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代大部份的《白蛇傳》故事中,都把法海比喻拆散別人家庭的禍首,而把許宣和白娘子比喻成恩愛的夫妻。這樣傳了千年,驀然回首卻發現一切並非如此。《警世通言》中有一篇「白娘子永鎮雷峰塔」詳細記錄了法海、許宣與白蛇的來龍去脈。

話說許宣因自己貪戀美色而與白蛇有染,之後處處遇到麻煩,然後又發現白蛇的真相就是一條蛇,心生恐懼,便求法海解脫。

《警世通言》記載,(摘錄)禪師於袖中取出一個缽盂,遞與許宣道:「你若到家,不可叫婦人得知,悄悄的將此物劈頭一罩,切勿手輕,緊緊的按住,不可心慌,你便回去。」

且說許宣拜謝了禪師回家。只見白娘子正坐在那裏,口內喃喃地罵道:「不知甚人挑撥我丈夫和我做冤家,打聽出來,和他理會!」正是有心等了沒心的,許宣張得他眼慢,背後悄悄地,往白娘子頭上一罩,用盡平生氣力按住。不見了女子之形,隨著缽盂慢慢地按下,不敢手鬆,緊緊地按住。只聽得缽盂內道:「和你數載夫妻,好沒一些兒人情!略放一放!」

許宣正沒了結處,報道:「有一個和尚,說道要收妖怪。」許宣聽得,連忙教李募事請禪師進來。來到裏面,許宣道:「救弟子則個!」不知禪師口裏念的甚麼。念畢,輕輕地揭起缽盂,只見白娘子縮成七八寸長,如傀​​儡人像,雙眸緊閉,做一堆兒,伏在地下。禪師喝道:「是何業畜妖怪,怎敢纏人?可說備細!」白娘子答道:「禪師,我是一條大蟒蛇。因為風雨大作,來到西湖上安身,同青青一處。不想遇著許宣,春心蕩漾,按納不住一時冒犯天條,卻不曾殺生害命。望禪師慈悲則個!」禪師又問:

「青青是何怪?」白娘子道:「青青是西湖內第三橋下潭內千年成氣的青魚。一時遇著,拖牠為伴。牠不曾得一日歡娛,並望禪師憐憫!」

禪師道:「念你千年修煉,免你一死,可現本相!」白娘子不肯。禪師勃然大怒,口中念念有詞,大喝道:「揭諦何在?快與我擒青魚怪來,和白蛇現形,聽吾發落!」

須臾庭前起一陣狂風。風過處,只聞得豁刺一聲響,半空中墜下一個青魚,有一丈多長,向地撥刺地連跳幾跳,縮作尺餘長一個小青魚。看那白娘子時,也復了原形,變了三尺長一條白蛇,兀自昂頭看著許宣。禪師將二物置於缽​​盂之內,扯下相衫一幅,封了缽盂口。拿到雷峰寺前,將缽盂放在地下,令人搬磚運石,砌成一塔。後來許宣化緣,砌成了七層寶塔,千年萬載,白蛇和青魚不能出世。見《警世通言》。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發現是許宣要求法海除妖,又是親自扣住白蛇。與以前的故事情節大相徑庭。哪一個是真的?我寧願相信這一個。原來這麼多年來,我們冤枉了法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