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籠罩,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我怕你傳染,你怕我感染,限聚停擺、防疫隔離,進一步拉濶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致親朋好友因肢體距離,更加日漸情淡疏離。昨天在街上碰到一朋友,雖然都蒙著臉,幸好還估到對方,既沒有握手拍膊頭,更全無肢體接觸,卻在街上開心敘舊半小時,打破社交距離。人是群體的動物,更是停不了的經濟生物,在這幾個月翻天覆地的變化,適應不易,過渡亦難,身心疲憊崩緊,誰沒有失眠?誰沒有憂心?卻偏偏要斷絕群聚溝通,失去交流支持,更要蝸居在家,獨自在個人的困境中打滾,重心脫離!

遇到麻煩困境,很少人能不抱怨而正面面對。普遍都是咒罵怨恨,更不能轉負為正,境隨心轉。疫情肆虐,最好儘快面對現實,思考疫情發展對自己的影響而早作準備。如果沒有經濟壓力,工作與否也無損生活質素,恭喜你!在這世紀疫症,國際停擺之中,甚至有另一翻得著。有位富貴朋友,頗為享受現時的停擺生活。他說:「出街不擠迫,揸車不塞車,兒孫更日日到家一起吃飯,然後玩樂睇戲,以前怎會天天見到他們?」心想住4千呎豪宅,更有3個外佣,自然有條件可大家庭每日飯局。但香港住宅普遍狹小,更有不少人全家塞在籠屋劏房,那種蝸居隔離,就不可同日而語!

有經濟能力,肢體距離,社交距離,都不是距離。可惜香港大部份打工仔及各行各業,都因為今次疫症距離而陷入經濟困境,回復無期。過往大家拉近距離便可貨如輪轉,現在一切停頓,百業蕭條,很多僱員即使未被炒已放無薪假,但可惜政府救市的方案與現實形勢尚有大段距離,遠水未能救近火!加上國際與本土政經變化極大,失業率與公司店舖消亡的速度,以季度或月計已太慢,如有數字,每星期的變化距離,必定相當驚人!

有位朋友在疫症前,外判僱用七十多個員工,可惜防疫停擺後,這批不在失業率但已失業的人士,他說:「只能愛莫能助!他們不是自己直接僱用,又沒有MPF,即使有政府的半薪支持,也只是豉油!以現在的經濟困境及現金流斷絕的情況下,老闆怎會有那麼多雞可以出?無情雞就有!要炒自然會炒,況且現在一切停頓,更未知後續發展如何,自己玩完的距離都不遠,怎幫?」有時覺得,政府官員可能從未經商,根本不明白營商的困境,加上本地有香港特色的特貴租金,沒有現金流,租金便可輕易吞噬一間公司,結業關門製造另一堆失業數字!

百業興旺時,租金幅度與距離可以有較大差距,但現在一切商業都處於隔離停擺狀態,租金與現實的差距便應收窄。有個朋友說,有位食肆的業主相當體恤更大幅度減租,但食肆東主說減租都無用,因為根本沒有生意,只能結業止蝕。而業主並沒有因租客提早離場而追討差額,甚至先退回3個月按金,並且和東主說不要拆除食店裝修設備,浪費7年的心血。他會將店舖保持原狀,大家觀望3個月,若可以再做便開門重新營業,希望渡過難關,捲土重來。

事實上,疫症雖然令大家的「肢體距離」必須拉遠,但這不等同「社交距離」需要切斷。人有心,彼此的距離反可拉近,特別在這最需要同舟共濟的時刻,有心有力,正好打破舊日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