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共政權以「一帶一路」把經濟作為先導,逐漸控制沿線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命脈之時,北京又提出打造「健康絲綢之路」,為「一帶一路」護航,用中共政權的話說是「夯實了安全和民意基礎」。過程中,中共也把其共產主義病毒沿路擴散。

衛生合作為「一帶一路」護航

早在2015年,當時的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衛健委的前身)就發佈了一個推進「一帶一路」的衛生交流合作三年實施方案(2015-2017)。後來習近平提出「健康絲綢之路」的說法,當局也就把這個衛生合作實施方案納入了「一帶一路」。

健康絲路一開始就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的背書。2017年1月,中方與世衛簽署了「一帶一路」衛生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中共計生委稱這份備忘錄「具有里程碑意義」。

按照中共計生委2017年5月的說法,「一帶一路」衛生合作是以雙邊或多邊方式,服務於六大經濟走廊和沿線支點國家。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增進雙邊衛生合作。整體而言,「一帶一路」衛生合作戰略佈局初步形成。

具體做法上,除了高級別衛生合作論壇等以外,還與沿線國家合作,實施一些易於看到成效的衛生項目,比如派遣醫療隊到沿線國家提供免費手術、在中國為沿線國家舉辦衛生領域的培訓、為沿線國家培訓公共衛生管理和疾控人員、在一些沿線國建設醫院或醫療中心等。中共衛生委稱,這些合作「增強了沿線國家的獲得感,」衛生合作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起到了支撐與促進作用。

可以說,「一帶一路」衛生合作在中共推動全球擴張中起到了潤滑劑的作用,既更容易迷惑西方國家,又試圖緩衝一些沿線國家對本國資源被「一帶一路」掠奪,甚至波及主權的不滿和抗議。就好比中共在國內用謊言當作潤滑劑,掩蓋其暴力統治的實質一樣。

中共政府網站2019年9月一篇文宣稿中稱,在2017年5月「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會後,中方與相關國家簽署了56個推動衛生健康合作的協議,初步建立起 「一帶一路」公共衛生網絡,打造健康絲路。

中共病毒尋共產黨蹤跡而來

在《九評》編輯部所著《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八章)中說,「中共真正的野心是以經濟為先導,逐漸控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命脈,把它們變成中共的勢力範圍甚至是殖民地,成為中共全球佈局上的棋子。作為副產品,『一帶一路』向周邊國家輸出腐敗、債務、邪惡和專制,把共產主義病毒擴散至全球。」

當今針對共產黨而來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從中國武漢爆發,至今(5月16日),全球已有188個國家染疾,至少31.2萬人死亡。但出現中共病毒的國家,疫情嚴重程度不一,越是幫過中共政權、越是助力「一帶一路」擴張的國家,疫情越重。就從「一帶一路」衛生合作、健康絲路的合作,對比疫情的程度,也可看到中共病毒的針對性。

法國荷蘭助力健康絲路

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健康絲路也得到一些西方發達國家的支持。北京當局也曾搞過一些容易得到西方國家認同的健康項目,比如舉辦兒童營養健康發展研討會。

2017年12月12日,中共政權在北京舉行了「一帶一路」兒童營養與可持續發展研討會。根據中國衛鍵委網上資料,法國、荷蘭和埃塞俄比亞等國政府和企業代表等五十多人參加了研討會。文章把與會的兩個西方發達國家法國和荷蘭列在了最前面。

文章還說,會議把「共同面對和解決兒童營養問題作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切入點」。即是說,研討會討論的是如何幫助發展中國家兒童的健康成長,但實質上是要利用這個話題和機會,推動中共的全球野心。

法國、荷蘭沒能夠認清中共政權的真實企圖,兩國政府派代表參加,為中共捧場站台。

當中共病毒從中國傳播到全球之時,就像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一樣,病毒自然也找到了親共的國家、城市、組織或個人,特別是這些出力幫中共政權的經濟發達國家。在各國感染中共病毒疫情的統計中,法國、荷蘭都很嚴重,死亡率都超過10%。截止到5月16日,法國的中共病毒確診患者有17.9萬人,死亡2.7萬人,死亡率高達15.33%。荷蘭確診4.3萬人,死亡5,670人,死亡率達到12.92%。當然,這兩國與中共政權的合作不只是健康絲路。

非洲國家染疫情況對比

與中共展開健康絲路合作的國家中,絕大多數是亞非拉國家,非洲國家最多。中共病毒隨著中共的蹤跡入侵非洲國家。

就確診中共病毒病例數量前三個的非洲國家來看,截至5月16日,南非確診人數為1.44萬例,埃及1.17萬例,摩洛哥6741例。摩洛哥運輸與水利部大臣阿卜杜勒卡德爾⋅阿馬拉(Abdelkader Amara)染疾。5月12日,一名埃及女議員確診。

自中共打造健康絲綢之路以來,這三個國家都是積極的參與者。2017年5月,絲綢之路傳統醫藥研究中心就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成立,摩洛哥現任首相薩阿德丁·奧斯曼尼本人是該中心的發起人之一。2018年8月中非衛生合作高級別會議在國家會議中心舉,摩洛哥、南非、埃及均派出代表參加。2019年8月,中阿衛生合作論壇在北京舉行,摩洛哥衛生大臣阿納斯·杜卡利為論壇塗脂抹粉。

與疫情嚴重的南非相比,比鄰南非的史瓦帝尼,人口109萬,確診人數僅202例,死亡2人。在非洲54個國家中,史瓦帝尼是唯一一個未與中共建交的國家。儘管中共政權不斷施壓,2019年初,史瓦帝尼政府發言人對媒體表示:「史瓦帝尼不想服膺於金錢外交」,史瓦帝尼王室不認同中共的價值觀也是其主要原因。在2018年聯合國大會與2019年世界衛生大會上,都可以看到史瓦帝尼積極為中華民國發聲。

一些沿線國家漸醒轉舵

中共打造一帶一路所帶來的債務危機讓不少沿線國家漸漸清醒。在非洲的坦桑尼亞,中方曾計劃投資建造巴加莫約港口(Bagamoyo Port),因涉及主權問題,坦桑尼亞新總統約翰·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無限期中止了該計劃。馬古富利選擇與中共切割,這一明智之舉,使這個擁有5632萬人口的貧窮國度沒有大規模爆發中共病毒疫情,截至5月16日,確診病例509人,死亡21人。

塞拉利昂於2018年決定取消3億美元的馬馬赫國際機場(Mamamah International Airport)工程,該工程通過中方提供貸款,並由中國公司負責建造。但塞拉利昂表示「經濟上不值得進行這項工程」。 自中共病毒在全球爆發,擁有765萬人口的塞拉利昂疫情相對較輕,到5月16日總確診447人,死亡29人。

中亞國家吉爾吉斯一項近3億美元的中共投資項目2020年2月17日宣佈告吹。這個計劃在吉爾吉斯偏遠山區建造貿易和物流中心的項目遭到當地居民的強烈抗議。民眾用行動抵抗中共掠奪,有著632萬人口的吉爾吉斯,中共病毒疫情也較輕,到5月16日,共確診1117人,死亡14人。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說:「中共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它為了毀滅人類而來。」所以,抵制「一帶一路」,拒絕中共,清除中共因素,那麼,中共病毒將會遠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