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5月2日星期六。我們今天還是要說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長眼睛的話題,今天會說說荷里活。不過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變化太快,所以我們還是也說說幾個最新的大事。

金正恩露面疑雲,真人?替身?

第一個就是金正恩的消息。北韓官方媒體今天報道,金正恩昨天出席了順天磷肥廠竣工典禮,並且配發了幾張照片。照片中顯示,北韓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勞動黨副委員長樸奉珠、金德訓、樸泰成和勞動黨第一副部長趙勇元等陪同出席。

隨後多家媒體紛紛引述北韓官媒的消息,也做了報道。曾在4月24日為金正恩發了兩顆蠟燭的香港衛視綜合台副台長、前中共外交部長李肇星的內姪女秦楓出面道歉了,說「消息來源從來沒有錯過,這一次竟然錯了。看樣子北韓內部的情況已經和最初接觸時候不一樣。個人沒有按照發展的眼光看待問題,帶來誤導,向各位致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人們還都在猜測「鑫胖」已經死了,起碼也是植物人了,這怎麼突然全都變了?

咱們也不敢隨便說甚麼,畢竟「鑫胖」已經出來了。但是有幾點問題,提出來供大家參考。

首先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反應。在金正恩參加化肥廠剪綵這個消息傳出後,特朗普說「我還沒有打算要評論」,「我們會表態,但要在適當的時間點」。

早前他說過,他對金正恩的狀況完全了解,但是暫時不能透露任何消息,「只能祝福他們」。

特朗普前前後後語焉不詳,究竟有幾個意思呢?葫蘆裏賣的是甚麼藥呢?

其次,「鑫胖」露面的幾張照片中,有一張背景上用北韓文字寫著2020年5月1日。很明顯,這是在告訴外界,這張照片不是老照片,而是2020年5月1日拍的。

但是各位,北韓從1997年開始,一直在使用「主體紀年」。就是把金正恩他爺爺金日成出生的年份定為「主體元年」,也就是西曆的1912年,是北韓的主體元年。月份和日期與西曆是對應的。這一點,台灣人應該很清楚。因為中華民國成立的年份也是1912年,也叫「民國元年」。

現在北韓突然弄出來一個西曆日期,感覺怪怪的。甚麼時候北韓改用西曆了?

有一位網友查閱了一些英文大媒體,發現它們在報道的時候,措辭都是格外小心。比如北韓某媒體報道稱、南韓某媒體轉發了北韓的報道、BBC等媒體強調「該報道未經獨立證實」「該報道沒有動態影像資料」等等。就是說,這些英文媒體都不敢確定是不是金正恩真身。

看到有網友發起了一個網絡調查,問「復活的金正恩是替身嗎?」我想看一下匿名投票結果,然後點了一下「替身」,結果顯示,69%的人認為是「替身」,31%的人認為是金正恩「本人」。

疫情衝擊,荷里活損失慘重

在這次中共病毒疫情衝擊下,荷里活很慘。許多電影劇集停拍或延後上映,3000家戲院影城關門。有估算,3~5月的撤片潮可能會造成200億美元的損失。

而荷里活的明星們,在這場疫情下也損兵折將。繼荷里活頭牌巨星湯姆·漢克斯(Tom Hanks)第一個宣佈感染了中共肺炎後,隨後又有多位明星陸續確診。包括演員歐嘉‧奧嘉古莉寧高(Olga Kurylenko)、伊德瑞斯·艾迪斯艾巴(Idris Elba)、克里斯托弗·希夫朱(Kristofer Hivju),和音樂製作人安德魯·瓦特(Andrew Watt)等。

被中共病毒奪走生命的荷里活名人也很多,據不完全統計,僅僅是3月29日到4月4月一周的時間,荷里活就失去了11位名人。包括著名製片Andrew Jack、男星Jay Benedict、老牌演員Lee Fierro、鄉村歌手Joe Diffie、女歌手克Cristina Monet-Palaci、歌手Adam Schlesinger、老牌女星Julie Bennett、爵士樂傳奇人士Wallace Roney、女星兼作家Patricia Bosworth、托尼獎得主Terrence McNally,以及演員Mark Blum。

荷里活為甚麼會遭此厄運呢?

1. 為了金錢,荷里活對中共保持沉默

美國媒體「布賴特巴特新聞網」前幾天發表了一篇文章,《荷里活有90億美元理由不針對中共病毒大流行去批評中共》。其中質疑荷里活對中國電影市場成癮,為巨額利益而保持沉默。

文章以參演電影《銀河護衛隊》的明星Dave Bautista為例。Dave Bautista 曾連續發推文,對特朗普進行侮辱。

大家知道,美國疫情越來越嚴重後,特朗普天天都舉行疫情簡報會,在台上一站就是兩三個小時。及時通報最新的情況,可以使人們了解疫情,作出相應的防護,從而使損失降到最低。

從大紀元和新唐人聯合直播的觀眾數量來看,很多民眾都希望第一時間了解疫情狀態。但是巴蒂斯塔卻接連在推文中抨擊特朗普的做法,抨擊特朗普政府對病毒疫情的處理,甚至是對特朗普個人進行侮辱。這使他成了反特朗普的荷里活最著名的聲音之一。

但是,在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中共掩蓋疫情真相、打壓拉響疫情警報的李文亮醫生等人的時候,巴蒂斯塔卻一直沉默。

質疑特朗普,而對中共默不做聲的還有明星Chris Evans。這位出演《美國隊長:復仇者聯盟》的明星表示,特朗普總統最近在一個新聞發佈會上沒有回答完問題,就離開了現場。但他像《復仇者聯盟》的其他明星一樣,也沒有因為中共病毒大流行而批評中共。

像他們這樣的情況,荷里活有很多,娛樂行業有很多,都對中共保持著沉默。布賴特巴特新聞網指出了其中的原因,荷里活在中國有著90億美元的利益。

換句話說,為了錢,他們對中共的一切都忍了。

2. 為進中國市場,荷里活改變了自己

我們說過很多次,中共非常擅於抓住人的弱點。你需要甚麼,它就投其所好,然後一步步地控制你。荷里活想要錢,想在中國賺到更多的錢,好辦。

中國有著6萬多家電影院,有著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這就是捆綁荷里活的一個有力的繩索。你拍出的電影想進入中國市場嗎?如果想,你得先打理好與中共的關係。

為甚麼呢?因為中共有規定,它在限制著每年進入中國大陸的外國電影數量,最多只能是34部。這就人為製造了一種局面:狼多肉少。為了進入中國市場,荷里活慢慢地接受了中共的要求,對自己一點一點地在改變。

近些年,荷里活越來越傾向於上映價格更高的電影,都在依賴著中國的電影市場收回成本、賺取利潤,特別是大的製片廠更是如此。

在過去10年中,中國的電影票房飛漲,去年就有92億美元的收入,比10年前整整翻了10倍多。

著名導演Oliver Stone2014年訪華期間就說過這樣一句話,中國電影市場「何止是金礦,簡直是鑽石礦」。

還是以Dave Bautista為例,他通過迪士尼,在中國收穫非常豐厚。他出演的最後兩部電影《復仇者聯盟》,全球總票房是48.5億美元。而中國的票房收入就佔去了總收入的20%,超過北美以外的任何地區。

甚至有的荷里活大片,在中國的收入比在本土還要高。比如環球影業的《速度與激情》系列,《霍布斯和肖》(Hobbs & Shaw),在中國的票房收入都比在北美高出16%。

普華永道去年在報告中指出,中國可能在今年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他們預估票房營收會從2018年的99億美元,到2023年勁增到155億美元。

當然,受這次疫情衝擊,普華永道的這個預估可能會打一些折扣。但是從他們的預估可以看出,中國市場已經成了荷里活最重要的金源之一。

3. 中共資本入侵荷里活

2019年,美國《時代周刊》評出了當年的十佳電影。那些電影,至少一半有中共的資本投入。其中包括騰訊影業、融創集團、上海路畫影視、香港寰亞電影公司、博納影業等等。

比如投資近1.85億美元的《終結者:黑暗命運》,其中10%的投資是騰訊影業。《決戰中途島》的70%投資,來自中國的博納影業,投資八千萬美元,是這部影片的第一大金主。

往前還可以說,2014年,中國的復星影業通過荷里活電影公司Studio 8,先後對《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雙子殺手》兩部電影投資。

中國最大動漫集團「奧飛娛樂」旗下的奧飛影業,向《復仇勇者》(The Revenant)投入了六千萬美元。

中國的1905電影網向《變形金剛4》投資了5千萬美元。

阿里影業也連續投資了《碟中諜:神秘國度》、《星際迷航 3:超越星辰》等一系列荷里活大IP影片。

有一個很值得令人深思的現實——假如我們去電影院,很可能會看到一部部份預算來自中共的荷里活電影。

中國有句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布賴特巴特新聞網提出了這樣的觀點:在中共病毒關閉全球經濟之前,荷里活對中國電影市場的成癮,已經成了一個道德困境。

除了投資,中國公司與荷里活電影娛樂公司還有深度合作,甚至收購。

比如大連萬達,2012年就收購美國最大的院線AMC,收購價是26億美元。2016年,又收購了美國另一家電影院線Carmike Cinemas。當年還斥資31億歐元收購了美國的傳奇影業(Legendary Entertainment),並與索尼影視建立了「戰略聯盟」關係。

其中「傳奇影業」曾製作了《侏羅紀世界》和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三部曲。這些電影,很多人應該都看過。大家知道,大連萬達董事長王健林是典型的紅頂商人,中共黨員、中共十八大代表、全國政協常委。法廣指出,他收購美國的文化產業,試圖佔領美國文化象徵的荷里活,顯然不是出於商業考慮。而是為中共向西方輸出中共價值觀的大外宣。

除了大連萬達,中國企業還有很多對荷里活公司的收購與合作。他們的目的都是一樣,通過荷里活,影響西方。英國《獨立報》指出,荷里活電影導演常常會在電影中加入奉承中共的內容。

疫情面前,應該引起深思

大家還記得,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2018年10月4日曾有一個對華政策演講,被外界稱為「新鐵幕演說」。他當時就提到了兩部荷里活影片,《殭屍世界大戰》和《赤色黎明》。

為了進入中國市場,這兩部電影不得不刪除了其中一些內容。《殭屍世界大戰》刪掉了劇本裏提到的一種病毒,因為這種病毒源自中國。而《赤色黎明》是在後期,利用數字技術,把反派都變成朝鮮人。

彭斯當時說,「北京經常性地要求荷里活嚴格地正面描繪中共。那些沒有這樣做的製片廠和製片人受到懲罰。北京的審查人員對哪怕對中國只有小小批評的電影都迅速加以剪輯或取締。」

從這裏大家就可以看到,中共在滲透了荷里活之後,控制是多厲害。

民主黨眾議員布拉德·捨爾曼(Brad Sherman)表達了自己的擔心:荷里活拍電影要看中共的臉色。他說「荷里活再也不會拍有關西藏的電影了。現在是不管電影講的是火星還是其它甚麼地方,都要有親中共政府的人物才能得到荷里活的青睞。」

著名影星Richard Gere曾對美國之音表示,「荷里活現在更加討好專制強權,製片廠都很小心,怕冒犯管理世界第二大票房市場的政府。」

荷里活曾代表美國的精神、文化和價值理念。美國文化靠荷里活輸送到全球。上世紀80、90年代時它曾輝煌過,但商人逐利。荷里活在中共的脅迫下,為了金錢,已經逐漸丟失了美國的價值理念,與中共越走越近。

知名漫畫家郭競雄指出,「你作為一個藝術家也好,作為演員也好,你在表現甚麼樣的作品給世人?你要留下甚麼樣的東西去沉澱出它的價值?這不僅僅只為了票房,那甚麼也剩不下。這個疫情面前,大家可以重新去思考人生。」

中共隱瞞疫情 再遭各方問責

全球疫情爆發後,各方持續問責世衛和中共。近日,更是問責聲不斷。

世衛反水,呼籲北京調查病毒起源

日前發生一個出人意料的事,也是讓中共尷尬的事。豢養多年、一直為中共背書的世界衛生組織5月1日「反水」了,向北京呼籲,應該要求世衛專家參加對中共病毒動物起源的調查。

世衛發言人塔里克·賈薩雷維奇(Tarik Jasarevic)表示,世衛組織理解,「許多對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起源的正在進行或計劃進行的調查,都是為了更好地了解對危機的研究。」

「世衛組織願意與國際夥伴合作,並應得到中國(中共)政府的邀請參加動物起源調查。」

世衛組織突然反水,讓許多人都深感意外。因為世衛此次疫情一直都是為中共站台,說中共抗疫成功,抗疫的經驗值得世界各國學習等等。

現在世衛組織突然向中共回擊一拳,讓中共措手不及。我們繼續觀察事態將如何發展。

歐盟首次表態:支持獨立調查

此外,一向對中共敢怒不敢言的歐盟,也支持獨立調查病毒來源了。前天(4月30日)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受美國CNBC採訪中表示,支持國際社會獨立調查中共病毒起源。

在採訪中,馮德萊恩希望中方與歐盟和其它國家合作,深入調查病毒是如何產生。以建立能夠真正發揮作用的早期預警系統,為下次疫情來臨做好準備。她說「這對我們所有人都很重要,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病毒何時開始」。

這是歐盟第一次表態支持獨立調查,這個震撼力,也是相當大的。就是說,一下增加了28個國家,要求調查中共病毒來源。

歐盟有28個成員國,國家體量都相對小一些。很多時候,在得罪人的外交問題上,這些歐洲國家都不願意單獨與中共較勁,而是習慣性地躲在歐盟身後。

如今歐盟主席公開表態,支持獨立調查中共病毒來源,也就相當於是歐洲至少28個國家都持有相同的態度。

從世衛反水和歐盟發聲來看,對中共病毒來源進行獨立調查,已經形成了國際共識。北京會不會有壓力呢?

美使團力挺台灣,中共跳腳

中共今天又「憤怒」了,說堅決反對美國「明確支持台灣參加聯合國」。指稱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嚴重侵犯」中共主權等等。

中共憤怒的原因,是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在推特上力挺台灣,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美國代表團指出,聯合國成立於75年前,宗旨就是允許「所有聲音都在講話」。「聯合國取締台灣不僅是對台灣驕傲的人民的侮辱,也是違背聯合國的原則」。

近期美國使團還轉推了一系列的信息,強調台灣對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的反應是「世界的榜樣」,指出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中應有一席地位。

近期美中摩擦相當頻繁,美國反制中共的動作接連不斷。現在又公開力挺台灣加入聯合國,這個意味就更深了。

中共總是對外稱「一個中國」,那麼如果台灣加入聯合國,中共怎麼辦?如果並列為聯合國成員,那就相當於是兩個國家。如果不是兩個國家,那就只有中共被踢出。

大戲越來越精彩了,堪比荷里活大片,甚至比荷里活大片還要驚心動魄。我們會一直關注事情的發展。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