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前文

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裏僅整理記錄了部份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1月下旬的部份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1月21日

1月21日,世衛組織終於確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全球報告共313宗確診病例;死亡的6例均來自中國的報告。前一天,鐘南山在中共授意下,剛剛公佈了武漢肺炎「人傳人」。

同日,據德國媒體(Der Spiegel)5月份報道,德國聯邦情報局(BND)的情報顯示,1月21日,習近平曾親自要求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不要發佈病毒人傳人的訊息,以及延後疫情大流行的警告。德國情報局認為,中方的舉動令全球失去4至6個星期的抗疫時間。但中共外交部隨後否認習近平與譚德塞當天通過電話。

同日,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宣佈了華盛頓州斯諾霍米什縣發現第一宗確診病例,該居民六天前從武漢返回。表明武漢封城前,成千上萬的人已經離開武漢,將病毒攜帶到中國各地和其它國家。

1月22日

1月22日,大紀元記者採訪武漢社區魏醫生,他說,「現在要去醫院看病排隊要排到晚上,醫院人太多了,所有發熱門診都這樣」。魏醫生說自己暫時未被確診,但是肺部出現感染、喉痛症狀。魏醫生介紹,目前武漢第四醫院、第五醫院、第七醫院、第九醫院,武漢漢口醫院、武漢紅十字醫院全部都騰出來,只看發熱病人,都作為發熱門診。魏醫生所在的社區醫院有五十多人,但出現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症狀的已經有5人了。可是,他們所在的社區現在只公佈了2個感染者。

同日,全球報告556例中共肺炎確診,其中有17例死亡,均來自中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繼續稱讚中共處理疫情得力。在世衛組織緊急事務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小組成員就此事件是否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表達了不同的看法,譚德塞在會後表示,由於需要更多信息,目前需要推遲作出決定。譚德塞果然按照中共的要求,延後公佈疫情風險等級,此後又多次發生。

同日,青島市公安局發佈通報,「青島四人編造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被處理,一人被刑拘」。其中三人被處以行政拘留七日、五日的行政處罰。但沒有說明這些人究竟編造或傳播了甚麼謠言。

同日,第一財經發表文章表示,「新病毒傳播渠道都沒搞清,慎言『可防可控』」。

同日晚,距武漢封城的「1號通告」頒佈前幾小時,央視《新聞聯播》的主要內容與疫情毫無關聯:看望老同志,與外國領導人通電話;在青海考察;歡迎中外記者採訪兩會;備年貨,過大年……另一方面,武漢病人無人探望,家屬無人慰問,「菜籃子」無人問津,但是,出城的路口嚴密關閉了。

1月23日

1月23日,中共宣佈武漢「封城」,但1月份約五百萬人已經離開了這座城市。23日「封城」前,從武漢出發的人群中,發現六七成人前往湖北省內其它城市;有約2萬多人從武漢飛往曼谷,其次是新加坡樟宜機場、日本成田機場。往港澳台航班方面,武漢出發飛往香港機場7078人,飛往澳門6145人。

同日,《人民日報》重頭要聞與央視前一晚的內容重合,還包括了「中國夢的雲南篇章」、「阿佤人民唱新歌」、春晚準備就緒等多條「喜訊」,只有第4版刊登了兩條疫情的報道,文章突出表現官方加大控制力度,稱「近日,病例數量變化較大,與我國對疾病的認識不斷加深,完善了診斷方法,優化並向全國下發了診斷試劑有一定的關係」。

同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雖在中國成為緊急事件,但未成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世衛亦在23、24、25日的報告中指全球風險一般,引起各界爭議。

同日,新加坡和越南報告了他們發現第一個確診病例。

兩個月後,3月2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陸媒採訪,他表示,封城的決定不是某個人提出的,是專家組共同討論的結果。曾光說,「我們高級別專家組,那時候也有一點遺憾,因為到了武漢沒有見到主要的負責人,沒有見到省委書記、省長,市委書記、市長,有些建議沒能讓這些拍板的人聽到」。曾光表示,剛提出武漢封城的建議時,全國病例只有三百多宗,但封城時已翻了一倍,最終才引爆疫情擴散。

1月24日

1月24日,武漢市民方斌向美國之音證實,他家附近的漢口醫院每天都人滿為患。「真實的患病人數沒法統計,很多人還沒有確診就匆匆死了」,「有的本來身體就不好,得了病扛著,走在路上就倒了。」

同日,面書帳號「龍燦」帖文說,「我是武漢中南民族大學的袁譽洪,我現在非常無助,懇請各位志士仁人幫忙」,「我的親家公倆口子都不幸感染了肺炎,現在已經CT和新型冠狀病毒核酸RNA檢測確診為陽性,但我女婿拉著他們滿世界跑,就是沒有一家醫院收治,這不是要讓人等死的節奏嗎?」袁譽洪質疑:「說好的可控,住院都不接受,怎麼控啊?」有網民回應留言:「這封城就是任由自生自滅的節奏吧。」

同日,中共阻止武漢病毒研究所與美國得克沙士大學共享分離病毒株的樣品。

同日,大陸時評作家王亞軍從上海給武漢捐贈了四千多箱的口罩、護目鏡,但下午4點半就接到來自湖北方面的威脅,讓他閉嘴,不想在拘留所或某些地方過年的話,就應該閉嘴。他在影片中含淚表示,自己很不開心。

同日,越南報告發現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日本、南韓和美國報告了第二宗確診病例。

同日,世衛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目前將中共肺炎疫情界定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還為時過早,暫時不將疫情確定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同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聚焦中共團拜會,口號是「團結一心、艱苦奮鬥,風雨無阻向前進」以及「奮鬥創造歷史,實幹成就未來」。在第4版最下方,有一篇《眾志成城 防控疫情》,全文強調有關部門加強救治、保障醫護人員權益和安排退火車票等。有關封城的部份排在第8自然段,總計162字。

1月25日

1月25日,公民記者、律師陳秋實記錄大年之初一在武漢的見聞。金銀潭醫院變成只有住院部,沒有門診部。晚上十點,武漢十一醫院,仍有上百人排長龍等待打吊瓶的患者。其中一個專門打吊針的房間坐滿了正在打吊滴的病人,病情嚴重的在裏面的急症室病床上上呼吸機,走道上有幾十個氧氣瓶。他在急症室還看到兩具屍體,一具是一個老人,剛剛從救護車上送下來,就已經去世了,他被用白色的裹屍體布包了起來。另一具屍體是躺在急症室門邊用小屏風擋住,但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屍體。他從護士那裏了解到,現在上百人還算好的,前幾天,有上千人擠滿了走廊,擠都擠不動。太嚇人了,所以護士天天哭。

同日,中共官方將「疫情、輿情、心理」列為三大戰場。當天,微信安全中心跟著發佈《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專項治理的公告》,威脅違規者可判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

依據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1月22日、24日和25日的確診人數分別為542、830和1287,而死亡人數則分別為17、26和41。若將這三天的死亡人數除以確診人數,得到的死亡率「剛好」都是3.1%。

同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決定成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李克強任該小組組長,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任副組長,小組成員丁薛祥、孫春蘭、黃坤明、蔡奇、王毅、肖捷、趙克志。成員多半是專職宣傳、維穩官員,沒有醫療衛生系統專職官員和專家。

同日,中共官方媒體報道,「(天津)公安機關在工作中發現,奚某某(女,29歲,天津市人)於2020年1月24日11時至14時期間,在微信朋友圈內編造涉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人數的不實言論。1月24日19時,公安和平分局將奚某某抓獲。奚某某對上述違法事實供認不諱,現其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1月26日

1月26日,大陸騰訊及網易公佈的疫情即時統計數據均為「確診15701例、死亡2577例」,隨後數據被修正。有網民質疑說,這或許是不小心公佈的正確數字。

同日,《財經》報道,劉梅一家接到了一張火化單。她的婆婆、73歲的老人在家中沒了呼吸,送去醫院搶救無效後死亡。劉梅告訴《財經》記者,老人在1月21日出現疑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症狀,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檢查後診斷結果顯示肺部高度感染。但老人輾轉數家醫院仍未被住院收治,只能在家自我隔離,直至病危。老人被送上救護車後,家人再沒見過她。他們最後收到的只有一張火化單,顯示老人的死亡原因是:病毒性肺炎。但據家人說,老人的離世並未被計入新冠肺炎的確診死亡數字中——因為直到去世,她也沒有得到住院資格,也沒有被確診為武漢肺炎,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而去世的不幸者。

同日,加拿大多倫多地區居民王先生(Jason Wang)的母親在武漢感染後病危,武漢市第四醫院卻隱瞞王母的病情,不向她提供床位。王母向社區中心提出需要醫治的要求後,一直杳無音信。王先生1月26日致電武漢市社區中心主任,對方答覆「已經向我的上級報告這件事,現在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只能等著。怎麼辦?我也沒有辦法」。《大紀元時報》1月28日刊登題為《營救武漢患病母親 兒子多倫多求助大紀元曝光》的報道後,次日,社區主任主動跟王父打電話說,「你們這個事,我們領導已經知道了,市領導都知道了,很關心這件事。我們領導很關心床位和病房的事,如果有的話,馬上就給你們騰出來」。她還請王父到社區醫院拿藥,並表示,如果再遇到問題,儘管直接找她,還囑咐王父,「家醜不可外揚」。

同日,中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少將坐鎮武漢,接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她也被稱作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

同日,中共開始新一輪的「封口」行動,網信辦、公安通知,中共威脅要將發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的民眾抓捕、判刑。

同日,自由亞洲粵語台(RFA Cantonese)在面書發佈影片顯示,醫護人員從衛健局領到的防護服和口罩,都是劣質產品——防護服到處開線,還沒開始工作就已經破裂。醫護人員說,這防護服跟口罩一樣都是假的。

同日,湖北省政府召開有關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湖北省長王曉東在介紹醫用口罩時,剛開始說湖北省生產醫用口罩有「一定優勢」,湖北省仙桃市年生產108億隻;過了一會下面遞上來小紙條,王曉東改口說,剛才說的是口誤,是18億隻;放下紙條,他又讀稿件時,再次改口說是生產108萬隻,是萬隻不是億隻。當時記者都戴口罩,但台上的省長王曉東卻不戴,省委秘書長別必雄戴錯了,露著鼻子,武漢市長周先旺戴反了。

同日,財新網報道,多個信源顯示,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正局級官員王獻良,因感染武漢病毒肺炎,搶救無效,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北區)去世。

1月27日

1月27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1月23日至27日,已累計檢測樣本4086份,其中陽性712份」。按此換算,檢測確診率17.43%,與武漢疫情爆發的實際情況嚴重不符。當天公佈的累計確診病例1590例,是累計檢測陽性712份的2倍還多,可見核算檢測不是病例確診的主要手段。

同日,《新京報》發表評論文章《500萬人離開武漢,疫情蔓延的責任該如何承擔?》。文章稱種種跡象表明,至少從(去年)12月中下旬開始,疫情就已變得很不樂觀。而從1月1日開始,外來務工人員與大學生就開始陸續返鄉。這500萬人口就是在1日到23日之間的這二十多天的時間裏離開武漢的,而這個時段,正是疫情快速蔓延擴散的階段。

同日,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採訪,針對外界批評武漢隱瞞疫情信息,周先旺改用了「披露不及時」的說法。他透露背後的原因:不是隱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權。他稱傳染病必須依法披露,但他沒有上級授權,無權披露。

同日,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共肺炎事件現況報告中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國的風險「非常高,在區域層級上高,在全球層級上也高」,同時承認,在1月23日、24日、25日的報告中曾表示全球風險「一般」,是做了「不正確」的陳述。

同日,丹麥《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將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換成五枚「冠狀病毒」。中共駐丹麥大使館要求該媒體道歉,遭拒絕。

1月28日

1月28日,大紀元報道,多個武漢醫護人員告訴家人的影片爆料:醫生估計大概有九萬、十萬人感染,千萬不要相信政府,得靠自己。湖北航天醫院醫生胡電波冒險向外界披露:湖北總發熱的人群超過十萬,醫院像地獄,四處喊救命。經濟時政評論人秦鵬轉發「武漢醫護人員」的影片說:第三個信息源(武漢本地醫生影片)稱感染人數九萬人,前兩個稱十萬人,10萬數量級可信度非常高了。之前的影片,武漢醫護人員告訴家人:「他們醫生出來的估計大概有十萬人」,「政府讓我們治,可是甚麼物資都沒有」,「他們想辦住院都辦不了」,「我們上一天班,整個人的心裏都快崩潰了」,「他們在那兒求我們,我們一點辦法都末得,看著一個好生生的人慢慢就不行了」,「千萬不要相信政府,都得靠自己」。網上傳出多個醫護人員崩潰大哭的片段。「我不需要加油,我需要全國都知道武漢在發生甚麼!」一位醫生說,很多患者死後都無人收屍。

同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發熱門診就診人數逐日增多,高峰時段超過1.5萬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發熱門診共接診發熱病人75,221人」,當時公佈累計檢測4086份。

同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稱中共政府高度重視這次疫情,「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等。但中共喉舌新華社報道該消息時,卻改為「我在中國黃曆新年第一天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對加強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刪去了「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同日,世衛組織承認對中共肺炎疫情犯有輕視忽略錯誤,沒有適當估量中共肺炎疫情擴散的危險。

同日,總部在美國華盛頓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披露,從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周之內,中共當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國公民。公佈的數據顯示,這些中國人大多數被扣上「散佈謠言」、「製造恐慌」或「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罰款或是教育訓誡等處分。

同日,美國從武漢撤僑。

同日,中國官方報道譚德塞在北京訪問時宣稱,不主張各國從中國撤僑,並表示中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並不那麼嚴重,不需要過份反應。世衛組織發言人賈撒列維克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關於各國想從武漢撤僑,世衛的立場是:這是由各國政府自主做決定的事」。

同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消息人士援引湖北國資委內部消息稱,湖北前黃石市市長楊曉波,在參加省政協會議期間感染重症肺炎,會議結束後發病,僅兩天後即去世。

1月29日

1月29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由於該病毒的高致病性,科研人員要開展預試驗有一個逐步熟悉的過程,因此檢測樣本不會一開始就每天2000份,會逐步增多」。這表明每天核算檢測不會超過2000份。

同日,在大陸電視節目中,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說,作為一間收治傳染病的醫院,院方已有一套處理該類遺體的方法。疫亡者遺體直接由醫院工作人員和殯儀館對接處理,只是這些病人的家屬不能見到他的親人,家屬可能需要簽字。

同日,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等45名醫學專家在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簡稱NEJM)聯合發表論文《新冠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態》(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論文對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22日,中國境內確診的共425例中共肺炎患者進行分析,2020年1月1日前發病的病例中,55%與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相關,此後發病的病例中,僅8.6%與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相關。數據顯示,1月1日至22日,武漢共有15名醫務工作者感染,分別是1月1日至11日有7名,1月12日至22日有8名。

同日,上游新聞從江西省上饒市政協一副秘書長處獲悉,該市政協副主席黃統征「高度疑似」感染中共病毒。另外,因湖北連續出現廳局級官員感染肺炎去世,當地醫療機構正在給一些中共官員注射提高免疫力的藥物。澎湃新聞也報道了這一新聞,但很快被刪除。

同日,大陸第一財經報道,距武漢不遠、疫情嚴重的黃岡市,物資短缺非常嚴重,一些醫務人員不得不穿雨衣當防護服,用垃圾袋當鞋套。根據中共海關總署的數據,北京在1月24日至2月29日期間進口了25億件防疫個人防護設備(PPE),其中包括超過20億個口罩。從海外採購醫療用品的做法,獲得了中共駐海外使領館和駐外公司、機構的全力執行。但武漢各醫院始終得不到足夠的防護服和口罩。

同日,日本從武漢撤僑,最初準備1次派2架包機前往武漢,而中共僅同意派遣1架。官員認為此次「撤僑作戰」最大的障壁是中共的應對,遲遲未能批出機場使用許可。

1月30日

1月30日,據法新社(AFP)報道,該社記者早晨看到一名戴著口罩的灰白頭髮的男子,直挺挺地倒斃在武漢一家關閉的傢俬店門前的地上,這個男子一隻手還拿著一個塑料購物袋。現場有幾個路人,但他們不敢靠近倒在地上的老人。不久,一輛緊急救護車搭載著身穿全身防護服的警察和醫務人員趕到現場。身穿防護服的醫務人員用一條藍色毯子包裹住男子的遺體。在救護車離開後,同樣配有全身防護服的警察拿著超市紙箱以掩蓋現場。此後,不斷有網友爆料圖片、影片,顯示各處均發現有人突然倒地身亡。

同日,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在個人微博上撰文,「我已經出離憤怒,不知道說甚麼好了……這是我第一次實錘看到明白無誤的證據,新冠病毒人傳人的證據被有意地隱瞞了!」王立銘在其微博中寫道,「我的問題很簡單:從這篇論文的數據來看(指1月29日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等45名醫學專家在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論文),國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的頭幾天就已經掌握了明確的病毒人傳人的證據,那麼從那個時候一直到1月20日這三個星期裏,這個消息是在哪個步驟被掩蓋了?」他寫道,「我已經快爆炸了,我需要論文的作者們給我一個解釋!作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們比公眾早三個星期知道了病毒人傳人的確鑿信息,你們有沒有做到你們該做的事情?」

同日,世界衛生組織將中共肺炎暫時命名為2019-nCoV急性呼吸疾病(2019-nCoV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將中共病毒肺炎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過,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稱,「這一宣佈不是對中方的不信任,而是擔心疫情在衛生條件不佳的國家擴散」,他還說,「中方在發現疫情、分離病毒、測序基因組並且與世衛組織、全世界共享的速度令人讚歎,令人難以言表」,「中共承諾要確保疫情透明度以及保護世界人民,我對此毫無質疑。」

同日,美國國務院將中國旅行警告升至最高的第4級,即請勿前往中國,同時授權美駐華使領館非緊急僱員及家屬撤離中國。

同日,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原定當日飛回英國的撤僑包機未獲得中共許可,未能按原定計劃起飛。中共不承認雙重國籍,不允許有中國籍的家屬登上撤僑飛機,英國外交部提出交涉,翌日,飛機成功起飛。

同日,Channel A報道南韓原定白天連續派出2架飛機撤僑,而中共僅同意在夜間派出1架飛機撤僑,並指美日韓都是如此。南韓政府官員透露,唯一原因是中共不想撤僑畫面傷及自身威信。翌日,《朝鮮日報》報道引述大韓民國外交部官員指,這是因為中共想降低大量外國人離開中國大陸的受關注程度。日本放送協會(NHK)此後報道日本撤僑情況時,訪問的政府人士亦做出類似表述。

1月31日

1月31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對央視說,2019年12月30日至31日,武漢還有其它醫院也發現病人,所以上報了中共衛健委。

同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報道稱,武漢病毒所與中科院上海藥物的研究團隊透過實驗室「體外試驗」證明,雙黃連有抑制武漢病毒的作用,引發了民間搶購潮,市民冒著被交叉感染的風險,出門去藥店搶購。據稱,當晚2小時內,各電商平台上,雙黃連口服液顯示無貨或下架,甚至連獸用雙黃連也賣斷貨了。

同日,《紅星新聞》獲悉,湖北省民政廳前副廳長、巡視員文增顯,當天下午,疑似因感染肺炎去世,終年68歲。

同日,澳洲政府決定,從中國武漢撤出的僑民須在距澳洲本土二千多公里的海外領地聖誕島隔離14日,這些僑民大多是澳洲籍華人。

《紐約時報》後來根據從美中兩國收集來的數據分析得知,1月份,至少有43萬人從中國搭飛機抵達美國。

小結

2020年1月下旬,中共公佈武漢病毒「人傳人」後,很多已經出現明顯發熱症狀的患者,開始大量到醫院看診,各級醫院系統崩潰。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發熱門診就診人數逐日增多,高峰時段超過1.5萬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發熱門診共接診發熱病人75,221人」,當時公佈累計檢測4086份。說明當時武漢市內,有明顯發熱症狀的疑似感染者去醫院看診的,至少75221人,其他更多症狀輕微、或暫時沒有症狀的感染者,無法統計。

中共肺炎患者死亡已經大量發生,醫院開始直接將患者遺體送火葬場焚燒,不經過家屬,有多少計入武漢肺炎死亡名單,無法統計、證實。

至少在2019年12月1日,已經發現中共肺炎病例,至1月20日中共公佈「人傳人」,武漢疫情早已爆發。武漢封城後,醫院無法接納大量出現明顯症狀的感染病人,也無法通過核算檢測確診。近2個月的時間,核酸檢測試劑嚴重不足,很可能一直沒有開發成功,準確率很低,無法大批量生產、使用。3月份起,中國出口各國的檢測試劑,仍然爆出準確率低,被紛紛退貨。武漢醫院實際依靠發熱等明顯症狀進行判斷,再依據是否重症,收治病人。

中共除了下達封城的命令,沒有做好任何有效防疫、抗疫的準備。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