大波。

曾任中文大學哲學系主任的張燦輝教授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欄目專訪時,表達對中共意圖以洗腦取代香港教育的憤怒與悲哀。他指出中共將自己偽裝成「中國」,動輒代表「所有中華兒女」,其實專門摧毀中國文化。他也勉勵知識界以先賢為榜樣,擔起自己的責任。

採訪內容如下:

教育目標是獨立思考 當權者不願民眾明辨是非

記者:最近考評局歷史學科的考卷受到很大的爭議,怎麼看?

張燦輝:我看到、聽到這兩天發生的事,覺得真是很悲哀,一方面也憤怒。歷史科出現問題之後,我們很多位朋友,比如教協寫了很多文章,講題目的內涵,講1900年到1945年,日本和中國的關係等等,是否利多於弊等等。隨著很多反、正的東西,其實毛澤東也講了很多正面的東西。但這問題不在這裏,如果作為一個理性學術上討論的時候,你講出的這些問題,基本上是錯誤的,或者說有很多是另一種看法的。

我們一直講教育的目標、宗旨,是希望學生懂得獨立思考,其實這是整個中學通識教育裏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宗旨,能夠懂得分析,懂得從一切資料裏,去處理、去分析,然後做一個獨立的評估等等。

以明辨是非,理解真假是教育的良好意願,也是我們一直在辦教育時的希望。當權者不希望我們明辨是非。而是要知道甚麼叫做善,甚麼叫做惡,知道甚麼叫做真,甚麼叫做假,而真和善是早已預定的。也就是說,他們考試裏的問題,全部是不相關的,irrelevant沒有關係的。他覺得,如果你講的東西不符合他說的,他不相信的東西,就說是錯的。

我很多朋友提到,現在的程度,就好像奧維爾的小說《一九八四》裏說的,當溫斯頓被別人,即拷問者,遞4隻手指出來問他,「幾隻手指?」他說:「4隻」,電他;「說5隻」,電他。那你說是甚麼?不是說甚麼就是甚麼,是聽我的話。給4隻手指時,我說5隻,你就要說5隻;說6隻,你就說6隻。也就是說,真相不是我們要思考、反省得到的,真相是預先給的。

林鄭在監警會的報告,後面寫著「香港真相」。我沒見過這麼大的一個諷刺,她說香港真相,她正在講的是香港假相。

中大通識教育遭污衊 政府講假話充當絕對威權

記者:這次考評局的爭議,引發打壓學術自由的憂慮。其實,打壓學術自由不是今天開始的。中大早前也有些爭議?

張燦輝:上個月有人發現,中文大學的通識教育科講的歷史,「中國文化要義」中的一條題目,是用一個警長講的話,然後叫同學用法家的思想去批評。被拿出來講,說我們的題目中有仇警意識。但其實可以看到,在4月17日,《大公報》一開始就說,美國在中文大學是以中美中心操縱中文大學的通識教育,說是荼毒學生,為害極大。

我聽到這句話,這當然是睜大眼睛說假話,早前我們香港政府裏的官員,睜大眼睛說假話。他提出的是甚麼呢?就是2012年在浸會大學裏有一個研究,是關於香港教育,叫做香港藍皮書。裏面有一章講到,他說中文大學在過去這麼多年的通識改革裏,是美國人滲入了中文大學裏,操縱我們的課程設計等等。那時剛好我退休一年了,加上我在中文大學的通識教育裏,處理了很多年,我知道這當然是講假話。我記得我們是向當局反映,強烈抗議。使得浸會大學裏設立一個特別調查委員會,證明他們這個主持人,就是負責調查的人是講假話,是錯誤的,並向我們道歉了。那這件事完全是錯的,是完全沒有任何證據的,居然還可以拿出來講。

我想這些東西,他們存著,有一天就慢慢開始向我們開刀。從現在看到的香港的情況,看到監警會,看到我們的考試科,看到612「暴動」的問題,看他怎麼去DQ(取消資格)郭榮鏗。就是說,在法律界,在整個司法問題,在我們的教育問題,我們相信、還以為一些是公義的,希望通過監警會,希望有對於我們在過去一年裏,這麼多的事件裏,有一點點的方向感,就是我們重新要調查。但他們說,這些全都是對的。有甚麼好說呢?當然,沒得講的地方,因為我們看到的強權世界就是這樣,他抓著權力,他們有槍,他們有他們的絕對威權,就告訴我們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甚麼。那我們有甚麼好說的呢?

當然,這樣的情況下,是否我們完全就甘心跪下呢?要臣服呢?如果一些東西,說自己講真相,其實是講假話,如果她覺得這樣做根本沒問題的話,其實有很多問題。

現在,實際上我們的教育荼毒了我們無數的青年,但為甚麼這些青年人在過去一年裏這樣出來呢?大學生、中學生,我們見到的朋友中,有他們的家長,和他們的子弟一樣,他們對當前政府的不滿,那種憤怒,那種悲哀,這些難道是1、2個人,一些「暴徒」所為的嗎?這些人說我們抗議者是蟑螂的話,其實他是自己說自己而已。他們說我們是冇厴雞籠(自把自為),這些無德的言語,其實是在說他們自己。

大學教育成大生意 政府白色恐怖控制學者

記者:大學生在抗爭第一線,但學術界,夠膽量出來說話的學者,似乎不算太多。最近「再出發」聯盟邀請了11個大學的校長,10都在其中,有甚麼感受?香港的學者扮演一個甚麼角色呢?

張燦輝:我不是在這裏要譴責我的同事或朋友,有些人說,我在這裏說這些事,是因為我已經退了休,不擔心有甚麼後遺症,不需要考慮升職的事。這個說法是很容易理解,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負擔擔當,但我覺得這不是個理由。

現在看到大學很悲哀,大學教育成為一個大的生意,知識成為一種買賣的商品,老師就是大學雇的一個夥計,去教知識給那些學生、那些「顧客」。用這個模式來看,我只是覺得,如果你是一個好的學者,比如在大學裏,只要知道你教學時,評核是挺好,每年出版一兩篇學術論文,做一下研究,就夠了。一切關心文化問題、香港問題,是不需要的,還有關心學生,都不是你的職責所在。但是如果你要關心學生,關心我們在這個地區,關心我們這個事業,我們還有很多是香港的人,香港出生的朋友,在大學裏教書的話,他們是應該有種責任,對我們這個城市、這個地方有態度。他們不講,我覺得他們是這種看法,比如我認識的朋友裏,其實不是不講,不是不想講出來,就是白色恐怖的怕。白色恐怖裏,當然表面上用升職的理由,用打壓的理由等多方面去(打壓的),升職、續任,他們很多都用不同的方式去打壓。

我在中文大學教書幾十年,做教授,學生等等的經歷裏,我沒經歷過,但我仍然覺得中文大學和其它大學都仍然很尊重學術自由,直至我離開時候都是。我的同事對我說:「張燦輝你不要那麼天真,大學裏有沒有職業教授在監察著我們呢?」他覺得是有的,只是不知道而已。他這樣講的時侯,其實我也知道,我不是那麼笨,難道我看不到嗎?我們是沒證據,就是這麼回事。他沒出來,他沒出來是因為他現在不會撕破臉出來告訴你聽,我想現在慢慢出現,我們的悲哀或者我們的恐懼等這些自然會出現。

孫中山講民生民族民權 香港講順民移民暴民

張燦輝:孫中山講三民主義,民生、民族、民權。但我們現在聽到的、經常說香港「三民主義」,是順民、移民、暴民。我有朋友講,移民,我走不了;順民,我不願做;暴民,又不夠膽量。那怎麼辦呢?

在現在這個情形下,在我們大學的教授,教授級的朋友都一樣,可以做甚麼呢?我想心中有火,就不想做順民,但是不做順民,如何種種延續下去呢?你要做移民,未必是人人都行,因為有很多制肘問題,暴民更加不夠膽。在這樣一個情形裏,很可能看到一個鬱結在心裏面,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我們就無能為力呢?

剛才提到的我們的前輩勞先生、唐先生、牟先生,他們在內戰時,在最艱難時會思考。比如我們佩服的國外的一些學者,美國的一位猶太籍的Hannah Arendt,他在二次大戰時,在戰火連天的年代生活,在考慮問題,或者在危機時,給我們機會,安逸的夢在我們的生活裏消失了,我們更加要面對現在的世界,如何去反省,如何更加給力量,更加肯定我們的責任,我們對學生,對我們自己的學術負責任。

我說過到現在為止,香港不是一個搞革命的地方。我們沒有任何一個領導者,我們沒有一個大台。一方面我們行下一代、自己的路,另一方面講,自己呢?每個人要信的就是自己的良心,和我們學術的標準。

記者:社會的爭議問題,甚至疫情,中共都會挑動種族仇恨,用這個帽子,用民族主義的牌。共產黨和民族主義究竟是甚麼關係呢?樣樣都扣這個帽子。

張燦輝:因為這個帽子是最容易、最便宜、最好用,一講就14億人口,一講就偉大祖國,一講中國有4千年文化,這些我們最大的驕傲,這些驕傲裏,是不是用這些大帽子壓下來時,任何人就因此將黑說成白呢?或者黑不說黑呢?

中國不等於中國共產黨 大陸人敢怒不敢言

記者:關鍵是愛國和愛共產黨要分開。

張燦輝:這個我很早就知道了,如果一個國家等於共產黨的話,那我不要(它)。在中國問題裏,中國等於共產黨,那對我來講我不是中國人。但是中國是更多的。中國共產黨有多少年啊?70年。它會長久下去嗎?在中國2、3千年裏講中國文化發展的時候,我們講廣東話,看唐詩、宋詞,我們看小說,看思想家教我們些甚麼。這些和共產黨有甚麼關係呢?

而且中國共產黨是在毀滅中國文化,大家都知道在文化大革命裏是怎麼摧毀中國文化。後來(共產黨)覺得不行了,就找一些聖人出來塗脂抹粉,像孔子學院,現在變成了一個大笑話。它以為德國有歌德學院,中國有孔子學院。但是德國的歌德學院不是搞統戰的。它(孔子學院)在搞統戰,都被人知道了。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都認同中國是中國文化,而中國不是等於中國共產黨。中國還有中華民國。在我們當前、當今這個世界,還有一個值得我們自豪的民主、自由的一個地方,就是孫中山建立的推翻滿清的,真的就有一個民主國家在70年之後,在革命之後在台灣實現了。那你說哪個是中國呢?

如果你說中國不是共產黨就傷害了民族情感,傷害了14億人的感情,那怎麼辦?那你這麼講我只能說OK,我沒辦法和你去辯駁。但是你真的覺得這14億人口都是這麼想的嗎?這些假大空的話。如果這14億人都是跟我一樣呢!有的人就不敢講,要是敢講那就試一試(全民)公投啊!其實我想大家都知道,官方一些表面上的打壓,和官方後面的人民的想法是很不一樣的。

這麼多年我理解到我國內的朋友裏,大部份都是精神分裂,就是公和私是分開的。就公方面,那就是大陸的那套說辭。其實就是怕,它用的是白色恐怖。但是私下來講,他們知道,這個民怨、民憤甚麼時候會爆發出來,我們不知道。那我比較悲觀了,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但是我知道,歷史會不斷的重複,但它不是這樣的重複。中國歷史不只是過去這50年、70年。看世界歷史也不會只看過去70年,還有二十世紀之後,這麼多歷史裏面的理解。

記者:真相不是某個政權或者某個領導人來界定的。現在是一個講真話的時代,珍言真語》節目鼓勵更多的人,能夠來到我們這個平台講出自己的真心話。

張燦輝:這個真話裏也不一定完全都是真的。但是至少有一個自由的地方,讓我們每個人可以講自己心裏的話,最主要的是可以講人話。不是說有個劇本在這裏讀。其實有很多人是在讀劇本的,我們想講我們想講的事情。如果我們還可以自由的去講的話,那香港在這方面的自由是寶貴的,是值得珍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