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世界衛生組織WHO駐中國的代表高力(Dr.Gauden Galea)接受英國「天空新聞」(SkyNews)報道時,透露了1月23日武漢封城前後,關於中國疫情的一些關鍵信息,為世界各國調查、追責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新證據。他成了世衛組織內部的第一個吹哨人。

幾乎同時,世衛組織中另一位關鍵人物,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也被聚焦。不過,不是因為他也吹哨了,恰恰相反,這位加拿大籍醫生兩次躲避加拿大國會的聽證,被加拿大國會發出傳票,強制要求他到國會作證,再次被媒體聚焦。

世界衛生組織到中國調查的組長之一

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Aylward)被聚焦,不僅因為加拿大國會向他發出傳票,還因為他曾在武漢封城後,於今年2月16日至24日,帶領世衛專家赴中國調查,任調查組組長。調查結束後,2月24日,艾爾沃德在北京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了一句令所有人都震驚的話,「我沒有去過武漢醫院任何『臟區』(Dirty Area)」,引發外界一片嘩然。

外界懷疑,他是否算一個專家,當時武漢疫情非常嚴重,世衛組織好不容易可以去中國調查,卻沒有去武漢醫院的「臟區」,那調查組到底去幹甚麼了?這是他今年第一次被聚焦。

實際上,不必奇怪,看看譚德塞對中共的態度,就應該知道,他會派甚麼樣的人去中國調查。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雖然被稱作世衛組織調查組的組長,卻不是唯一的組長。

世衛組織的網站上,清晰地描述,此次調查,是由25名中外專家組成的WHO中國聯合任務,由WHO的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Aylward)和中方的梁萬年領導。艾爾沃德目前是世界衛生組織的高級顧問,梁萬年是中共「國家衛健委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組長」。

中共媒體的報道,都是先稱「考察組中方組長、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組長梁萬年」,再稱「考察組外方組長、世衛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Aylward)」,儼然是中共在領導調查組。

雖然世衛組織稱是去中國調查,但中共黨媒卻稱是聯合「考察」。

準確地說,即使是調查,也並非世衛組織的獨立調查,而是與中共派出的中方專家組一起,聯合進行調查。調查組25人中,12人是中方專家,說聯合調查,倒不如說中共派出的專家,一對一全程監視。艾爾沃德雖然是WHO的調查組組長,卻無法單獨作出決定,調查組能去甚麼地方調查,能看到甚麼、聽到甚麼,根本沒有自主權。

世衛組織的調查結論

世衛組織的網站上說,調查報告中的調查結果,是根據實地訪問期間收集的信息和數據,並經相關各方同意後得出的。也就是說,調查報告的內容,都經過了中共的全面審查,才被允許公佈。這樣的調查報告,也很難有參考價值。

果然,調查結束後,艾爾沃德回到世界衛生組織總部日內瓦,又召開了記者會,再度讚揚中共,還稱各國應借鑒。

2月25日,譚德塞發表了講話,也專門提到了此次調查,並在WTO網站上,公佈了發言的中文版本。除了再次讚揚中共,譚德塞還說,「聯合專家組報告載有大量其它信息,列明我們仍無答案的問題,並提出了22項建議」,但他仍然認為,「這一病毒是可以控制的」。最後他還說:「我們不應急於宣佈這是一個大流行病。」

譚德塞執意不宣佈「全球大流行」的決定,不知多大程度依據了此次調查的結論,但的確是在調查剛剛結束之後。

艾爾沃德被第二次聚焦

世衛組織網站顯示,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Aylward)目前是世界衛生組織的高級顧問。1985年,他從加拿大紐芬蘭紀念大學(NewMemorialUniversity)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92年開始在世衛組織工作,擔任擴展免疫規劃的醫療官員。1993年到1997年,艾爾沃德赴發展中國家從事國家免疫計劃工作。1997年,他回到世衛組織日內瓦總部,1998年,他被任命為WHO首席協調員,2006年任該部門主任。

譚德塞任命艾爾沃德負責到中國調查,顯然因為他也親近中共。3月29日,艾爾沃德接受香港電台(RTHK)視訊採訪,記者問到,世衛是否可能重新考慮台灣的會籍,艾爾沃德一度裝作沒聽見。記者再次詢問,他卻讓記者問下一個問題。當記者繼續追問同一問題時,視訊突然斷線。重新連線後,記者仍然追問台灣的會籍問題,艾沃德說,「我們已經談過中國了。」

這段影片,一度爆紅網絡,艾爾沃德也被第二次聚焦,很多華人這才剛剛認識了他。艾爾沃德要麼得到了譚德塞的親傳,要麼得到過中共官員的悉心指點,也可能兩者兼有。

艾爾沃德再被聚焦

全球疫情爆發後,加拿大也未能倖免。截止5月3日,加拿大確診57,148人,死亡3,606人。隨著疫情不斷加重,加拿大朝野和媒體開始質問,加拿大為何防疫動作遲緩,為甚麼沒有及早對中國封關、實施旅行限制,加拿大為甚麼一直遵從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4月份,加拿大國會曾兩次安排聽證會,都邀請了艾爾沃德參加,結果他兩次答應,又兩次爽約。

不得已,加拿大國會不再向艾爾沃德發出邀請,而是發出了傳票,強制要求他到國會作證。這在加拿大比較少見,立即引起了媒體的關注。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National Post)報道,國會議員馬特・耶內魯(MattJeneroux)說,「加拿大對危機的反應是由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推動的,這使得國會能夠向艾爾沃德提問非常重要。」

1月31日,美國對中國封關後,世衛組織一直建議各國,不要對中國實施旅行限制和邊界封閉,還建議不需要戴口罩,加拿大的確遵循了世衛組織的建議。

加拿大人越來越懷疑,世衛組織誤導了加拿大,艾爾沃德作為加拿大人,卻故意躲避加拿大國會的聽證。這使得加拿大國會更加懷疑,是不是世衛組織中的加拿大人,也誤導了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人。艾爾沃德再次被聚焦,也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說艾爾沃德或世界衛生組織誤導了加拿大人,那麼誰誤導了艾爾沃德呢?可以預見,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唯一一次赴中國調查的負責人,艾爾沃德還會再次被各國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