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2月29日,每四年才能出現一次的日子。昨天世衛組織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傳播風險和影響提高到了最高級別,甚至還擔憂可能會演變成全球性的「大流行病」。

這場瘟疫已經傳播到近60個國家,專家說它就像「脫韁的野馬」。那麼疫情為甚麼在短短2個多月發展如此迅猛呢?鍾南山表示,武漢封城如果再拖延2天,將有十幾萬人染病。這個數字的背後,有多少生命被吞噬?如今疫情又是如何呢?

WHO:調升最高級別

昨天在日內瓦,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鑒於最近幾天在中國境外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的國家和病例數量持續增加,世衛組織調升這種病毒傳播和影響的風險,從「高」提高到最高級別的「非常高」。

譚德塞警告,全球已經有50多個國家出現病毒感染案例,確診病例8萬多宗。雖然這種新病毒不符合「大流行(Pandemic)」的定義,但「絕對有這種可能」。
使用「大流行」定義的新疾病,指的是在全球範圍內廣泛傳播、對社會造成損害很大的疾病。世衛組織使用這個字眼定義的疾病,目前並不多,只有1918年的致命流感、2009年的H1N1流感和愛滋病這幾種。

譚德塞表示,全球正在開發20多種疫苗,幾種治療藥物正在臨床實驗中,估計幾周內就會產生初步成果。不過他也指出,那些所有尚未出現中共肺炎感染病例的國家要提早「做好準備應對」,「自以為能躲避病毒的國家將鑄成大錯」。

中共病毒為何傳播這麼快?

根據統計,截止到中港台時間2月28日晚上8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已經擴散到了59個國家和地區。特別是過去幾天,疫情在多個國家突然爆發。迄今已經在海外確診了5200多例,死亡近90例。短短不到3個月,疫情擴散蔓延的速度超出人們的想像,遠遠超過各國的篩查措施和更新速度。

由於這種病毒有許多情況還不為人所知,這也給衛生官員帶來了嚴峻的挑戰。因為已經感染並且正傳染給他人的患者,很可能只出現了輕微的流感症狀,或者沒有症狀,使人很難發現病毒存在。

這正是中共病毒的巨大威脅所在。《華爾街日報》表示,這種中共病毒比SARS和埃博拉病毒更容易傳播。對大多數人來說,症狀更輕微,但至少從目前來看,比其它一些高傳染性疾病更致命。

哈佛公共衛生學院和挪威北極大學(The Arctic University of Norway)訪問學者尼爾斯·道萊爾(Nils Daulaire)表示,意大利、南韓和伊朗的疫情,都是從幾個病例開始,然後迅速擴大的。這位前美國助理衛生部長認為,這表明許多症狀輕微的感染者在沒被發現的情況下,已經傳播了病毒。

道萊爾指出,「現在幾乎可以肯定,這種病毒將蔓延到全球各個角落,影響到每一個國家。這種病毒明顯已經是脫韁野馬。」

無形的「殺手」

以意大利為例,其實最初他們是採取了積極行動的。先是對旅行者篩查,又禁止了中國的直飛航班,並迅速隔離了2名生病的中國遊客。但醫院被告知,只對出現症狀、去過中國或接觸過其他感染者的患者進行檢測。

2月15日,米蘭南部小鎮科多尼奧38歲男子馬蒂亞(Mattia)出現咳嗽、發燒症狀,但看起來他不像是感染了中共肺炎。他沒有去過中國,也沒有接觸過有感染症狀的人。

2月18日,馬蒂亞去醫院就診,醫生開了些抗生素,然後他就回家了。但第二天病情開始加重,他被送進了醫院。馬蒂爾的妻子告訴醫生,他最近見過一位從中國回來的朋友。結果檢測證實,馬蒂亞感染了中共病毒。

儘管意大利當局迅速採取了行動,追蹤與馬蒂亞和那位朋友所有接觸過的人,為他們做檢測,但一切都太晚了。馬蒂亞已經傳染給了很多人,包括他的懷孕的妻子和一起踢球的6個人,還有醫院的醫務人員和其他患者。而那位從中國回國的朋友,檢測結果仍然呈現陰性。這才是令人防不勝防的,它就像是無形的「殺手」。就在你的身邊,而你卻渾然不覺。

大陸專家無權?2天會感染十幾萬人

如果說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傳播是因為「殺手」無形,那麼在中國的氾濫,則是另外一種情形。

27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透出幾點重大信息:疫情早期已經出現了人傳人。他說,「這個病在12月31日就已明確,1月3日就已分離出(病毒),1月7日報送聯合國。在疫情早期,已經出現人傳人、醫護人員感染的現象。」

鍾南山把時間被拖延的責任,歸咎為中共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意思是沒有辦法向全國發警訊,被權力部門給壓住了。他說,「疾控中心應該有一定的行政權,有向社會公佈疫情的權力」,「做出改變是非常必要的」。

他還說了這麼一段話,「假如我們在12月初,甚至是1月初能夠採取嚴格防控措施的話,我們的病人將會大幅減少;而據我們的估算,要是1月25日後再實施(封城等嚴防舉措),患者將會增加到十幾萬人」。

鍾南山這段話,似乎在有意引導人們提出疑問:為甚麼12月初、或者1月初沒有採取嚴控措施呢?他說得很委婉,沒有點出行動遲緩會造成多死多少、多感染多少。但他說出1月25日如果再封城,患者就會多出十幾萬。

鍾南山這段「技巧」的話,避開了兩個敏感的時間:1月20日習近平的表態和23日的封城。可以按照他的說法來估算,武漢如果25日再封城,會多感染十幾萬人。換句話說,24日和25日兩天,就會有十幾萬人被感染。

權力傲慢 抗疫增風險

時間被一次次地延誤,已經沒有人再懷疑了。武漢爆發疫情後,北京去了3撥專家組。分別是12月31日、1月8日和1月20日。前兩次的專家都沒有說出「人傳人」,北大醫學院的專家王廣發還表態「可防可控」,只是鍾南山去了以後才丟出「人傳人」這個病毒炸彈。

鑒於中共的官僚體制,我們權且相信專家沒權說出真相,但至少是可以不說假話的。大陸「財經」引述匿名專家組成員的說法,專家對武漢的情形有懷疑、要求如實上報。但招來了衛健委領導當場反詰:「你們是不是懷疑我瞞報啊?」

匿名專家表示,「專家組的都在場,他都這麼說了,我們還能說甚麼。」法廣表示,如果專家說的是事實,那只能說明專家不是瞎子,而是屈從於權力的無奈。

「財經」報道,第二批專家組曾去過6家醫院,每到一處必問有沒有醫務人員感染,但回答都說沒有。

我們在前面節目中才引用網友爆料,說「上面」要求醫務人員不許對外透露任何疫情的消息。現在看來,網友向我們的爆料是真實的。

那麼這個「上面」是誰呢?從媒體報道和鍾南山的「技巧」說法來看,有可能是中共國家衛健委。這裏有一個插曲,大陸財新網報道,去年12月27日,已經通過對9名患者的病例樣本基因檢測認定,病原體是一種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但是中共衛健委下發禁令,不許檢測,已經檢測到的結果就地銷毀。

無論是專家的慨嘆,還是媒體的調查,隱瞞疫情、掩蓋真相的,都是權力,握有權力的部門或領導。一級一級地往上推,衛健委上面是國務院,再往上是中共中央,也就是現任的中共七常委、中共的權力核心。

死了多少人?

我們不會忘記,1月23日,中共這七常委在大會堂進行團拜,一派歌舞昇平,所有中共高層權貴們在吃喝玩樂。而這個時間,武漢已經封城了。

疫情嚴重到甚麼程度,讓當局採取近代史上最大的封城舉動呢?按照鍾南山的說法,2天之內就有十幾萬人感染。那麼在封城之前的那段時間,又有多少人感染呢?這個數字只能是您自己去想。

有一點不容忽視:感染數字的後面,就是死亡的數字。我們無法得知有多少人感染,也無法得知究竟死了多少人。咱們從剛剛被抓捕的李澤華曝光的影片中來窺探一下。

26日被抓的李澤華曾經暗訪了青山殯儀館,證實了他在網上看到的一個信息:武漢的殯儀館需要高價聘用「抬屍工」。

在他的影片中,一個負責招聘農民抬屍工的人走近他,說:「如果今天沒有拖屍體就一分(錢)沒有⋯⋯拖第一具500,拖第二具增加200,拖第三具再加200,如果第四具的話就是1100」。

直到晚上11點,李澤華才離開青山殯儀館。那個時候,焚屍爐還在轟轟作響,殯儀館的工人還在加班加點。影片最後,他用幾個數據算了一筆帳,暗示當局隱瞞了死亡人數。

根據官方的數據,武漢市平均每天非病毒感染死亡人數為137人。武漢市區共有74個火化爐,日常情況下,每天每個火化爐只需火化1.74具屍體,每具屍體火化需要60分鐘的時間。

李澤華根據官方的資料算出,疫情爆發後,武漢在1月12日首例確診病例死亡到2月19日為止的38天內,平均每天因疫情死亡的人數為40人。

漢口殯儀館專門負責火化中共肺炎病人的遺體。這家殯儀館共有30台火化爐。按照上面的數據,李澤華推算出,漢口殯儀館每天需要處理的52具非感染者遺體(每個火化爐每天火化1.74具X30座火化爐)加上40具病毒感染者遺體應該是92具,遠遠低於這家殯儀館的火化能力。如果每天工作八小時的話,漢口殯儀館有能力火化240具遺體。

結論是很明顯的,如果官方的死亡人數真實,那麼漢口殯儀館不需要加班,其它殯儀館(青山殯儀館)更不需要加班。

腦袋要長在自己肩上

昨天網友轉給我一個聊天截圖,其中有三段話,給大家讀一下:

「我一個在武漢一線支援抗擊中共肺炎的醫生朋友,今天跟我影片通話時,泣不成聲!他不是為他自己離開家庭牽掛親人而哭泣,他是為整個武漢市民在哭泣!臨了,他哽咽著說了這句話:『你沒來武漢你不知道甚麼是人間地獄,來武漢了,你就會知道,疫情真的太可怕了!』」

聊天中還引用了那位朋友的話:「『千萬別相信新聞聯播的報道,它會害死你的!保護好自己,最好別出門,活命才是最大的財富!』」

「官媒的所有新聞都是按政治需求去製作。」

這個對話內容,與李澤華的暗訪情況基本是吻合的。我們之前也多次引用過網友的爆料,但是有的網友留言質疑,意思說就幾張圖片和一點影片,能證明甚麼呢?

是的,幾張圖、一段影片,根本無法反映出真實的情況,但是我們可以由此管中窺豹。因為人是要思考的。

李澤華來武漢之前,剛剛從央視辭掉了主持人的職業。做出這樣的決定,相信他經過了慎重思考。所以他才在被抓的最後一刻說,「無愧於自己,無愧於我的父母,無愧於我的家庭,也無愧於我畢業的中國傳媒大學,無愧於我學的傳媒,我也無愧於這個國家」。

這是一個有理性思維的年輕人,他有自己的思維判斷。身居武漢的作家方方,自從武漢封城後,她就開始用日記的形式,記錄點點滴滴。

2月28日的日記中,她寫了這樣一段話:我們的腦袋不是長在老師的教導中,也不是長在報紙上,更不是長在會議文件裏,它是長在自己的肩上。我們的腦袋要用來獨立思考才更有價值。

徵文活動

節目最後來公佈一項活動,從今天開始,新聞看點向大家徵文。希望大家寫下這場瘟疫對您工作、生活等不同方面的影響,給您和家庭帶來了哪些衝擊。

舉辦這個徵文活動,是覺得這場瘟疫給每個人都留下一份難以磨滅的記憶。無論是在中國大陸,還是身在異國他鄉,都會有自己的感受。而這些感受有身體上的,有物質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徵文活動一直持續到5月1日截止。文章字數限制在500字以內,體裁不限。我們會在以後節目中,陸續挑選一些稿件與大家分享。

鑒於之前互動中,有朋友發來的是聲樂或者器樂演奏,還有的是照片等等。所以這裏要跟大家說清楚:在您發給新聞看點以後,新聞看點就擁有了這些作品的版權。另外,我們的活動都是沒有報酬的,希望您能夠理解。

好的,以上就是今天的電視節目部份,在會員專區,我們還會有一些爆料內容,以及俄羅斯歧視華人、海內外華人的焦慮等等。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