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針對國內外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形勢,中共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習近平在發言中對中國國內的判斷是「疫情防控階段性成效進一步鞏固,復工復產有重要進展」,對國際的判斷是「國際疫情持續蔓延,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加劇,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顯著增多」。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提出的應對之策有三點:一是堅持底線思維,二是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三是在疫情上,外防輸入、內防反彈。

從習近平對國內疫情和經濟謹慎的言辭看,明顯是並不樂觀,只是礙於維穩的需要,不敢把糟糕的內部數據公諸於眾。據悉,李克強曾在近日高層會議中稱中國失業人數是三千萬到四千萬,但實際數字應該更高。這是因為許多工廠、公司雖然復工,但是卻因為國際訂單的大量取消而無工可做。除了裁員、減薪,不少地方用電量的銳減也是經濟糟糕的具體體現。

至於國內疫情也絕非如中共宣傳的那般,因為無處不在的無症狀感染者依舊讓中共緊繃著神經,看看北京當局剛剛說的「防疫常態化」以及繼續嚴苛的防控措施,就知道背後的嚴重性遠非表面呈現的那樣。

不過,對於國際形勢的判斷,習近平所言相對更靠譜,除了「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顯著增多」外,還有「外部環境變化」大。顯然,中南海已經開始意識到了其所面臨的國際環境正在發生著與以往不同的變化,而這種變化對其是非常不利的。

首先是美國全方位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強硬態度。在川普總統就任並在其鷹派要員的支持和幫助下,美國漸次拋棄了此前幾屆美國政府採取的「擁抱熊貓」政策,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中共正式且公開被視為美國的頭號敵手。基於此,美國這幾年在政治、經貿、國家安全、高科技、網絡、南海、香港、台灣、疫情等問題上,均採取了更為強硬的態度,即對中共的任何挑釁都以強硬和對等的姿態回擊,讓中共讓步或服軟。

如果說此前的貿易戰,中美雙方在你來我往的較量中,美國至少在表面還給北京高層留些面子,那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禍亂世界,尤其是中共力圖將病毒來源甩鍋美國,則成為一個重要的分水嶺,那就是包括川普在內的美國政要不再像以往隱忍或隱晦,而是更為公開和直接地批評北京。

比如3月,針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散布的「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的陰謀論,川普總統不僅下令美國科學家徹查病毒來源,而且還明確將病毒稱為「中國(中共)病毒」,且語帶雙關地說「他們知道病毒從何而來,我們全都知道它從何而來」。同時對於中共公布的疫情數據也表達了不信任。除了川普,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聯邦參議員科頓和與美國軍方有著密切關係的資深媒體人戈茨等,也都公開認定病毒起源自中國和武漢,並發出追究中共責任的聲音。

再如4月7日,在美國確診和死亡人數激增的背景下,川普公開對世界衛生組織提出了批評,稱該組織「搞砸了」全球的防疫工作,還圍著中共的政策轉,他並警告要考慮切斷世衛組織的資金。一天後,在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強勢回應和威脅後,川普再批譚德塞是賊喊捉賊,因為把問題政治化的正是他本人,並明確點出其和世衛「以中國(中共)為中心」,「他們稱『一切安好,沒有人傳人的現象,(讓各國)保持邊界開放』」。與此同時,副總統彭斯、蓬佩奧、納瓦羅、共和黨參議員楊恩等也對世衛提出了批評,並表示美國將追責。

美國要追責世衛無疑只是開始,對於收買世衛和病毒始作俑者的中共,美國能放棄追責嗎?當然是不能。批世衛提中共就在釋放非常清晰的信號。

此外,美國將中共在美媒體定義為「外國使團」,根據對等原則,限制中共在美媒體人數,批評中共威脅限制藥品和口罩出口,回擊中共外交部的胡言亂語,堅持不會因疫情改變中美貿易協議,等等,都讓北京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華府頗具政治影響力的美國白宮前策略師班農在4月7日的作戰室節目中,公開將矛頭指向了與中共勾兌幾十年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和其代表的美國金融政治精英勢力,批評其所謂的「自由世界秩序」,稱其是「中共的代言人」,並認為其有罪,因為他「不僅僅從中共手中拿到了沾滿了鮮血的錢,而且對於此次疫情手上也沾滿了鮮血」,他們對於中共的所有罪惡了然於心,但為了金錢卻絲毫不在乎,總有一天「整個世界會對你們進行審判」。

被中共視為老朋友並且在諸多問題上幫助了中共的基辛格,在這個時間點被班農點名,絕不是偶然的,這應是捍衛美國自由的保守力量在向美國本土精英集團和中共宣戰,他們認為中共的可信度基本為零。這極有可能意味著徹底拋棄對中共幻想的美國政府,未來將展現更為強大的打擊中共的力量。

在經貿方面,就是加快與中共脫鉤。當下,美國公司加速撤離和撤資、減少投資和訂單,美政府幾次呼籲美國公民離開中國大陸,還有傳聞美政府要終止香港自貿區地位等。在高科技方面,繼續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對華為等中國高科技公司加強限制。在金融方面,調查中概股,近日被美國相關機構調查的愛奇藝不過是剛剛開始。在軍事上,在南海、台灣海峽防範中共挑釁。美國多管齊下,尤其是產業鏈的遷移,對於中南海的打擊是不言而喻的。

其次,西方乃至更多國家通過疫情認識了中共的假、大、空。隱瞞疫情的中共是造成全球大流行和無數人死亡的罪魁禍首,這已經是不少國家政府和民眾的共識。近日,美、英、澳、印度、緬甸等國都發出了要求中共賠償的聲音。

更讓世界不齒的是,中共不僅在1月到2月派人在歐美大量採購、囤積大量防護用品,導致疫情在全世界爆發後,各國醫護人員、民眾買不到這些產品,而且還藉機高價出口劣質的口罩、防護服、測試盒等防疫用品,讓世界人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中共病毒」和「中共製造」的可怕。號稱「世界製造工廠」的名聲也就此轟然倒塌。試想,疫情過後,還有多少西方國家願意與中國商家做生意?

還是通過這次疫情,西方國家意識到了與中共打交道和勾兌的危險,反共意識開始加強。英國首相約翰遜在確診中共肺炎後,對中共大為光火,因為正是中共隱瞞導致其感染和英國疫情爆發。也因此,有消息指他準備拒絕原本要採用的華為5G設備。

4月8日,德國聯邦內閣為防範中共,決定修改《對外貿易和支付法》,以阻止外資藉疫情危機收購受到打擊的德國企業。這被視為德國領跑「與中國脫鉤」的信號。

可以說,疫情讓西方發達國家正在改變對中共的認知,提高警惕,並開始對其進行防範,追隨美國強硬的腳步。這對中南海同樣不是什麼好消息。

儘管中共依舊可以收買非洲和幾個歐洲小國,但中共最為在意的還是美國、澳洲和諸多歐洲國家對中共態度的轉變,這才是北京真正擔心的外部環境的改變,因為這些國家才是中共主要的經貿夥伴,有著諸多的經濟、科技等聯繫。中共若失去了他們的支持和聯繫,不用想,就可以知道會面臨怎樣的困境。

對此,習近平等中共高層內心十分清楚,所以在提到應對之策時,第一個說的就是「堅持底線思維」。所謂「底線思維」就是要認真計算風險,估算可能出現的最壞情況,並且接受這種情況。不知中南海腦中的最壞情況是什麼,是中共徹底垮台嗎?還是僅僅是閉關鎖國?無論是哪一個,中共高層真的以為自己有能力、有可能逆轉嗎?真的可以在較長時間內,在外部環境發生巨大變化時,撐得下去嗎?以中共內部現在的亂象和疫情無休無止下,一旦經濟出現問題,失業人口劇增,民眾無路可走時,焉知不會出現震撼世界之事?莫看中共現在還在自我吹噓,但就像那泥足巨人一樣,現在的中共已經撐得很難受了,往下也撐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