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至世界184個國家,世界各國正研擬追究中共政府隱瞞罪責,在中國境內,湖北和武漢受害家屬欲提請訴訟,卻遭到各種噤聲和打壓,為此,中國資深公益人士、旅美訪問學者楊佔青4月23日公開索賠起訴狀模板供家屬下載。

受到中共病毒襲擊,美國迄今逾85萬人感染,4.7萬人死亡,七大工業國都受到重創。密蘇里州率先以州政府名義追責中共瞞報疫情,並尋求經濟賠償。澳洲總理莫里森則致力推動對世界衛生組織(WHO)改革和對中共隱瞞疫情的獨立國際調查。

而在中國境內,為了讓更多因疫情受害的家屬民眾,可以順利到法院立案,追究地方政府的責任,由18位海外律師組成的「新冠肺炎索賠律師顧問團」(簡稱顧問團)公開了一份共14頁內容的《新冠肺炎索賠起訴狀模版》,同時附帶《立案指南》。

楊佔青解釋說,一些受害家屬填寫完後,可以通過郵寄的方式給法院立案,「法院一簽收就說明它收了這份材料,這樣法院如果不立案,它的壓力也會大一些。」

楊佔青說,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顧問團成立以來,多名與海外顧問團聯繫的家屬,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而在國內的律師,更受到嚴厲警告,不許幫受害家屬維權。

「在溝通過程中,很多人被地方政府威脅,反而不利他們維權,所以想,如果可以在不跟我們聯繫的情況下去做更好,如果做的人多了,政府就會明顯感到壓力。」

家屬悲鳴:若在爆發前二十天 即揭示真相……

在武漢疫情爆發時,許多患者住不上院、被要求在家隔離,最後死在家中,也沒做上核酸檢測,有些則是好不容易排上核酸,還沒等到確診結果出來,就死亡了。

一名考慮維權的武漢民眾丁先生,曾經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母親於2月8日死去,死亡證明書上寫的是「病毒肺炎」,他認為,如果一開始李文亮醫師示警時,也就是在疫情爆發前20天,政府就把真相告訴民眾,「大家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救幾萬人的生命。」

他一直認為武漢市的死亡人數絕對不是官方說的數千人,「死了幾萬人,這是謀殺。」「還有的家庭是全滅了,他們這樣子冤死,沒有人出來承擔責任?」丁先生認為應追究兇手責任的言論,引發家屬共鳴,卻被當地維穩人員請去「喝茶」,示意要其噤聲。

另一名武漢民眾尹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母親走得太冤了。他2月1日帶著母親上醫院查出「肺部感染」,跑了三家醫院都不收,最後直接將母親推進急診ICU室,醫院還來不及搶救,半小時後,就通知母親死了,死因是「呼吸循環衰竭」,一個小時內就送殯儀館火化。

僥倖逃過一劫 仍受威脅和經濟迫害

還有一位武漢女士感染上中共病毒,所幸痊癒。但是到目前為止,醫院不給她出具檢測結果陽性的報告,據了解,她共檢測四次,三次顯示陰性,一次陽性,出院時,病歷報告上寫的是「病毒性肺炎」。

後來她把費用繳清,醫院讓他複印一部份病歷,才發現新病歷上寫的是「新冠病毒肺炎」,但是檢測陽性的檢測報告一直沒給她,使得她投保的商業保險,迄今不理賠住院補貼。

類似的案子層出不窮,這些原本打算維權的受害人,卻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楊佔青說,最近又有兩位已經決定維權的武漢受害人,被警方威脅後放棄了。其中有一位被單位領導找去,說她犯了「政治錯誤」,不讓維權。或以協助和醫院交涉領取保險金為由,要當事人放棄維權。

狀告政府瀆職 中國民眾應理直氣壯

考慮到國內維權民眾的安危,海外顧問團將訴狀模板在網上公佈,上頭載明被告一是「武漢市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周先旺(市長);被告二是「湖北省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王曉東(省長),被告三是某某社區。訴訟請求包含原告近親屬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診療費等,要求法院針對被告濫用職權和瀆職行為立案調查。

楊佔青說,期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受害人,通過維權、起訴、郵寄給法院立案,理直氣壯地去維護自己的權益,「就像是天安門母親一樣,年復一年地,讓大家通過訴狀就可以理解當年武漢疫情的真實情況,而不再是官方報道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