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球100多個國家,4萬多人被確診,被中共滲透嚴重的世界衛生組織不得不在3月11日正式宣佈疫情已經構成全球大流行,很多專家開始擔心歷史上的噩夢會重演。不過,在這次流行全球的疫情中,有心人還是會發現,迄今為止,90%以上的病例集中在四個國家,即中國、意大利、南韓和伊朗,而後三國都是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

難道瘟疫長眼?的確如此。《大紀元》最新特稿明確點出,這次中共病毒就是針對共產黨來的。除了中共之外,出現問題的還有那些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換言之,那些親共的國家政權、組織和個人,都難逃上天之眼。這其中應該包括法國以及一些政要名流。

根據法國衛生部長韋朗3月11日的通報,截至當日法國累計確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2281例,較前日新增497例。其中新增死亡15例,累計死亡48例,重症105例。而這個數字毋庸置疑還將繼續增加。另據法國電視台9日消息,法國文化部長弗蘭克·里斯特及5名國會議員業已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文化部消息人士稱,里斯特多天前曾與馬克龍會過面。

因為疫情嚴重,3月3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宣佈,政府徵用所有庫存及新生產的防護口罩,分發給醫護人員和感染中共病毒的法國人。同時,法國政府下令禁止在密閉空間內舉行5000人以上的集會,包括巴黎世界旅遊博覽會在內的一些活動被取消。另據法國歐洲新聞台6日發佈的一篇報道,法國已經迫使該國一家口罩製造商取消了來自英國的一筆大訂單,以滿足國內的需要。

顯然,歐洲包括法國在內的政府完全沒有預料到中共病毒會在歐洲和法國如此快速蔓延,因此也根本沒有甚麼應對預案,沒有準備足夠的防護裝備,比如口罩,醫院更是難以同時應對如此多的感染者。是甚麼原因讓法國政府判斷失誤?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與中共親近,進而過於相信中共官方的信息。

中共肺炎在中國國內爆發後,法國一些主流媒體向法國民眾報道和講述了中國真實的疫情情況,而非援引中共官方媒體的「正能量」宣傳。比如法國電視24台報道了一位中國公民記者因為對外透露了醫院死亡人數「特別多」而被當局抓了起來的事情。比如法國著名報刊《世界報》網站2月26日發表了題為「醫院人滿為患、強制性逮捕和隔離……對中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畫面的分析」的配有錄像的文章。比如法國「無國界記者」組織主席彼埃爾·阿斯基在法國電視五台一個名為「這是周報……」(C l' Hebdo)節目中,播出了穿著防護服裝的人員將一家正在激烈反抗的居民拉出房屋,抬上車輛帶走的畫面。

此外,法國漢學家瓦蕾利·尼凱(Valerie Niquet)在法國電視五台一台2月18日的「C dans l' air」節目中,介紹了中共通過「學習強國」軟件的後門,監視中共黨員的事實。

無疑,這些信息都是旨在告訴法國民眾:中共當局不可信,死亡人數大大超過當局所公佈數字;中國是一個沒有人權的國家;疫情折射的是一個「專制、獨裁政權」下的殘酷的統治制度。

然而,法國馬克龍政府卻對這樣的信息置若罔聞,公開為北京站台。除了馬克龍兩次與習近平通電話,向中方表達慰問和支持外,法國駐武漢總領館仍在開放,這是武漢極少數沒有閉館的使領館之一。法國外長勒德里昂表示,法方希望通過此舉證明,法中是真正的朋友,法方願同中方共渡難關,法方不會採取和容忍任何歧視性措施,將繼續予以冷靜理性應對。還有剛剛因參選巴黎市長而辭職的前衛生部長Agnes Buzyn和剛剛上任的現任部長韋朗,都對中共表達了全力支持的態度,而不是譴責中共延誤公佈疫情、草菅人命、踐踏人權的罪行。

不僅如此,法國三百多名來自藝術、音樂、戲劇、出版、電影、文學、設計、建築、外交等領域的藝術家、策展人、博物(美術)館及文化機構負責人、藝術界和文化界的名流,還聯合發佈了一封公開信,為中共站台。巴黎聖日耳曼隊還在一場比賽中,專門穿上了寫有中文漢字「武漢加油」的球衣,場上也到處寫有「武漢加油」的漢字……而這是中共的典型宣傳詞彙。

法國官方和政要名流的態度,是因為他們相信了中共對於病毒來源的說辭,相信了中共可以「戰勝疫情」的說辭,也因此沒有做任何的準備。或許,疫情在歐洲、法國的迅速擴散,可以讓他們意識到,相信中共正在讓法國付出代價,包括生命的代價。

法國這樣的態度與對華為的態度相類似。去年,當美國政府將設有後門的華為公司列入「黑名單」後,馬克龍就表示,封殺華為不是法國的目標,發動任何形式的科技戰爭也不是。迄今為止,法國當局的態度是「不會排除任何一家5G供應商參與法國的5G建設,但對華為會存在一定的限制手段」,即並未將華為徹底排除在法國市場之外。換言之,對於華為可能造成的對法國國家安全的威脅,法國政府缺乏足夠的警惕性。

或許,中共病毒在法國和歐洲的肆虐,以及中共政權的不作為和推卸責任的甩鍋操作,可以讓法國和歐洲政要名流們,乃至普通民眾,進一步看清中共,進一步認清與中共這樣的政權打交道,付出的代價遠遠高於得到的利益。果如是,歐洲將集聚更多的反共力量,並與美國乃至全球的反共力量共同消滅全人類的公敵——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