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世界上最小國家,因教廷聖座所在被譽為「先知之地」,不同於一般世俗國家。他是台灣在歐洲唯一友邦。在自由國度,天主教法統與天主教得以確保,這是「台梵友誼」最重要的意義。

然而,信奉天主的教廷與無神論的中共越走越近,雙方在2018年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協議將在今年9月屆期,中梵是否續約?台梵邦交會不會鬆動?引發關注。

就在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疫情嚴峻之際,中梵外長2月14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舉行雙邊會晤,外界解讀,疫情嚴重衝擊中共國際形象,中共外長王毅主要任務是要拉攏各國,重振國際對中共的信心。隨後,傳出教宗方濟各打算訪問武漢,消息沸沸揚揚傳了一個月後,教廷官方才出面否認,似乎宣告「中梵談不攏」。

然而,教廷頻頻向中共伸出橄欖枝,中方欲拒還迎,雙方猶如跳著曖昧雙人舞,中梵關係讓人霧裏看花。旅居意大利三十年,前意大利台商會長、現任卡羅歐巴尼協會理事長莊振澤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自從台灣退出聯合國迄今49年,「教廷沒有一天不想進入中國」,就算明知中共只是在「耍弄他」,為了中國廣大信徒,教宗也甘心「被騙」。

莊振澤1969年就讀道明天主教學校,26歲赴意大利旅居,偶然機會下進入聖座官方電台——梵蒂岡新聞網,從事對華播音工作,回到台灣後,致力推動台灣入聯、台灣NGO國際發聲等事務,對台灣遭到中共打壓,以及意大利與梵蒂岡被中共滲透情況相當關心。

中共對梵蒂岡的滲透

普世天主教會效忠教廷,中國地下教會也效忠教廷,共產黨建立「自治、自養、自傳,先效忠黨,再信主」的三自愛國教會,拒絕境外教會「干預中國內政」。為了逼迫神父就範,「中共用女色引誘神父」,留下影像證據作為要脅,「除非你自殺,不然你聽我共產黨?還是梵蒂岡?」

如果神父都被中共設局威脅,政商、退將哪個逃得掉?莊振澤說,把柄被掌握後,中共會交派任務,例如:台商會通訊群組不時有人張貼親共或毀台帖文,「一副替他們(老共)工作的樣子」,不只台商會,就連社團、公廟,水利農會、教授組織等都被中共大面向布線。

「匪諜就在你身邊,台灣被滲透到沒有秘密。」莊振澤親眼所見,大陸蘇州有個「將軍村」極盡奢華氣派,裏面住的全是台灣退將;如同大陸逃亡富商郭文貴說言,中共使用「藍金黃(權錢色)」控制逼迫重要人物為他工作。不管國民黨的人,還是其他重要的人,只要常去中國,又是一號人物,中共就會想辦法逮住你的把柄。

台梵邦誼隱而不憂 處境「超委屈」!

莊振澤回憶,國中就讀天主教學校時,1969年聖誕節期間,當時第一次見到樞機主教葛錫迪(Edward Idris Cassidy)一襲紅袍現身校園,受到眾人包圍,紅衣主教高大氣派的身影,讓莊振澤不自覺驚呼「好漂亮呀!」至今印象深刻。

葛錫迪是台灣最後一位教廷駐華的大使銜外交官,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通過,同日葛錫迪被教廷召回;1979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此後,教廷至此未派過正式使節駐台,使館業務都由層級較低的參贊代辦至今。

莊振澤感嘆,「台灣多麼委屈呀!」邦交對等原則下,我們派正式大使駐教廷,他們卻派臨時代辦?台灣苦守歐洲僅剩友邦,而「教廷卻想方設法要進中國」,這悶氣台灣吞忍了近五十年。

每當中共與梵蒂岡「眉來眼去」,台灣不免一陣「斷交」騷動,莊振澤說,斷交傳了三四十年,為何一直沒發生?原因就在「根本癥結點未解」,在此前提,台梵邦交都能「事實維持著」。

對教廷來說,「跟台灣斷交不是甚麼大事情」,只要中共點頭、願意跟梵蒂岡建交,「不是明天,而是今天晚上,教廷駐華大使館就可以從台北搬到北京」,這是二十年前,時任教廷國務卿蘇達諾(Cardinal Angelo Sodano)多次公開說過的話。

為了討好中共,教廷淡化對台關係。我駐教廷大使館在2005年獲得教廷同意,從意大利郊區搬到位置顯赫的協和大道上,與加拿大使館合署,正對梵蒂岡大教堂,莊振澤認為,「那根本是教廷為中共準備的」,領館窗外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旗飄揚,彷彿跟中共示威,「你看了不順眼吧,趕快來換上五星旗」。就跟「只要你(中共)點頭,不是明天,今晚就可搬來」同道理。

莊振澤感慨,「要說教廷、教宗對於中國(中共)『卑躬屈膝』一點都不冤枉。」歷屆教宗,除了若望保祿二世對共產黨最了解、強烈反共,對推倒鐵幕、結束共產專制作出貢獻,其他各任教宗保羅六世、方濟各都向中共「卑躬屈膝」。

他強調,「並非指責教廷,而是點出現況」,教廷希望福音傳入中國,希望中國人民享有宗教自由,為了這點甚麼都可變通、有機會都不放過。

中梵關係?疫情後走近 陷兩難

儘管教廷親共,且疫情後會走更近。但礙於國際輿論以及「保教權」根本衝突難解,導致中梵關係難以突破,中共無神論與天主教基本教義衝突:中國愛國會聽黨,宗教必須在黨領導下,主教須共產黨認可,首先是共產黨員,然後才是服侍天主的神職人員。

甚麼是中梵根本癥結?中共愛國教會與教廷系統的根本衝突,在於教務管理、主教任命、教會財產聽誰的?中梵再走下去,面臨天主教兩套系統的裂教危機。

莊振澤分析,教廷跟中國建交兩大障礙(中共的前提),第一、必須跟台灣斷交,第二、主教任命與教務管理權,意味「教宗不能插手中國主教任命(中共視為干預內政)」。然而台灣向來不是中梵之間的主要障礙,真正癥結點在於中共懼怕教務協定走下去,黨控制教會的力量被削弱。

全世界最怕宗教的就是共產黨,莊振澤說,共產黨受不了在它之上還有個上帝、天主,「主教任命權」是全世界天主教聖統,主要癥結點解決不了,中梵交往難繼。

疫情後全球咎責 中共騙教廷為其續命

疫情從中國傳出,中共隱瞞疫情、收買WHO,又大肆蒐刮世界防疫物資與糧食,惡劣行徑讓各國怒不可遏,中共國際處境艱難,此時中共相當積弱,姿態拉低,看到浮木就抓。

莊振澤指出,「老共擺明在耍你(梵),看他演到甚麼程度」,不管中梵「教務協議」續不續約,其實中共都在演戲、虛應委蛇,現在爆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共想利用教廷為它洗白,刻意放出教宗有意訪問武漢消息,弔教廷胃口,教宗當然想去,「不是明天,今晚就出發」,但習近平真敢讓教宗進中國?「可能性幾乎零」。果然,消息流傳一個月後,梵蒂岡官方「才」正式否認。

為了進入中國,教廷即使知道老共在欺騙他,也甘願上當受騙,莊振澤笑說,「等中共放棄主教權,不如等中共垮台比較快」。眾所周知「不能相信中共」,誰相中共就是自找麻煩、自尋完蛋,這個台灣最清楚,所以這次防疫我們做得很好,就是完全不信任中共的疫情資訊。

中梵台微妙平衡  不可能「雙重承認」

台梵關係短期不會有問題,因為教廷倘若承認「一中」,中共也不願意交出主教權,台灣夾在兩者間,只要不觸到雙方核心問題,中共寧可暫時擱置斷台邦交的企圖。

莊振澤說,中國共產黨把神父趕出中國,於是神父跑來台灣;前教廷駐華公使黎培理公開抨擊「天安門案」也被逐出中國,後來教廷轉往台灣,1952年在台北恢復駐華使館。台灣越彰顯宗教自由,越能對照出華人世界裏,民主與極權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