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越來越多國家的政治家表示,中共應該為這場全球災難負責。日前德國《圖片報》也發表了類似文章。這引來了中共駐柏林大使的施壓信函,《圖片報》立即發表了一封公開信,駁斥了中共大使的言論。

創建於德國的《圖片報》是歐洲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其總編賴希爾特(Julian Reichelt)於4月16日發表了一封致中共首腦習近平的公開信《您危害整個世界》,文章如下:

您(習近平)在柏林的大使館給我發了一封公開信,因為我們在《圖片報》上提出,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在全球爆發,中國(中共)應該對這巨大的經濟損失進行賠償。

您的大使館稱這是「無恥的」(infam),並指責我「助長民族主義」。因此我也做出幾點說明:

1. 您通過監視進行統治。如果沒有監視,您將不會成為主席。您可以監視一切,監視每個公民,但您卻不監管您所在國的具有高度傳染病危險的動物市場。您封掉批評性的報紙和網頁,但卻不關掉出售蝙蝠湯的攤位。您不僅監視您的人民,還在危害他們,進而危害全世界。

2. 監視導致自由缺失。沒有自由,就沒有創造力。沒有創造力,就不能發明任何東西。這就是為甚麼您使您的國家成為盜竊知識產權的世界冠軍。中國用別人的發明來豐富自己,而不是自己發明。這樣做的原因是,您不讓您所在國家的年輕人自由思考。儘管沒人想要,但銷往全世界的最大的中國(中共)出口商品,就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

3. 當您、您的政府和科學家早就知道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人傳人,您卻隱瞞了世界。當西方研究人員想知道武漢發生了甚麼時,您的頂尖專家沒有接電話,也沒有回覆電子郵件。您是位太過驕傲的民族主義者,以至於無法說出真相,您認為這是民族的恥辱。

4. 《華盛頓郵報》報道,武漢的實驗室研究了蝙蝠的冠狀病毒,但沒達到最高的安全標準。為甚麼您的有毒實驗室不能像政治監獄那樣安全?您不打算向全世界那些悲傷的疫亡者的妻子、丈夫、女兒、兒子、父母作出解釋嗎?

5. 在您所在的國家,人們已在竊竊私語議論您。您的權力正在崩潰。您創建了一個難理解、不透明的中國,它曾是不人道的監視國的代表,現在又是致命瘟疫蔓延的代表。這是您的政治遺產。

您的大使館寫道,我沒看到「我們人民的傳統友誼」。我猜想,您是把現在對世界慷慨發送口罩的行為視作偉大的「友誼」。我不稱之為友誼,而是微笑的帝國主義。您想讓中國通過來自中國的瘟疫變強大。我不認為您個人還能挽救您的權力。我相信,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或早或晚都將成為您的政治終結。

「病毒帳單:中共欠了我們甚麼」

該公開信中所提到的文章,是指一天前(4月15日)在《圖片報》上發表的文章「病毒帳單:中共欠了我們甚麼」。文中提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過,「會有一個時間,要追究責任者應負之責。」這個「責任者」明確就是指中國(中共)。

文章指出,這種致命的病毒從武漢傳播到了全世界,原因是中國(中共)領導人壓制重要信息長達數周之久。如今,全世界的專家和政治家都在要求北京承擔後果,而且不惜提出訴訟要求賠償!

文章提到,著名的國際律師認為,中共違反了其對世衛組織(WHO)的信息義務。根據國際法,衛生條例具有約束力,並在2003年SARS爆發後做出更新。在那時,中國(中共)就對流行病的爆發有所掩蓋。

文章指出,根據中國(中共)的信息,WHO在一月中旬還在說,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會人傳人。結果世界各地的衛生系統失去了為大瘟疫做準備的寶貴時間。

根據《圖片報》的報道,美國國際律師克拉斯卡(James Kraska)認為,有關國家現在有權在國際法庭起訴中國(中共),要求其賠償損害。

英國智囊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得出結論:中國(中共)對經濟後果負有法律責任。

現在,德國政客也在對聯邦政府和歐盟施加壓力。中國問題專家羅森特(Frank Muller-Rosentritt)呼籲調查,「中國(中共)是否違反了世衛組織的信息要求」。

德國執政黨基民盟(CDU)經濟學家豪普特曼(Mark Hauptmann)對《圖片報》說,北京的行為「使瘟疫從地方向全球蔓延成為可能」,北京不對此負責絕對不行。

《圖片報》因此列出中共應該負擔的「病毒帳單」:詳細算出中共3月、4月份應對德國各行業做出的賠償,初步計算應賠償總額為1490億歐元。

《圖片報》指出,對於那些每天虧損數十億歐元的企業而言,對於整個經濟領域而言,大家都在為生存而奮鬥。那些來之不易的納稅人的錢都花在病毒危機上,還有數百萬民眾擔心失業。這些都應該得到賠償。

然而,有一件事卻無法在帳單上體現: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奪去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世界上沒有錢可以彌補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