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4月25日星期六,截止到早上7點,全球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人數已經高達276萬8300多人,死亡19萬4000人。這裏面不包括中國大陸的數字,因為中共通報的數字水份太大,不值得相信。

我們在以前的節目中反覆說過,這個病毒是有眼睛的,它是針對共產黨來的。對這個問題,有幾位網友給我們留言,希望我們說說清楚。也有網友專程發email,詢問我們為甚麼這麼肯定病毒是針對共產黨來的。

今天我們就先概括地說一說這個病毒為甚麼是針對共產黨來的,以後還會針對具體的國家、地區、城市、組織機構或者個人的情況詳細地說,看看這個病毒是不是針對共產黨來的,看看這個病毒是不是真長著眼睛。

為金正恩點蠟燭?

節目的開始,先說一個最新的消息,就是關於金正恩的消息,這是眼下許多媒體關注的事。

今天路透社引述知情人的說法,中國已經派出了一個包括醫療專家在內的工作小組去往北韓。消息沒有說這個小組是不是與金正恩的健康狀況有關,但外界的看法基本一致。

其實這個消息,我們在4月22日已經收到了網友的爆料。不過因為無法查證,所以沒有拿出來。路透社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證實了網友的爆料是真實的。

另有網友今天爆料,北韓金氏家族的所有重要成員,目前正在趕回北韓。網友沒有說具體原因是甚麼,但是說「趕回」北韓,已經顯露出事件可能比較緊急。是甚麼事這麼緊急呢?

還有網友爆料說,與北韓搭界的吉林延邊現在極其混亂,有數不清的難民和脫北者聚集在各個關口和邊境。網友說北韓可能要出問題,難民潮已經形成了,甚至有部份已經進入了中國境內,目前中方軍隊也出動了。

4月24日,香港衛視綜合台副台長秦楓在微博上貼出了2顆蠟燭。文字中表示,「有些人願意等著官宣真請自便,我只說事實。當年金日成去世晚了三十四小時,金正日去世晚了五十一小時,看看這次晚多少小時官宣?對了,李文亮醫生那晚對著屍體搶救很久⋯⋯我從來不發假消息~另,他在不在的中朝友誼也萬古長青啊。消息來源渠道不一樣,分析水平也不一樣,同行就別較勁了跟我。」

秦楓的這條微博是在說誰,相信大家有共識,肯定是指的金正恩。微博的內容也不難理解,秦楓在暗示金正恩已經去世了,這兩顆蠟燭已經很說明問題了。而且她還列舉了金日成、金正日去世後,對外宣佈的時間都延後了很長時間。這也在暗示,金正恩可能去世了,不過是當局在延後通報。

不過她的這條微博不久被刪除了,秦楓說不是自己刪的。她說,「各位親,我真不自己刪微博,可能你們評論太嗨了,上面顧全大局⋯⋯」

需要特別指出的,秦楓有著不一般的背景。她出生在外交世家,她的爺爺秦力真、姥爺楊琪良都是外交家,原中共外交部長李肇星是她的姑父。

就是說,秦楓的消息來源很可能比一般人更廣一些。

不過以上的消息都沒有得到官方確認,只是在民間流傳。

為何美國瘟疫重?

下面進入我們今天的正題,就是這個病毒是不是長著眼睛。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網站的數據,截止到今天早上7點,美國已經確診了92萬8697人,被病毒奪走生命的是52,829人。看這種發展勢頭,美國的確診人數突破100萬應該不會太久。

早前有網友留言,看文字的語氣,似乎是不認同我們的觀點。像是在質問:你說病毒是衝著中共來的,特朗普政府是很反共的,那應該美國的疫情比較輕才對,為甚麼美國的疫情反倒最重?

的確,這位網友的問題很有代表性。特朗普政府的確對中共看的比較清楚,而且處處反制中共,甚至還聯合盟國在國際上對中共進行圍堵。那為甚麼美國的疫情還這麼重呢?

我們打一個比方,有人殺了人,當時沒有人發現,隱匿了下來。一段時間後,警方發現了線索,查到了這個人以前曾經行兇。那麼大家想一想,警察會視而不見、讓他逍遙法外嗎?顯然是不能的。

我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不少網友發帖,很有見地。其中有網友說,中共是被美國養肥的,現在美國要承受這個代價,為它養虎遺患付出代價。

現在美國的政界和智囊也有了同樣的認識,認為是美國養肥了中共。當然,美國朝野的這種認識,很可能是在特朗普說出「美國重建了中國」之後,才形成了大面積的共識。

美國人替往屆政府受難

美國朝野重新認識外交政策,也是最近這兩年的事。如果沒有美國的幫助,沒有那麼多美國跨國公司、高科技企業巨頭和大財團的支持,中共不可能從一個經濟瀕臨崩潰的政權,很快就發展成可以跟美國叫板的「邪惡軸心」。

從1972年尼克遜訪華之後,美國給中共提供了太多的支持,涉及政治、軍事、經濟、外交、金融、教育、科技等等方方面面。

尤其是在處理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這個問題上,美國投下了關鍵的一票,也等於是種下了惡因。

在中共加入世貿組織的二十多年間,它通過各種手段,與美國和西方國家形成了各種錯綜複雜的關係。西方的巨額財富被挪移到了中國,使中國搖身一變,成了整個世界的加工廠,進而使中共迅速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這一切,都是往屆美國政府所為。我們不知道美國往屆領導人與中共之間有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事,但是中共慣用的手段就是,施以小恩小惠,用金錢利益收買少部份人,然後達到它的目的。

美國往屆政府做的這些事,使中共一天天在壯大經濟資本。也使它在經濟充足之後,可以更加流氓邪惡地為所欲為。大家想想,美國往屆政府做的是甚麼事?簡單說就是助紂為虐。

雖然特朗普政府現在是反共的,但是看事情要一分為二地看,功過是不能相抵的。如果是功過可以相抵,那麼一個人在殺人後,又去做一些好事,然後他對法官說「我做的好事抵銷殺人罪吧」,有這個道理嗎?

所以說,美國現在被瘟疫折磨,很可能是在承受往屆美國政府助紂為虐的惡果。換句話說,很可能是往屆美國政府給美國人民帶來了這樣的災難。如果不是特朗普政府很反共,說不定美國的災難會更重。

紐約為何成重災區?

我們重點說一下紐約,截止到今天早上7點,紐約州的確診人數接近全美國的1/3,27萬9241人;死亡人數甚至接近一半,21,430人。

從數據可以看出,紐約成了中共病毒的重點攻擊目標,成了美國的「武漢」。我們在前面的節目中說過,作為世界第一大都市,紐約市有著特殊的地位和影響力。它不僅是全球的經濟、金融和商業中心,同時也是全球政治、教育、娛樂和媒體中心,而且還是聯合國總部所在地。

正因為它的特殊性,所以中共對紐約的滲透也是最嚴重的。這就像是一把雙刃劍,如果用不好,反過來可能會傷了自己。紐約就是這樣,因為它在國際上的重要地位,反而遭中共滲透最厲害。

中共在紐約的滲透,涵蓋了方方面面。從經濟、金融、媒體、商業、文化、教育,包括華人社區等等,都可以看到中共的觸手。

我們知道病毒入侵到人體後,它會慢慢地擴散到全身。中共對紐約的滲透,同樣是多渠道、全覆蓋,進入了紐約市的每一個階層。

進入到紐約的條條血脈後,中共開始向國內輸送商業、技術等各方面的利益。向中共輸送經濟利益,最主要就是代表著美國金融資本的華爾街。

華爾街與中共之間的往來,其實就是在給中共「輸血」,為中共續命。

中共有了巨大的經濟資本後,反過來向海外輸出它的紅色意識形態和人權迫害。在一步步鯨吞蠶食之後,中共又企圖攫取世界的領導權,與美國分庭抗禮。

紐約這裏有很多的國際組織,也是中共滲透的目標。剛才提到的聯合國,早已經被中共嚴重滲透,成了中共操控的傀儡。美國也正是因為看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被中共操弄,所以一怒之下退了出來。

當然聯合國也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4月13日,聯合國公佈,截止到4月12日,聯合國在全球的職員當中,有189人確診染病,其中3人死亡。

再有XXXX組織,在X書記的操控下,替中共隱瞞疫情,欺騙世界。結果導致西方國家在不設防的情況,病毒長驅直入。

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XXXX組織說的是誰,只是因為YouTube已經說了,涉及到這個組織的節目會被拿掉。所以為了安全,只好說XXXX,不敢再直接說出這個組織的名字,希望大家理解。

美國的情況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親共的可能就會被病毒找上門。我們還可以再舉一些例子。

伊朗疫情慘重

沒有人懷疑,伊朗是中共的小兄弟,也是中共的「親密戰友」。今天伊朗通報的新增確診病例是1134,不再像前幾天通報「0新增確診病例」。這個巨大的數字落差背後,是不是伊朗的疫情又加重了呢?

從伊朗通報的疫情數據來看,似乎沒有一些歐美國家高。但是大家不要忘了,伊朗也跟中共是一樣的,都是專制政權,對疫情採取了隱瞞和「維穩」措施。所以對伊朗通報的數字,外界普遍認為被「和諧」了很多。

其實就伊朗通報的數字來說,這個染病人數也是不小的。大家知道,伊朗總人口是8180萬,而現在的確診人數是89,328人,死亡5650人。

就以目前的這個比率來說,這個佔比已經很高了。相當於染病率是1.091‰,也就是說,每一千個人中,至少有1個人染病。而它的死亡率是6.3%,就是說每100個染病人者中,就至少有6個人去世。

另外還有一點特別需要說一下,在伊朗的染病人群中,高官被病毒感染的情況是很重的,其中有多人死亡。其中包括伊朗的第一副總統和衛生部副部長等政要,都是紛紛中招。

可能有人會問,伊朗不是被國際制裁了嗎,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國,怎麼也會被病毒找上門呢?

沒錯,因為伊朗支持恐怖襲擊,並且它自己發展核武器,遭到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制裁。它的封閉程度,甚至可以和北韓相比。過一會我們也會說說北韓的染疫情況,這裏先按下不表。

伊朗遭到病毒重創,就是因為中共才惹疫上門。伊朗遭到制裁後,中共一直在暗中購買伊朗的石油。過去10年中,中共在伊朗投下了巨資,成了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

在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計劃中,伊朗成了重要的一環。它為中共輸出紅色共產主義、霸權主義充當了戰略樞紐,向歐洲、亞洲和非洲進行滲透。

所以大家想想,伊朗的疫情嚴重能是偶然的嗎?

北韓「0感染」?釘死大門隔離致全家5口死亡

剛才說到北韓,可能有人會問,最親共的國家莫過於北韓,為甚麼北韓是「零感染」呢?

如果單從通報的數字來看,北韓的確好像沒有病例。但是您真的相信北韓沒有染病的嗎?我們列舉幾個事例,大家自己判斷。

4月20日,咸鏡北道一名偷渡到中國境內的北韓民眾被中共士兵追捕。追捕過程中,中共士兵開了槍,擊中了這名朝鮮人。據南韓媒體「每日北韓」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因為傷勢嚴重,他被送到吉林龍井市醫院搶救。結果讓人大感意外,這名朝鮮人竟然被檢測出陽性。

本月中,脫北官員金明向美國智囊「朝鮮人權委員會」透露,北韓民眾長期營養不良,導致免疫力很差。加上北韓的醫療體系十分脆弱,他說北韓可能有超過300萬人受到病毒感染死亡。

我們知道北韓的總人口是2550萬,300萬人感染死亡,這是多大的比例?

「每日北韓」是脫北者在南韓經營的媒體,3月中旬還報道了這麼一個消息。有北韓軍方的消息稱,當時至少有180名士兵因為感染中共病毒死亡,還有3700名士兵被隔離。

本月初,《紐約時報》引述北韓官媒《勞動新聞》的消息,北韓自稱全國隔離了1萬人。但實際數字是多少,外界很難得知。

北韓是怎麼隔離的呢?南韓的《朝鮮日報》援引消息講了一件事。咸鏡北道首府清津市有一個三代5口家庭,一對老夫妻和他們的女兒、女婿以及外孫子。3月初,這個5口之家都出現了中共病毒肺炎的症狀,於是被鎖在了家中。

消息人士透露,北韓要求出現疑似症狀的人都居家隔離,用釘子把大門釘死,禁止他們外出。結果這個5口之家都沒有接受治療,全部死了。

還有《東亞日報》2月份曾報道,北韓一名貿易官員到過中國之後,回國沒有遵守隔離命令,結果立刻被槍決了。

這些事例,還不能證明北韓的疫情嚴重嗎?只不過因為北韓封閉得太嚴了,外界很難得知全貌。

歐洲諸國誰親共?一目瞭然

排除隱瞞疫情的中共、伊朗和北韓,西班牙目前是僅次於美國的重災國。在歐洲諸國當中,西班牙位列第一。儘管今天通報的新增病例是0,但它的確診總數仍然高達21萬9764人,死亡22,524人。

需要說明的是,西班牙首相山齊士的三位至親,還有內閣副首相都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

如果看看西班牙政府的親共路線,就會明白為甚麼疫情給鬥牛士帶來不幸。

在中共製造六四慘案後,西班牙是第一個向中共示好的歐盟國家。特別是現任首相山齊士,2018年上台後,他選擇了進一步向中共靠攏。

馬德里不但與中共再次確定了「戰略夥伴關係」,而且官方對中共的一帶一路也表示欣賞。當中共因為隱瞞疫情被世界各國批評譴責之際,山齊士還多次表示支持中共。

再說歐洲第二嚴重的意大利,確診總數是19萬2994人,死亡25,969人。意大利遭受病毒重創的根源,同樣是源於它與中共的「親密」關係。

意大利是G七成員國之一。作為世界上最發達的7個國家之一,意大利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在2019年3月也跟中共結盟,「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特別是,意大利也引入了中共的一帶一路,成了整個歐洲第一個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此外,意大利還與中共結成了74對友好城市。其中就包括感染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倫巴第大區,以及米蘭、威尼斯和貝加莫等城市。

接下來最嚴重的三個歐洲國家是法國、德國和英國。這些歐洲大國陷入中共病毒的泥沼,同樣是因為與中共的關係。

例證之一就是,中共想借用對外輸出華為5G,以此滲透全球。但是這些國家都無視特朗普政府的警告,向華為開綠燈。其中最嚴重的是英國首相約翰遜,還一度住進深切治療部,在死亡邊緣轉了一圈。

從歐洲諸國的疫情情況來看,基本上在直觀反映著與中共的親疏關係。親中共的國家,疫情都很嚴重。而遠離中共、甚至抵制中共的國家,疫情都比較輕。這一點,在中國的近鄰身上也有著很清晰的表現。

中國近鄰差異明顯

作為中國的近鄰,日本和南韓的感染人數都超過了1萬。其中日本確診總數是13,541宗,死亡總數是358人。南韓總確診感染人數是10,718人,死亡240人。

不過比日韓兩國地理位置上更接近中國大陸、往來更加密切的香港和台灣,感染的人數卻少很多。台灣總確診感染人數是429宗,死亡6人。香港是1038宗,死亡4人。

需要指出的是,台灣的絕大多數病例是境外輸入的。而香港的早期確診病例也都是從大陸輸入的,後來的感染者,絕大多數是防暴警察和親共人士。

日韓與港台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差別,關鍵的因素就是對中共的態度。

南韓從1992年與中共建交後,就在不斷加強雙方的經貿關係。上一屆的南韓總統朴槿惠,還曾受邀到天安門去觀看中共的閱兵。而本屆文在寅政府執政後,同樣是不斷與中共靠近,加大雙邊投資。

日本政府與中共的關係並不親近。雖然現在雙方互邀領導人訪問,但難以掩蓋面和心不和的事實。雖然日本政府不喜歡中共,但是日本的大量公司卻在中國投資,為中共源源不斷地輸血。

日本和中共結成了256對友好省市關係。這次被疫情衝擊嚴重的地區,其中就包括北海道、東京、愛知縣和高知縣等。

再看香港和台灣,雖然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異常緊密,但是港台民眾沒有被利益蒙蔽心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從去年3月開始,香港民眾就開始不斷反對政府修例,幾次發起遊行集會。

隨著清醒的香港民眾越來越多,六月份出現了2次超大規模的遊行。6月9日有100萬民眾走上街頭,6月16日有200萬民眾再次出街。香港民眾的和平抗爭,創下了聲勢最大的反共運動。

但是中共港共卻報以一次比一次嚴厲的鎮壓,手段殘忍暴烈。這更激起了全城民眾的憤怒,也越發看清了中共的邪惡。從而在隨後的幾個月中,反送中變成了反極權,並且公開喊出了「天滅中共」。

對中共的深刻認識和發自心底的反感,使香港民眾成功地避開了瘟疫。雖然與中國大陸咫尺之隔,甚至可以說已經與中國大陸在地理上連成一體,但是病毒並沒有找上香港民眾。倒是那些懵頭為中共賣命、殘暴無度鎮壓和平抗爭民眾的防暴警察成批成批地被感染。

香港人被中共打壓,台灣民眾看在眼裏,驚在心裏。台灣民眾再也不會相信中共,更不會接受騙人的一國兩制。他們深怕被「一統」後,也會像今天的香港人一樣。

出門必須戴上口罩,因為不知道哪裏有催淚煙;手裏必須帶著自製的盾牌,因為警棍在上下飛舞。即使是結伴出行,也有可能集體失蹤;情侶出行,可能被一起抓走,男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女友被警察強姦;如果走單,可能會被墜樓、被海上浮屍、被輪姦、被雞姦⋯⋯

太多的恐懼,讓台灣民眾也發起了反共反紅媒的運動。遠離中共、拒絕中共,幾乎成了台灣民眾的共識。台灣人用選票,很形象地說明了這一點。

深深的恐懼,讓台灣朝野不敢相信中共,不敢相信XXXX組織。他們提早準備,提早設防,成功擋住了中共病毒的入侵。雖然地理位置上與中國大陸很近,但是台灣沒有封城,人民沒有被禁足,經濟沒有出現暫停。

台灣的防疫成功,現在世界是有目共睹。

而香港和台灣在瘟疫中的表現,也在向人們展示著防疫的秘訣:拒絕中共,這是最有效的疫苗,完全可以抵禦中共病毒。

保命有妙招

在今年1月22日,就是武漢封城的前一天,在節目中我們第一次提到了保命妙招。很多網友已經看過了,建議沒有看過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在文字稿中,我們也把這一期影片的網址放了進去,大家可以去看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qtAit1NEeM)。

在我們陸續收到的反饋中,不少證明這個妙招的確可以保命。

甚麼妙招呢?就是法輪功學員說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紀元最近也報道了這樣的一些實例,都是通過念「九字真言」轉危為安的。

比如3月下旬,定居法國的土耳其女子馬克佈雷·塞維姆(Makbule Sevim)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甚麼東西也吃不進去,醫生告訴她「無藥可治」。

塞維姆真的是痛不欲生,想一死了之。巧的是,她的外甥是法輪功學員,建議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瀕臨死亡的邊緣,只要有一線生機,人們都會拚命抓住的。塞維姆也是一樣,她馬上按照外甥說的去做了,當時就感覺好多了。現在塞維姆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又可以繼續工作和料理家務了。她說,「每念一次都讓我有死而復生的感覺,一次又一次,這真是一個奇蹟!」

像這樣的例子,在中國大陸就更多了,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不再一一列舉。中國人總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在這種人命關天的節骨眼,您真的不妨試一試。當然如果您實在不信,就當我是講故事。

這裏再說另一個例子。在3月14日的節目中,我還說過如果大陸民眾現在不敢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可以喊出「打倒共產黨」,這個已經成了中國大陸民眾的一個基本共識了。因為中共做了太多的壞事,特別是現在在這場疫情中的表現,已經讓中國百姓都看到了這一點。所以說喊「打倒共產黨」是有共識的。

喊這句話,同樣可以保命。我們當時引用了一句中國流傳千古的話: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喊出「打倒共產黨」,就等於是順天而行,一定會得到上天的護佑。

我們前面講了那麼多,都是在證明一個事實:就是病毒有眼睛。它會很好地區分與中共的關係,凡是親共的,不論哪個國家、哪個地區、哪個城市,也不論是甚麼機構、甚麼組織或是哪個人,都一樣會被病毒找上門。

只是一個時間早晚的問題,因為現在就是天滅中共的時候。所以喊「打倒共產黨」,一定是可以保命的,至少是在眼下的瘟疫當中可以保命。

再舉一個例子:今年3月,西班牙第三大黨VOX黨黨魁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和第二把手、秘書長史密斯(Javier Ortega Smith)等3位政要先後感染了中共病毒。但是他們在譴責了中共之後,這3個人的症狀都消失了。這是不是很神奇呢?

再舉一個例子,今年2月,丹麥的康妮·布里克斯(Connie Brix)女士在西班牙旅遊時感染中共病毒,3月份病情加重了。

可是在康妮得知這次疫情真相後,她很氣憤,開始痛斥中共隱瞞疫情、危害世界。就這麼一個舉動,兩天後,康妮康復了,這不是奇蹟嗎?

當然也有這樣的例子,發生在中國大陸。有的人染病之後,也是痛罵中共隱匿疫情等等罪惡,然後就出現了奇蹟,康復了。可是隨後這個人又相信了中共的洗腦宣傳,以為是中共給他醫治好了,甚至對中共還感恩戴德。結果呢,這個病毒又來了,復發了。

所有這些事例都表明,對中共的態度和認知,直接影響著對中共病毒的免疫力。換句話說,病毒像是一桿無形的秤,可以稱出誰在親共。我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從中受益,免遭瘟疫之苦,躲過這一場劫難。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