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 3月26日。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3月18日,捷克軍隊專門派一架軍機,從中國運回了他們專門訂購的15萬套新冠肺炎病毒快速檢測試劑盒。捷克衛生部長當時還說,這些試劑盒將被送到疫情嚴重的地區,供醫院、警察和士兵等人員使用。據說這些合劑,可以最快20分鐘測出結果,歐洲的那些試劑盒,要6小時才出結果。
 
不過,最近的消息說,這批來自中國的試劑盒,出錯率竟然達到了80%之高。捷克的區域衛生學家Pavla Svrčinova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表示,這些試劑盒在一間大學醫院進行了測試,結果發現出錯率太高,有80%,他們現正等待一個全國範圍內檢測結果。
 
捷克的醫療機構已經決定,繼續依靠傳統的測試方式來測試中共病毒(武漢冠狀病毒),但這樣每天只能測試900次。
 
快速檢測試劑盒,目的是速度快。八成的錯誤率,根本就比不測試還糟糕,因為不檢測,大家會保持警惕,自我隔絕,檢測之後得到錯誤結果,沒染病的人和病人一起隔離,結果得病了,最糟糕的是,染病帶病毒的人,以為自己沒問題,結果到處走動,傳染給別的人。
 
有人對這個出錯率高度懷疑。捷克副總理、內政部長哈馬切克(Jan Hamaček)就認為,這些試劑盒的錯誤,有可能是被刻意選擇植入的。因為一般來說,如果出錯率在兩三成,已經是一個嚴重問題了,如果出錯是五成,意思是一半的機會,這個檢測結果就完全不可信了。八成有錯誤,那根本就是個垃圾。沒有人能理解,為甚麼垃圾產品能投入使用,還出口到外國,去進行中國所謂的大國擔當。
 
我寧願相信這是科研和生產質量問題。大家還記得中國的問題疫苗嗎?
 
最早,2007年,山西首先發生了多宗兒童注射疫苗後死亡事件。地方政府長期隱瞞,直到2010年,中國經濟時報刊登了一篇長篇報道,揭露了出來。民情洶湧之下,官方表態調查,但最後不了了之,甚麼都沒發生。
 
反而是,報道此事件的《中國經濟時報》社長兼總編被撤換,該報的「調查部」被解散了,調查部的主任王克勤,被解聘,就是開除了。王克勤這個人,應該被記在中國新聞記者的歷史中。他原在《中國青年報》,做了很多優秀報道,後來去過《財經》,都是做調查報道。被《中國經濟時報》開除後,他又去了《經濟觀察報》,不過很快,《經濟觀察報》的「調查新聞部」也遭到解散。
 
根據我的經驗,這是中宣部下了格殺令,不許王克勤這個記者在任何官媒存在。後來他去哪裏了,我不知道,只知道此後基本上看不到他的聲音了,起碼在正式的官媒上,再也看不到他的聲音了。
 
但是,有問題的疫苗,卻不會從此消失。
 
2013年11月至12月,中國大陸南方地區出現多宗嬰兒注射乙型肝炎疫苗後,引起致傷致死的事件。主要涉及廠商為深圳康泰生物,這家公司生產的疫苗製品,以前就已經屢次出現嚴重不良反應。
 
再一次,大家沒有看到甚麼官方處理。
 
2016年,山東疫苗案發生,涉及十八個省市上百萬兒童。
 
公安部成立專案督辦案件。一年多之後,山東、河南、河北等地逮捕355人,起訴291人,立案查處失職瀆職等職務犯罪174人。也就是說,疫苗案要想查下去,不是生產企業這麼簡單,而是涉及背後一系列政府權力部門,174人被控職務犯罪。
 
2018年,中國疫苗再出現問題了。中國上市企業長春長生生物的旗下企業,其生產的疫苗出現嚴重問題。
 
2018年7月21日,出現一篇《疫苗之王》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平台,轉載的標題為《疫苗之王們的造假之路 窮病真的沒法治?》,這篇文章直指長生生物背後持有人的發家史,以及涉及的相關部門的腐敗。
 
文章披露,這些疫苗企業,原來都是所謂國企,通過個人收購變成私人企業,背後都有中國國有的生物製劑研究所。
 
他們熟悉中國藥品製造的測試審批,以及銷售管理程序,採取大幅度給回扣的方式,給官員、醫院、醫生送錢。當然,這完全是因為疫苗的銷售毛利,普遍在80%以上。因為有壟斷,才有高額利潤。
 
我覺得比較有意思的是,有關問題疫苗的報道很多,也引出很多對報道的批評報道。
 
媒體普遍報道之後,中共專家出來說,媒體的報道不準確,因為疫苗有一類和二類之分,問題疫苗,有真的和假的之分。一類疫苗是政府強迫大家必須要打的,是免費的,二類是可以自行選擇注射,但要給錢。問題疫苗,大部份是二類疫苗。所謂真假之分,因為真疫苗也可能過期,質量不好,所以出了問題。假疫苗根本就是假貨,沒經過科研,沒生產執照,還可能有毒。
 
所以專家要求大家,要解決疫苗問題,必須分清楚這些區別。
 
專家囉嗦一大堆,但老百姓眼睛雪亮。所以香港突然出現了大量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只為帶孩子打疫苗。不只是香港,台灣、日本、南韓等地,甚至泰國、馬來西亞,都有這種專門的生意。
 
官方專家說得天花亂墜,但假的還是假的。
 
這讓我想起來一段故事。好多年前,我動了個想法,想回大學去繼續讀書。大陸一個朋友聽說後,跟我說,其實你不用那麼麻煩,還要去讀好多年,只要有錢,我可以幫你搞到大陸的博士畢業證書。好奇之下,我就問他要多少錢。他說,看你要甚麼類型的?
 
這個有點像了吧。
 
我問他都有甚麼類型。他說,有真的真證書,和真的假證書,也有假的真證書,和假的假證書。
 
我當然一頭霧水了。他解釋說,最便宜的是假的假證書,這個大家都容易理解,去做個假的證書,蓋個假章,簽上假名就行了。
 
假的真證書也不貴,就是直接到大學裏面開出畢業證書,所有材料都是真的,圖章、簽字都是真的。
 
真的假證書,就是直接從大學開出的真證書,格式、簽名和蓋的章都是真的,甚至連各科成績表,導師評語這些資料,都可以放進大學的數據庫裏面。和真的幾乎完全一樣,但它是個假證書。
 
真的真證書,就最貴了,所有證書當然是貨真價實的,不但大學裏面的資料庫有資料,甚至還有人幫你寫畢業論文,還可以有假的博士論文答辯簽字,還可以進入國家教育部高級人才庫裏面。
 
當然,這是個真的真證書,但你確實沒有讀過博士,其實還是個假的。
 
我好像突然聽到武漢市民的叫喊聲了:全是假的。
 
這個叫喊聲,現在正在全球響起來了。
 
前兩天,美國推特第一熱門話題是CCP Virus,就是中共病毒,今天,是Make China pay,就是要讓中國為這個病毒的全球大流行,造成這麼大損失付出代價。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三份報紙的發行人聯署了一封公開信,批評中共把他們記者趕出中國的決定。他們說,現在這個時刻,是世界最需要真實信息的時刻,中國的做法,只會令全世界人極度反感。
 
他們沒說出來的邏輯,是中共公佈的所有信息,沒有人相信。
 
一個人第一次上當,是騙子不對,第二次上同樣的當,是你自己不對了。
 
全世界都有類似的說法。中國人,因為上當次數多了,所以喊了很長時間。喊的次數再多,其實也比不過有親身感受。
 
美國用推特的小朋友們,其實不關心外國產品和外國政治,但因為爺爺奶奶去世,因為朋友被染病了,因為不能出去遊玩,所以突然對中共這個名詞有了全新的了解。
 
我想說的是,不管中共如何用盡吃奶的大外宣的力氣,這次中共病毒全球大擴散,必然是一次大的轉折,中共的硬實力也好,軟實力也好,都會受到巨大損害。
 
《1984》這本書裏面,溫斯頓最後被老大哥的當局捉進監獄,全部招供之後,還加了一條問題,2加2等於幾?只要他說等於4,就會被繼續折磨,直到他得出「正確答案」,他問刑訊的秘密警察說,「你想得多少」。溫斯頓後來終於改造完畢,回到「真理部」繼續工作。
 
類似這樣的,把假的說成是真的,必須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監獄。中國大陸如同一個大監獄,信息完全徹底封閉,而且你也逃不掉,反覆多次。如果是一個開放體系,因為可以得到各種信息,完成那種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也是為甚麼,所有共產制度首先必須封鎖信息的原因。不管房子的門窗鎖得再緊,不管房子再牢固,只要有一個洞,大家就能看清楚。
 
在香港,未來這一點恐怕尤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