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上有段說話:「一場疫情,警衛都成了哲學家,問的都是直擊靈魂深處的哲學問題:1. 你是誰? 2. 你從哪裏來? 3. 你要到哪裏去?」如果不是對生活無知無覺,由反送中到今天的疫情大爆發,每天都充斥著大大小小令人深思的哲學命題。各自身處不同所在地的那個誰又會是甚麼?是封城封關封家,甚或最後成為火化數字送上山的那個他,還是樂園即將關閉,把握及時行樂不管明天會不會感染的那個誰?大家從何而來,往何處去,天堂地獄,誰主宰你?

疫情險峻,現在各國都開始自我隔離,封城封關,限制人口流動以阻壓疫情擴散。當初本地醫護「先知先覺」,罷工要求政府護港封關,卻被責難謾罵成黑心醫護,甚至到現在還秋後算賬!然而李文亮醫生也得到平反,不知為香港醫療體系拼職把關的醫護,會不會得到一個「良心」的道歉?反觀路過被警隊截查的一個普通市民,卻要向在場每一位英明勇毅,全副武裝的警察逐一道歉,這種經典場面,在神威謾罵圍剿逼迫之下說出的每句「對不起」,我確信「施比受更有福」,若對方真的「受得起」!

第一個人死亡,容易觸動大家的心靈,感同身受,寄語同情。第一個違規,如即時處理,別人知所警惕,便會慎言謹行。現在已死得人多,死亡也只成為數字,誰會想起去世的是一個人,怎會勾起大家靈魂深處的憐憫之心?正如違規的人多,一件污兩件穢,上下沆瀣一氣,誰會再嗅到身上的「朝霞清氣」?而肩膊承擔的認證數字更早已掩蓋「迷失」,沒有光明正大,對不起,我管你,誰管是非對錯宣誓約章?當行動職責只是比隻手指,「中指」或「母指」?反正個個都是大哥,其他人就可以當唱歌!還你公道,行事光明正大,儘早獨立調查,希望最後真相大白,要向你說句「對不起」?!

而傲慢與僥倖,不會因為國家的大小而改變。歐美等大國對抗疫情的效果,實在無話可說。「佛系」的作為,輕忽的處理,感染與死亡,甚至股市跌幅的數字每天都驚心動魄!決策者是否在想:「萬一疫情不嚴重?萬一我把關過激?萬一沒有人感染?……」所以殺魔只用殺雞刀,不必太上心?往往到最後慘痛結果因為反應遲緩,無可逆轉,回頭已是百年身!反觀全球抗疫暫時最成功的地方,是蕞爾小地的澳門和台灣,以殺雞用牛刀的態度,謹小慎微,無所傲慢,不全僥倖,才能安然渡過。

生活充滿殘酷的黑色幽默,疫情未過,很多人已歌功頌德大攪感恩「善行」。能夠「將別人的喪事,辦成自己的喜事。」沒有高深的哲學體認,相信很難做到。如果受難做鬼也甜蜜幸福,世間還有甚麼壞事或禍事?正如只懂包容犯事者的過錯,無視受害者的苦楚,這種是非不分的決策者,相信傲慢與僥倖的心態,也不會因結果而改變。難怪你是誰,此生要何去何從,願意反省深思,一個守護家國的警衞,問的都是直擊靈魂深處的哲學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