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寫的都是他的親身經歷。當他寫最後一本書《 1984》時,這是他已經看到的最終預言。

他對政府將變得無所不能,無所不知和無所不在的警告得到了西方許多國家的重視。這並不是說政府沒有太多的權力,沒有侵犯我們的私隱,也沒有變得太龐大。沒錯,大多數熱愛自由的西方人都對此保持警惕。

政府部門,第四產業(媒體)和國家主權(人民)三者不斷地相互制約平衡,人民在監督奧威爾所謂「老大哥」的威脅論起了一定作用。

奧威爾沒有預見到或可能根本沒想到的是,人民卻成為自身最大的威脅,這種威脅正通過美國私營企業的蓬勃發展而得以實現。

Facebook、Twitter 和YouTube,這些是美國人進行社交溝通的平台。過去在朋友圈或給編輯寫信,我們以為我們的聲音只能被簡化,但現在我們發現所有人都有了一個平台。美國人總是以自己的見解為榮。雖然這些見解有時會出錯,偏頗更是常見。但這是我們自己的意見。

最終,美國第一修正案賦予的保證個人言論自由,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與這一法案保護的新聞自由相抗衡。

很久以來,這些公司被認為是公共論壇。人們可以寫下和記錄他們想說的話,而這些公司不能也不會被追究責任。這為人們提供了更高層次的言論自由,只要這些私營企業仍受保護。

我們都對這樣的安排感到滿意。

然而,那段時間已成為過去。社交媒體巨頭們慢慢地開始徵選和審查言論,特別針對保守派的觀點。自由派人士若認為審核不會輪到他們,那就太天真了。這已是大勢所趨。

這個決定不會落下任何人。這些社交媒體平台已決定審查所有的言論,無論保守或激進,凡是與「被認可的衛生組織發佈的信息」相牴觸的都難與倖免。您手機上的Facebook和Instagram帳戶頂部的標記位置會出現短語。 Twitter也有。 YouTube的首頁頂部也有一個類似的標語—該標籤已顯示超過90億次。

世界衛生組織(WHO)是一個從這次疫情開始就犯錯的衛生組織。它在提供準確信息方面太糟糕,以至於被人們批評它是中共宣傳機器的喉舌。當然,這源由於它的領導人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醫生與中共關係走得太近。

因它發出破壞性的不實信息,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凍結美國對該組織的繼續資助。

美國曾在2019年度向世衛組織捐贈超過了4億美元。美國暫停注資世衛後,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宣佈,他的公司將向世衛組織「提供應足夠多的對中共病毒的免費廣告」。

美國的死亡人數(目前約為67,700),目前仍遠低於帝國學院中共病毒(COVID-19)分析小組預測的220萬。這兩個數據差異巨大。孰對孰錯,要指出這是人為條件假設的一部份,預測情況沒有成真。最近,兩位加州醫生在影片裏介紹他們的測試數據,這個影片在網上迅速竄紅。

YouTube很快刪除了該影片,並指出該影片違反了他們的規定。

令人震驚的是,YouTube首席執行官蘇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在接受CNN採訪時說:「任何違反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事情都將視為違反我們的政策。」

朱克伯格對《早安美國》說,他的公司已執行標識政策,任何組織抗議政府封鎖令的內容都會被標記為 「錯誤的有害信息」。

甚至大紀元記者約書亞·菲利普(Joshua Philipp)深度紀錄片「追蹤中共病毒的起源」在Facebook上也被標記為「虛假信息」。

3月中旬,矽谷技術人員亞倫·吉恩(Aaron Ginn)在網誌網站「Medium」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收集了很多驚人的信息和圖片,標題為「對COVID-19歇斯底里的證據」。

它迅速傳播開來。也許太快了。

華盛頓大學進化生物學教授卡爾·伯格斯特羅姆(Carl Bergstrom)博士對這篇文章頗感興趣,在Twitter對其觀點進行揭批。在他緊鑼密鼓的推文後,隨後這篇文章被「Medium」 撤下線(後來被重新張貼在ZeroHedge上)。

《華爾街日報》的編輯委員會緊接著也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涉及,誰在控制中共病毒的發言權以及平息民間辯論的風險。

奇怪的是,伯格斯特羅姆同樣也是第一個跳出來否定質疑加州醫生數據的領頭人之一, 結果也一樣,下架「Medium」了加州醫生的文章。

伯格斯特羅姆是華盛頓大學公開信息中心的一員,該中心宗旨是「抵抗錯誤戰略信息,促進社會團結,加強民主言論」。但是伯格斯特羅姆最近做的這些事情,肯定與之相悖。他已成為社交媒體巨頭壓制「民主言論」的傀儡。

可悲的是,好心的英雄也難免一失足成為惡棍。

社交媒體已經佔據了我們生活的大部份時間,它已經成為人們交流溝通的主體方式。短信,照片和影片已成為我們和朋友,家人以及世界(所有願意傾聽的人)交流的媒介。

隨著社交媒體巨頭越來越多的轉型為「真理部」,他們的近期審查制度讓大家都覺得突然。但是,要想這是毫無預警的事,未免太過天真。

奧威爾(Orwell)沒預測到社交媒體審查的到來,但今天的每個美國人都應該知道這一點。問題是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作者簡介:

達斯汀·巴斯(Dustin Bass)是「歷史之子」的聯合創始人,這是部與歷史有關的系列影片,在YouTube每周播出。他是前新聞工作者轉型的企業家。他也是個作家。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