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於受試者出現不明原因的疾病,英國等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三期臨床試驗暫停,而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疫苗早已投入緊急使用。曾被「國藥」疫苗所害的劉先生擔憂劣藥危害世界,他表示,在國內至今無法啟動法律程序,獲得合理賠償,十幾年仍遭打壓、迫害。

國藥集團旗下上海生物公司藥品受害人劉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擔憂如果這次讓國藥中生發國難財得逞,也許受害者是天文數字。僅最近幾年曝光的就有長春長生疫苗案、江蘇金湖疫苗、上海新興案、武生疫苗等,這些都是中生國藥的下級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醫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藥」)是由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管理的唯一一家以醫藥健康產業為主業的中央醫藥企業,旗下有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國生物)等多家全資或控股的二級子公司。中國生物下轄北京、長春、成都、蘭州、上海、武漢六個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

劉先生因使用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以下簡稱上海生物)生產血製品,不幸感染愛滋病毒。他多次去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中國醫藥集團等地上訪維權。

值得注意的是,國藥作為一家中央級的國有企業,卻專門設有一個信訪接待室。到這裏上訪的很多都是被劣藥無辜感染的病人。

「信訪接待室就在國藥大樓大門邊上的一間屋,四周都有監控探頭。開始我們去國藥還能進國藥大樓,後來大樓都不讓進,所以在大門邊專建了一間專門接待上訪人員的屋。」他說。

疫苗受害人大多去衛生部上訪,因為疫苗都是當地疾控中心提供的。但劉先生說,「最近幾年曝出來的疫苗事件基本都跟國藥有關,是國藥的下級單位。如果跟國藥沒關係還進不了疫苗市場,說白了在中國的醫藥產業必須有一個強硬的後台,否則根本打不進去市場,包括各方面的牌照、許可等一系列問題。」

國藥製劣藥和疫苗殘害民眾

血液是愛滋病病毒主要傳播途徑之一。而中國醫藥集團的生物製藥企業的血製品多次被曝發生病毒污染事件。

據陸媒公開報道,早在1994年,河南衛生檢疫部門就已經從蘭州生物製品所和上海生物製藥的血製品中發現愛滋病毒。

一份2007年的國家食藥監信訪回覆函證實,上海生物研究所在1995年在衛生部發文「禁止生產和臨床使用未經病毒去除或滅活的凝血因子類血液製品」後,仍繼續向患者郵寄銷售相關製品。

上海生物研究所被曝向患者郵寄銷售未經病毒去除或滅活的凝血因子類血液製品。(受訪人提供)
上海生物研究所被曝向患者郵寄銷售未經病毒去除或滅活的凝血因子類血液製品。(受訪人提供)

2019年2月,江西省疾控中心發現上海新興醫藥公司生產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愛滋病毒抗體陽性。使用該批次的免疫球蛋白人群有感染愛滋病的風險。

疫苗醜聞更是不斷。如2017年11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通報,長春長生的25萬餘份疫苗效價指標不合格,由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40萬餘支白百破疫苗的效價指標也不合格,「按劣藥論處」。

至今國藥從來沒有公佈過受害者及上訪病人的數據,劉先生認為,這個數字是巨大的,中國人口基數大。

劣藥受害人維權遭打壓

據企業查詢平台天眼查數據,國藥的大股東是國務院,而上海生物所是中國生物和國藥集團控股的。「根據持股情況,造假賣假根源在國務院,所以我們的事不可能得到司法公平的解決,除了打壓就是迫害。」劉先生說,「搞信訪工作的都是心狠手辣的。地方接訪的維穩人員,就是因為看到了上生所的背景,所以刻意地打壓我們。」

據天眼查數顯示,國藥集團的大股東是國務院國資委,而上海生物所是中生和國藥控股的。(網頁截圖)
據天眼查數顯示,國藥集團的大股東是國務院國資委,而上海生物所是中生和國藥控股的。(網頁截圖)

他舉例說,2010年世博會期間,一些受害人去肇事企業上海生物所維權。「江蘇省一個截訪人員承認,上生所的書記李晚華認識上海大眾汽車的總裁,給截訪人員介紹買車,比市場價便宜6萬元。這是大家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更多了,說白了就是利益輸送。」

他表示,十幾年來,國藥上下勾結地方,陷害上訪人員,例子數不勝數。受害人被監控,越上訪,被打壓地越重,所謂「打壓不穩定因素」,越打壓,他們向肇事企業和上面邀功受獎的機會越大。如果踩到他們認為的紅線,甚至被精神病、被死亡、被自殺,甚至捏造一些「犯罪事實」,矇騙老百姓。

劉先生多次遭到暴力截訪,上訪被跟蹤。有一次一出門就有人和車跟著,過了馬路,一輛依維柯警車突然打開車門,戴墨鏡口罩的人威逼他上車,並沒收了他的手機和身份證。他被非法關押在一家專門隔離武漢肺炎的酒店,後被關在病房半個多月。

還有一次,他被關押在帶鐵柵欄的瘋狗症人病房,非法關押10天,前3天不給喝水、吃飯。後被醫院的護工用輪椅推出瘋狗症房搶救。整個過程均在區政府副書記主謀下,區、鎮、村三級參與。

「我被關在關瘋狗症人的鐵籠裏,說白了那就是一個太平間,一張固定的小鐵床,進去的瘋狗症人沒一個活著出來的。」他說,「關瘋狗症人的病房,幾乎都是空著的。偶然有一個,送過來幾天就死了。」

他們還警告把上訪人關在病房裏,衛生間裝錄像頭,手機卡上黑名單,沒收身份證等,把受害人控制在病房裏。而醫院長期配合國保等維穩人員,有的上訪人員被當精神病關在醫院裏。

劉先生表示,自己的訴求很簡單,就是要求按法律程序起訴肇事企業。據了解,多地受害人起訴上生所等藥企,要求賠償。而最高法院規定此類案件法院不應受理,按有關公共衛生政策屬地解決。

「法院不受理,上訪也是條死路。法院、肇事企業、地方政府,上訪就打壓,一個字拖,拖死了就畫上句號了。」他說。

由於染病無法正常生活,劉先生長期住在醫院愛滋病病區,身邊的吸毒感染人員比較多。來了去,去了來。「在共匪眼裏,上訪維權的是和他們做對,會影響他們陞官發財,要打壓。而那些吸毒感染者以販養吸,他們大都睜一眼閉一眼。」

中國疫苗現信任危機

9日8日,英國製藥巨頭阿斯利康宣佈暫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當天,歐美9位跨國製藥公司CEO共同發佈聲明,「只有在三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足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後,才會申請批准或緊急使用授權」。

然而,在疫苗安全性不明的情況下,中國的疫苗生產使用一再提速。4月,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武漢生物研究所和北京生物所先後獲得臨床試驗批件。6月底,國藥開始進行國際三期臨床試驗。

據央視報道,早在7月22日,中國生物武漢所和北京所的疫苗均已在中國國內獲批緊急使用。截至8月底,接種人數已近3萬人。

「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河南疫苗受害兒童家屬何方美此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她的孩子正是因為打了這兩家公司生產的疫苗致殘的。

她還質疑,一個人沒有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如果接種了疫苗,是否可能被感染,應該告訴人們會發生哪些不良反應。她所知道的疫苗兒童,就有接種了預防小兒麻痺症的疫苗結果患上病的。

何方美表示,這個疫苗已經出現信任危機,因為它售後治療保障做不到位。她呼籲大家都來發聲、參與,共同關注這個公共衛生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