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梵蒂岡宣布紅衣(樞機)主教安吉洛.德.多納提斯被確認感染了中共病毒。66歲的多納提斯主教是羅馬教區主教,他是梵蒂岡至今已被確診的8名中共病毒感染者中,最高級別的神職人員。

66歲的羅馬教區紅衣主教安吉洛.德.多納提斯(右)是梵蒂岡至今感染中共病毒的最高級別神職人員。(Getty Images)
66歲的羅馬教區紅衣主教安吉洛.德.多納提斯(右)是梵蒂岡至今感染中共病毒的最高級別神職人員。(Getty Images)

截至4月10日,意大利全國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總人數已達14萬3,626人;死亡數字達到1萬8,279。位於羅馬城內的城中之國梵蒂岡,共有830名常駐人員,出現8人感染中共病毒。

梵蒂岡近年來與中共簽了綏靖協議。2019年持續半年多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被認為是對全世界良心的考驗,梵蒂岡選擇沉默。梵蒂岡還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更留污名。

中共病毒的爆發地——武漢,對教宗和梵蒂岡的紅衣主教們不是陌生的地方。60多年前,宣導無神論的中共與梵蒂岡的關係就是在武漢開始決裂的。60年後,當梵蒂岡和北京的關係變得越來越親密的時候,武漢已經不像當年教宗庇護十二世所堅持的,天主教聖統時那樣重要了。

教宗:我們感到恐懼和迷失

3月27日晚上,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主持一個只有他一個人參加的、為結束中共病毒肆虐的特別祈禱降福儀式。

教宗方濟各一個人站在超過六個足球場大的聖彼得廣場上祈禱:「最近幾週,彷彿黑夜降臨。我們的廣場、街道和城市一片漆黑,黑暗籠罩著我們的生活,使一切悄然無聲,四處荒涼而空蕩。黑夜所經之處,萬事俱休:空氣中嗅到、舉止間警覺到、眼神裏訴說著這一切。」教宗接著說,「我們變得恐懼又迷惘。如同《福音》裏的門徒那樣,出人意料之外的狂風暴雨突如其來,令我們措手不及。我們意識到大家同在一艘船上……」

意大利是中共病毒的全球重災區。而國際社會對教宗身體的關注,在3月初已是個敏感話題了。當時他在一次公開活動中出現咳嗽和流鼻涕症狀,被外界懷疑是感染了中共病毒。梵蒂岡否認了這個猜疑,聲明教宗只是感冒。

其後不到一周時間,梵蒂岡發言人宣布在梵蒂岡城發現第一宗感染案例。梵蒂岡隨後進行了全面消毒,並取消了一些公眾活動以及4月份復活節所有的公開活動。

《紐約時報》3月27日在一篇報道中提到,住在梵蒂岡城內的居民中,包括教宗、一些年長的紅衣主教、工作人員及其家庭成員,這個結構很像脆弱的養老院,病毒一旦傳開,對老人是致命的打擊。

據America網新聞報道,那位被送到醫院治療的多納提斯主教,儘管他和教宗沒有直接接觸,因均住在Santa Marta公寓,也存在著傳播的風險。

Santa Marta公寓共有130間獨立的單元,但走廊、電梯和餐廳都是公共場所。自從出現感染的病例後,年老的紅衣主教們都儘可能待在房間裏,減少外出。

85歲的紅衣主教、梵蒂岡城的名譽主席喬萬尼.拉約洛承認,像他這個年齡的老人是病毒襲擊的「第一人選」,並戲謔道,對梵蒂岡的老人來說,「更安靜的地方就是墓地了」。

儘管教宗每天還繼續跟一些紅衣主教見面,但他的辦公室內準備了很多洗手消毒液,並且教宗也不再去大家一起用餐的地方吃飯。

3月27日教宗做祈福儀式的視頻,通過網絡傳遞給全世界超過1.2億的天主教信徒,包括與死神掙扎的意大利國民,他們90%信奉天主教。

當天,意大利的死亡數字達到793人。中共病毒侵入了他們的身體,奪走了他們的生命。盼望死後靈魂回歸天國的信徒們極為重視神父在葬禮上的禱告,不幸的是,這最後的期盼也被政府的禁令粉碎了。

《紐約時報》3月16日的一篇文章報道了在意大利北部倫巴第的貝加莫省,棺材已經堆滿了墓地和教堂。一位85歲的老人去世後,棺材在墓地裏停放了5天還未被安葬。他的妻子和孩子甚至都不能給他舉辦一個傳統的葬禮,因為意大利政府已經把葬禮的宗教儀式列為非法集會。他結髮50年的妻子和孩子們也因為感染了病毒在被隔離中。

3月26日,意大利處於封城時期。教堂裏存放著感染中共病毒死亡者的棺材,等待被軍車運走。神父站在其中一棺材旁禱告。(Getty Images)
3月26日,意大利處於封城時期。教堂裏存放著感染中共病毒死亡者的棺材,等待被軍車運走。神父站在其中一棺材旁禱告。(Getty Images)

梵蒂岡曾與中共在武漢決裂

武漢這個城市對羅馬教廷並不陌生,因梵蒂岡和中共關係就是從這裏開始決裂。1958年3月,在中共武漢市委監督下,天主教的漢口總教區和武昌主教區分別選出了董光清和袁文華兩位總主教和主教,但羅馬教廷拒絕承認兩位主教。

儘管梵蒂岡在中共建政後還抱著能夠允許羅馬教廷繼續任命主教的希望,但武漢的自選自聖事件之後,雙方關係正式決裂。梵蒂岡隨後把駐中國公使轉移到臺灣去,之後設立了大使,與臺灣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無論是歸屬了中共三自教會還是地下家庭教會的天主教徒們在中共60年代的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中都沒能逃過中共的迫害,即使中共認可的主教們,也被關進監獄。

80年代開始,中共為了美化國際形象,開始恢復所謂宗教自由,並開始與梵蒂岡接觸互動,但雙方就主教任命權的分歧一直存在。梵蒂岡堅持的由教宗任命和中共控制的「天主教愛國教會」的任命之間的矛盾,在教宗方濟各2013年3月繼位後,發生了變化。

現任教宗方濟各是羅馬教廷從公元六世紀以來首位非歐洲出生的教宗。出生於阿根廷意大利裔的方濟各是在2013年3月,本篤十六世因病退位後繼任的。

BBC中文網2016年2月發表的一篇報道說,教宗2016年在中國新年到來之際,對中國發表的一個讚揚性講話令梵蒂岡觀察家驚訝,稱之為「現實主義政治走向極端的一個例證」。

教宗在這個講話中讚揚中國的「偉大文化」和「無窮盡的智慧」,並表示世界無需對中國日益增長的權力感到擔憂,同時避談人權以及中國限制天主教徒自由等話題。

在談到中共建政後殘酷的近代政治運動史時,他幾乎照搬了中共慣用的邏輯,說人們「有時會犯錯誤或者後退。有時會走上錯誤的道路,需要重新回到正確軌道」。

BBC的文章還提到,在教宗發表上述講話之前,中共曾在2016年1月份派了一個代表團訪問梵蒂岡。

教宗方濟各在今年1月份中共病毒爆發之後,曾經多次為中國和全球受病毒感染死去和患病的民眾以及他們的家人祈禱,但他從來沒有提到過武漢。

1月26日星期日,教宗在聖彼得廣場的祈福會上,面對成千上萬聚集在聖彼得廣場的信眾讚賞中共為遏制病毒傳播做出「巨大承諾」。

教宗方濟各在多個場合表達出訪中國的願望,被認為是梵蒂岡急於和中共建立外交關係。2月,在德國慕尼黑國際安全會議上梵蒂岡外長保羅‧加拉格爾大主教與中共外長王毅見面。(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