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2月,中國人民志願軍和北韓政府發表聲明,譴責美國進行大規模細菌戰。美國回應絕無其事。全世界要求知道真相——是英勇的美國軍隊在踐踏文明,還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在信口雌黃?

美國軍隊到底有沒有進行細菌戰?1952年6月,這個問題提上了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議程。美國要求國際紅十字會進行調查,得到包括中華民國在內的多數成員國讚成,但被蘇聯一票否決。

蘇聯不僅否決了美國提案,而且隨即實施了反舉措:叫「世界和平理事會」進行調查。這是一個由蘇聯出資和支持的組織。是它,在7月間成立了一個「關於中國和北韓細菌戰事實的國際科學委員會」——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ssion for the Facts Concerning Bacterial Warfare in China and Korea(ISC)。是這個委員會,7月28日至8月1日進入北韓聽取朝方所作的霍亂死亡病例報告和鼠疫死亡病例報告;9月15日發表了一部五百頁厚的黑皮書,題目叫做《調查在北韓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報告書及附件》。是這部黑皮書,肯定了中共對美國提出的所謂「進行細菌戰」的指控。

六十八年已經過去。蘇聯瓦解了。世界和平理事會消失了。但這五百頁的黑皮書仍然盤踞在世界各國的圖書館和資料庫以及一些人的記憶裏。這就是黑皮書的作用。它無法叫天下人信服,但它有能力把水攪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問題不僅沒有解決,而且更加複雜化了。

幸虧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衛生部長吳之理先生留下了一篇回憶——《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披露了真相,廓清了疑雲。

這篇發表在《炎黃春秋》2013年第11期上的文章的要點是:

一,所謂美國進行細菌戰的指控,全無事實根據,「很難和細菌戰掛上鉤」

· 而且無論在北韓還是中國東北,在1952整個一年中,「沒有發現一名和細菌戰有關的患者和死者」
· 指控的根據等於零,這就是事實,這是最根本最雄辯的事實。

二,那麼黑皮書又是從何而來的呢?其實調查團尚未進入北韓,就已經預先簽署過了。這是由調查團副團長,蘇聯科學院院士茹科夫發動的。他的理由是,北韓戰場很危險,為了免得萬一有意外,勞而無功,需要「預簽」。其餘的團員認為他的話有道理,就聽從了。這也是事實,證明這個調查團的科學性等於零。

三,這位衛生部長本人也不認為美軍進行了細菌戰。他本人因此兩次受到批評。一次是「中央來電」批評他「警惕性不高」,並說「就是敵未進行細菌戰,也可乘此加強衛生工作」。另一次是志願軍司令彭德懷批評他,大意是:「我們的衛生部長是美帝國主義的特務,替敵人說話。」因為無法但又必須把鐵證製造出來,他甚至委託防疫隊的副隊長,「給我注射鼠疫菌讓我死,就說衛生部長染上美軍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鐵證。」這也是事實,證明中央和志願軍司令員在處理這個重大問題上的實事求是精神等於零。

四,周恩來因此親自問志願軍副司令洪學智,你們「做了手腳」沒有?洪答,「做了,不然那時沒法交差。」這又足以證明對美軍的所謂指控和所謂調查是弄虛作假的產物,證明中共高層對這種弄虛作假是清楚的,但是中共領導從來沒有因此而向美國道歉,向全世界承認錯誤,也沒有因此教育自己的黨員引以為戒痛改前非。這又是一個鐵的史實。

是的,從那以後,中共對所謂「細菌戰」的指責漸漸淡化;但是淡化不是承認錯誤。後來的淡化和當初的強化,其實都是政治決定。傷亡慘重,打仗無以為繼,和談猶恐不及,還逞甚麼口舌!

闖禍不認錯,哪怕闖下彌天大禍也堅決不認錯,是中共的傳統。無中生有指責美軍搞細菌戰,只是一例。整個韓戰,明明是「一邊倒」的產物,明明是奉史太林之命幫助金日成侵略南韓,偏偏撒謊說是「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中共何嘗承認過錯誤?對國際社會如此,對本國人民何嘗不然!在「三面紅旗」下餓死幾千萬農民,中共它在甚麼時候甚麼場合向全國人民鄭重地沉痛地懺悔過?更何況,「八九六四」直接調動幾十萬全副武裝的軍隊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

要求一個對本國人民不負責任的黨,改掉對國際社會不負責任的傳統,不是不可能,但是難,很難。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