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4月23日星期四,截止到早上6時,全球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人數已經高達257萬8000人,死亡總數高達18萬0781人。這個數字是除去中共通報的中國大陸染病和死亡人數,這也是應網友的要求,因為中共的數字不可信。

這場空前的大流行,殃及了整個世界的每一個人,無一不落地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影響。所造成的生命以外的損失,難以用數字計算。在巨大的衝擊下,世界各國已經開始向中共追責索賠了。

澳洲總理莫里森23日再次發聲,世衛組織的所有成員國都應該支持對中共病毒大流行展開獨立的調查。而美國總統特朗普22日表示,密蘇里州起訴中共這件事做得「很棒」。

李澤華突然現身

我們先來說一個大家都關心的事,就是失蹤的公民記者李澤華22日突然現身了。他在YouTube上傳了一段6分鐘的影片報平安,並且解釋前段時間被警方詢問、隔離。隨後自由亞洲用通信軟件與他取得了聯繫,他也說「目前已經安全」,不過現在接受採訪還「暫時不行」。

李澤華的事,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說過幾次。也在他的YouTube影片中見證了他2月26日被警方追捕並帶走的過程,但之後就再無音訊。

李澤華在影片中表示,當天11時52分進入辦案區,然後是繁瑣的錄指紋、採集DNA和收集腳印等等。被逮到訊問室後,警方告知他「涉嫌擾亂公共秩序」,24小時都是坐在一張鐵凳子上接受訊問。

24小時後,警方決定「不做處理」,但是說要對他「隔離醫療觀察」。隨後李澤華被武漢青山區衛健委的7個相關人員,以及一輛尾隨的黑色轎車送返老家,隔離在酒店16天。隔離前警方收走了他的所有電子設備,說是由他朋友代管。一日三餐,門口有人看守,每天都能看新聞聯播。

影片最後他留下了16個字:人心唯危,道心唯微;唯精唯一,允執厥中。這是古文《尚書·大禹謨》裏面的兩句話。簡單說就是自己的心意和目標沒有改變,會不偏不倚地繼續前行。

李澤華被露面 疑點重重

李澤華的智商應該不比我們低,所以他說的話和影片中透露的細節就比較值得思考。我們只提幾點供大家參考:

1. 警方興師動眾地抓捕李澤華,並且錄指紋、採集DNA和收集腳印。警方口中的「擾亂公共秩序罪」,這是對付維權人士、異見人士的慣常做法。但是最終又對李澤華不做處理,這其中究竟發生了甚麼?是不是李澤華沒有犯罪,警方在濫抓濫捕,這是否應該給個說法?

2. 既然是隔離觀察,為甚麼派7個人押送回老家?送一個人隔離,需要這麼多人嗎?這感覺更像是押送重刑犯一樣。另外那輛黑色轎車裏坐的是甚麼人?他們是幹甚麼的?

3. 既然是隔離,為何要收走他的電子設備?是不是所有被隔離人員都要收走電子設備?既然是隔離,絕大多數人都會自覺遵守隔離規定,為甚麼還要在李澤華的門外安排人看守?為甚麼只允許他收看新聞聯播,當局這麼安排的用意是甚麼?

4. 最可疑的是,李澤華說錄製影片的時間是4月16日。為甚麼錄完之後沒有立即上傳網絡,而是隔了幾天之後才上傳?而且這個影片是先上傳到了大陸微博,2個小時之後,才上傳YouTube和推特。人們想知道,這種不同做法的原因究竟是甚麼。

還有一點必須要說,李澤華平安回家,這是許許多多人的願望。但是為甚麼只有他回家了,而比他更早的陳秋實和方斌卻仍然沒有消息,比他晚的張文斌也沒有消息。我們想知道,陳秋實、方斌和張文斌與李澤華有甚麼不同?

總的來說,李澤華的這次露面有很多疑點。前幾天「發哨子的人」艾芬醫生突然發出短影片報平安,曾經有很多人表示懷疑。認為可能是外界尋找艾芬醫生的呼聲太強,所以當局要求艾芬醫生「露面」,為當局自證清白。

現在李澤華會不會也是「被露面」呢?諸多疑點相當值得懷疑。就是說,需要外界繼續關注李澤華、艾芬醫生,也要多多關注陳秋實和方斌、張文斌等等。就像我們當初關注李文亮醫生一樣,只要給予關注,就是在給他們幫助。

說到李文亮醫生,很多人都知道,這是眼下最典型的一例因言獲罪。最近,當局又弄出了一個李文亮第二,同樣是因為言論受到當局的打壓。

李文亮第二:「棒棒醫生」被免職

網絡流傳一份鄂東醫療集團紀檢委的通報,說余向東在個人微博、微信公號「嚴重損害黨和政府形象」,給予記過處分。同時免去他在鄂東醫療集團管理質量部主任和市中心醫院副院長的職務。

余向東是湖北黃石市中心醫院副院長,他長期用「棒棒醫生」的筆名發表醫學科普文章,有近百萬的微博粉絲。疫情期間,曾在微信公眾號針對各種治療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方法發文,批評在病毒面前,原本在中國就虛弱得可憐的循證醫學已經瀕於全面崩潰。正是這篇與當局不同調的文章,讓他遭到了處分。

余向東的遭遇,毫無疑問是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再版。4月20日,他在微信發表最新的文章說,「『妾心古井水』了,不參與,不折騰,也管不了」。言詞中透露著無奈,也基本證實了關於他的傳聞。

知名健康博主「風濕科聶醫生」表示,看到棒棒醫生被發紅頭文件點名批判,感到非常的悲哀。太多人容不下不同看法、意見。

當局的思路就是「穩定壓倒一切」,它會把一切不和諧的聲音都看作是不穩定因素,看作是對政權的威脅。在這個思路之下,中共會不惜一切代價,消滅掉它認為的所有不利言論。

當然這種後果是可以預見的。只要言論還在被打壓,吹哨人還在被處理,真相還在被掩蓋,那麼災難就會如影隨形。李文亮醫生不是第一宗,「棒棒醫生」也不是最後一例。昨天是他,明天可能就是你。

尊重生命、重視人權的西方國家,對這一點看得很清楚。所以他們一定要追查事件真相,向中共問責。

澳總理:WHO成員國都應支持獨立調查

23日,澳洲總理莫里森表示,世衛組織所有成員國都應該支持國際獨立調查這次大流行,這是一種義務。他說,「如果要成為WHO這種組織的成員,就應該擔負起相關的責任和義務。」

莫里森告訴記者,「在病毒問題上,我們希望世界變得更加安全⋯⋯希望其它所有國家,不管是中國或者其它任何國家,都將此作為目標。」

22日,他還主動與特朗普、默克爾和馬克龍通電話,協商展開對這次疫情的國際獨立調查。他敦促幾位世界領導人支持調查疫情的起源和傳播,並追究相關責任。

有意思的是,澳洲《每日電訊報》22日登了一幅插圖,把中共國的國徽加上了病毒的外環,看上去是一個「病毒國徽」。

起訴中共第二州?特朗普:告中共很棒

21日,美國密蘇里州已經就中共病毒造成的巨大損失,將中共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索賠8萬億美元。

在22日的記者會上,特朗普被問到了對這件事的看法。特朗普說,「我喜歡密蘇里州,這事很棒」,「我敢肯定這不會是最後一起訴訟。」

特朗普的態度已經相當明確了,他支持各州對中共的起訴,支持美國人民對中共起訴,並要求賠償。

特朗普的判斷也是相當準確的。就在他說這句話前不久,密西西比州總檢察長費奇已經在推文中表示,要代表密西西比人民對中共提起訴訟,現在正在籌備當中。

費奇在推文中說,「由於中共對中共病毒疫情的處理危險,而且惡意隱瞞,太多的人遭受痛苦。密西西比人理應得到公正對待,我將在法庭上尋求公正。」

她還公佈了一份起訴聲明,表示要讓中共為自己惡意且危險的行為負責。因為中共壓制記者、醫生、檢舉人和其他人的聲音,讓數百萬人暴露在病毒之下。讓世界沒有做好準備,造成了更高的死亡和更危險的公共衛生影響。要求中共必須對所造成的損害負責。

密西西比州是第二個起訴中共的州,那麼哪個州會成為下一個、再下一個呢?美國聯邦政府會不會起訴中共呢?這都是人們很感興趣的。

霍士新聞20日報道,國會眾議院22名議員已經聯名上書國務卿蓬佩奧和司法部長巴爾,要求他們立即到國際法庭狀告中共。如果中共不服判決,就按照國際法49-51條要求中共履行賠償對世界造成的災難,否則全球將與中共斷絕貿易往來。

再觀察蓬佩奧近期的一些說法,不能排除聯邦政府起訴中共可能。

在22日的記者會上,蓬佩奧再一次批評中共沒有及時向世衛組織通報疫情信息。直到中國各省都出現了疫情,才報告「人傳人」的現象。他說中共的行為違反了世衛組織的相關規定,「希望其它國家追究中共政府的責任」。

他呼籲其它國家追究中共的責任,那麼美國政府會不會追究呢?可能性是很大的。

多國索賠,歐洲朋友也動刀

其實就目前來說,已經有多個國家開始、甚至已經向中共索賠了。其中包括英國、澳洲、埃及、印度等等,讓中共想不到的是,連歐洲朋友意大利也舉起了大刀。

21日,意大利成立了「向中共政府集體訴訟索賠」的聯署網站。計劃50萬人聯署,尋求在美國司法下聯合訴訟。

網站剛剛推出一天,就是數百人連署。中央社報道,連意大利的消費者權益保護協會和百年飯店也要提告。

這項行動是由意大利非牟利組織「歐洲一體」帶頭發起的,負責人裴洛尼表示,計劃在四五月連署,六月訴諸法律行動。他預估連署人會超過50萬,索賠金額可能超過1000億歐元。

意大利的控訴索賠還是在起步階段,但在其它歐美國家已經如火如荼地進行了。

除了美國之外,英國智囊亨利・傑克遜學會公佈了一份長達44頁的訴訟法律依據。印度孟買律師蘇哈尼也已經向國際刑事法院提出了控訴。

蘇哈尼指出,中共政府的隱匿疫情是反人類的行為,是對人類的背叛。在訴狀中,他把習近平和其他4位中共官員都告上了法庭。指控他們隱匿疫情,造成全球生命和經濟的重大損失,要求索賠2萬5千億美元。

相信追責中共、要求賠償的風潮會越來越大,甚至可能會形成追責風暴。有網友預估,世界可能會聯盟向中共追責。還有網友表示,當初義和團事件招來八國聯軍入侵,如今的北京當局可能會招致八十國聯盟索賠。網上早就出現了「庚子賠款」和「辛丑條約」這樣的說法。

但問題是,各國的追責索賠能不能如願。因為美國在1976年設立了《外國主權豁免條例》,使外國政府在美國享有法律豁免權。就是說,法庭可能以沒有司法裁決權為由,做出撤案處理。

索賠能實現?要看一個關鍵因素

那麼起訴中共政府還可以進行嗎?索賠能實現嗎?這就要看一個關鍵因素,美國國會會不會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條例》。

上周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霍利提出了一項新法案,要求褫奪中共的主權豁免權。阿肯色州參議員科頓和德州眾議院克倫肖也提案,要求在原來的條例基礎上,增加新的中共病毒疫情的例外條款。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特里對BBC表示,有鑑於針對中共隱瞞疫情的憤怒情緒正在美國醞釀,國會通過法案,解除中共的主權豁免權「並非不可能」。

如果國會介入立法,那麼對中共的訴訟索賠在美國境內就會被繼續推進。

當然,按照美國憲法,美國總統有否決權。不過從特朗普支持美國民眾索賠的態度來看,他會否決嗎?而且即使特朗普否決,國會還有可能駁回總統的否決。

以上是今天電視的內容。在會員區,我們會說說列根政府官員正在推動重啟「蘇格拉底計劃」,阻止中共的擴張。另外疫情之下,很多人都在尋找解藥,其中有黑客就攻入了中共的部份電郵系統尋找相關資訊。然後跟大家分享一位「老牌政法大學生」對這場瘟疫的看法,以及一位武漢嫂子的「漢罵」。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