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瘟疫,既沉重打擊了中共,同時,也是冷戰結束以來對西方國家的最嚴峻考驗,例如美國疫情尚在發展之中。據此,為自己延命,中共在下「好大一盤棋」:一方面甩鍋美國,既為卸責,也為添亂;另一方面,「彎道超車」,利用「舉國體制」優勢和「抗疫經驗」(以「野蠻封城」為標誌),及世界最大醫用防護品生產國之地位,開展「口罩外交」,把自己塑造為「抗疫第一國」和「世界領導者」。

這其實是中共的狂賭。本文要關注的是,中共將瘟疫病毒來源甩鍋給美軍,能甩到甚麼程度,鍋會有多大?

我們先來看個歷史鏡頭。原駐朝美軍司令李奇微,1952年末調任歐洲盟軍司令,到達機場時,群眾罵他是瘟神,一時下不了台。李奇微憑上帝之名發誓,說美軍沒有進行細菌戰,才讓他走。這,生動說明中共發動的反美軍「細菌戰」運動是多麼的聲勢浩大。

原來,1952年(韓戰期間),中共和金日成政權指控:聯合國軍有利用炸彈和炮彈投放毒物、病毒、細菌或利用化學藥品對戰俘進行注射和試驗的行動。

美國方面全盤否認,主張邀請第三方的國際紅十字會或世界衛生組織前往中國與北韓實地勘察,提案卻在聯合國安理會上被蘇聯多次否決。美國改向聯合國大會提案調查,聯合國大會通過706號決議,但中朝對調查的決議置之不理,國際紅十字會和世界衛生組織被迫放棄調查。

期間,奇怪的是,北韓和中共卻允許親共背景的國際民主法律工作者協會與六國科學家組成的「國際科學委員會」,進入北韓和中國調查。調查結果認定美軍存在細菌戰,但中朝始終沒有提出科學證據支持其主張。

此外,從1952年5月開始,中共和朝方還陸續公佈了25名美軍被俘飛行員關於美軍進行細菌戰的供詞,36名被俘的美國飛行員也供述他們投放了感染瘟疫的跳蚤和染毒的雞毛(回國後全部翻供)。

似乎言之鑿鑿。但這一切,後來證明都是造假。2013年,大陸敢言刊物《炎黃春秋》發表了主要當事人之一、原中共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的遺文(寫於1997年):「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

這位「不在職的知情的83歲的老人」在文中說:「這事是我幾十年的心病,沒有別的,只覺得對不起中外科學家,讓他們都簽了名。也許我還是太天真,因為他們可能知道真相,但服從政治鬥爭需要。如是這樣倒罷了,如不是這樣,他們是受我們騙了。我曾不止一次向黃克誠(總參謀長)說對不起他們。黃說你不用這麼想,搞政治鬥爭嘛,而且一開始你就表示了你對細菌戰的看法,是很不容易的事,你已盡到責任了。」

蘇聯解體後解密檔案也顯示:蘇共後來內部秘密調查確證此一指控乃是沒有事實依據的騙局,命令中朝兩方停止做戲。

事實上,1953年後中共停止了美軍「細菌戰」的炒作。但是,這場反美軍「細菌戰」的運動,不僅深刻地影響了大陸人的生活(如戴棉質口罩就此流行),還塑造了大陸人的思想,在促進「反美」成為「集體無意識」方面居功甚偉。

這場反美軍「細菌戰」的運動,最大的直接後果則在軍事方面。中共從此熱衷「三戰」,即核戰爭、化學戰、生物戰。即使餓死了幾千萬人,中共勒緊褲帶也要搞原子彈、氫彈(共產政權大概有這個通病,現在的北韓也是如此),並公開炫耀。但對生物武器研製,就秘而不宣,只做不說了。原因是中共也知道這是個大忌諱。因此,多年來,中共主要是拿美國的生物武器研製說事,來掩蓋自己。

2003年沙士重創中國。當時就是輿論稱這是美國針對中國的生物戰。例如,官媒《中國新聞網》曾於2003年10月8日刊文「學者稱『非典』可能是針對中共人的一個基因武器」。

後來西非爆發伊波拉病毒疫情,也被拿來說事,稱美軍在搞基因武器實驗。

可以說,甩鍋給美軍,是中共的一個傳統動作,不是新招數,只是長期以來比較謹慎,沒當前這麼狂妄。

那麼,當前中共甩鍋美軍,會演變稱類似1952年的反美軍「細菌戰」運動嗎?本文判斷,可能性不大,但形勢嚴峻,絕不能掉以輕心。

其一,1952年的反美軍「細菌戰」運動,當時中美處於事實上的戰爭狀態,中共背後有蘇聯支持。現在中美關係雖然緊張,但畢竟還處和平狀態,連「新冷戰」也沒正式開打;況且,中美實力差距甚大,中共背後也沒有強大的盟友,中共還不敢跟美國撕破臉來對決,要的是「鬥而不破」,因此,總體上會對甩鍋行動有所控制。

其二,中共甩鍋的力度,會隨著美國疫情的變化而調整。現今美國疫情急劇惡化並維持相當一段時間(截至3月28日晚,確診病例超過12萬,逾2000人死亡),中共不僅幸災樂禍,更要混水摸魚,今後一段時期,甩鍋力度應會維持在較高水平上,甚至走強,稱美國「自作自受」,但官方會退居幕後遙控,不再赤膊上陣了(因會招致美方的強烈反擊),讓「大外宣」唱主角,暗地裏大打「新三戰」(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

如果美國和歐洲得到控制並迅速好轉,中共「甩鍋美國」的行動應會收斂,但不會絕跡,仍會以「民間」形式長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