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前一篇

4. 證據鏈驚人披露(一)——「腦死亡」是幌子

《指南》在隨後的「供肺選擇標準」中表明:正常意義的「腦死亡供體」對於肺移植並不一定合適。這本來是純技術的說明,但在無意間卻透露了一個驚人信息:「腦死亡」只是一個幌子!

這非常重要,我們有必要原文摘錄如下:「DBCD(註:即心腦死亡器官捐獻)供體的供肺並不一定適合移植。腦外傷是常見的腦死亡原因,可合併肺實質或支氣管損傷,顱內壓的升高也可引起神經源性肺水腫;在昏迷狀態下,可能由於誤吸胃內容物引起化學性肺損傷;在重症監護室(ICU)救治的過程中,一些患者常發生院內獲得性肺炎(CAP)及呼吸機相關肺炎(HAP),隨著有創機械通氣時間延長,CAP及HAP的發生率也隨之升高。這些均可導致供肺捐獻失敗。」

分析之前,我們先補充一個知識點:國際上通行的「腦死亡」概念,是指全腦死亡,包括大腦、小腦和腦幹在內的全腦機能完全不可逆的喪失。因車禍、意外傷害導致的腦死亡,或因久病不治而產生的腦死亡,必定是全腦死亡。如果不是全腦死亡,就不能歸於「腦死亡」,比如「植物人」,大腦皮層死亡、但腦幹正常,因此病人能自主呼吸,就不屬於「腦死亡」範疇。

《指南》這段技術性文字就是要表明:因腦外傷或因重症醫治無效得到的腦死亡供體通常會有各種各樣的肺損傷或肺炎,包括肺水腫、肺實變和感染等,以致於不適合移植10。

換句話說,國際上通行的「腦死亡」供體肺並不一定適合移植。這就奇怪了:一直講「腦死亡」供體,竟然不一定適合移植。

不過這也是實情,在國際上也是一樣:腦死亡神經源性肺水腫及其它肺損傷一直是供肺利用的瓶頸,功能良好的供肺是很珍貴和短缺的。這也就是為甚麼肺移植的數量那麼少的原因之一。同樣的,陳靜瑜在所有場合也都表示供肺短缺,直到2015年。

2015年,中國正式全面停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對此,陳靜瑜亦表示將導致「供肺數量銳減。供肺池縮小」(11)。然而,詭異的事情很快發生:從 2017年起,陳靜瑜的肺移植手術數量整整翻了一倍,從100多例/年,一下升至200多例/年,推動中國肺移植數量躍居全球第一。到2018年底,陳靜瑜已經對外宣稱「不缺供體」(12)。

發生了甚麼事情,在兩年之內解決了全世界都頭疼的供肺短缺的問題?排除「腦死亡」的正常情況,還有甚麼情況能獲得一個健康的、功能良好的、呼吸心跳還在繼續的活體肺呢?

《指南》發表於2018年,同樣隱晦的表示「國際上供肺短缺……的發生(在中國)已有不同程度的緩解」。如此看來,「腦死亡供體」真是一個幌子,中共偏好的並不是「腦死亡供體」。更深的秘密還在後面。

5. 證據鏈重磅披露(二)—— 精確製造腦幹死亡!

上文證據顯示, 2017年中共肺移植已經找到了比「腦死亡」更好的供體源,解決了原來的供肺短缺問題。在陳靜瑜的各種論文、演講、被採訪新聞和自媒體發佈中,除了「腦死亡」大愛捐獻者不再短缺、絕大部份供肺均功能良好、等待供肺時間超短、甚至2天就等到、肺移植數量大增、平均每個工作日都有手術、整個流程越來越有效率、名氣越來越大、直入全球前三、甚至第一名之外,我們再看不到更多有關供體的信息。

儘管《指南》中對「家屬簽字同意無償捐獻」的流程還有證據可挖,但到目前為止,陳靜瑜這條證據鏈基本結束了,留下一個巨大的問號:既然新的供體源既不是心跳死亡,也不是全腦死亡,那會是甚麼情況,才能夠源源不斷的快速提供功能良好的肺?

在得到答案前,我們還可以推演一下:首先,這個供體無論在醫學上、還是在法律上,都是活人;其次,供體的腦組織沒有大面積受損,從而沒有神經源性肺水腫及其他肺損失等問題。

寫到這裏,我們不得不一邊克制著悲憤的心情,一邊做出兩個猜想:供體或是被打了麻醉,或者已經變成「植物人」(大腦皮層死亡、腦幹是活的)。這都是有可能的。陳靜瑜縱向證據鏈的尾端像一把鎖,鎖住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直到2017年,請注意這個時間點,陳靜瑜正是在2017年移植手術數量大幅上升。

2017年底,南韓「TV朝鮮」紀錄片在對2萬名赴中國大陸移植器官的南韓人調查基礎上,製作播出了專題片《殺了才能活》。在這部紀錄片中,王立軍發明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裝置再現於公眾眼前。「TV朝鮮」發現,中共醫院所用的器官供體,就是用該裝置製備。

2012年通過的、專利授權公告號為CN 202376254 U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其詳細說明可以在中國大陸官方網站上下載。當我們用這個裝置去對應陳靜瑜縱向證據鏈尾端的「鎖」,會震驚的發現,這個裝置就是那把能打開鎖的「鑰匙」,它能完美解決造成供肺短缺的技術難題!

這台裝置能夠精確製造腦幹死亡,而不損傷其他腦組織。裝置說明中特別詳細描述了:如何精確的打擊受害人頭骨,如何引導衝擊波精確撞擊腦幹,如何用緩衝墊保護其他腦組織不受損傷等(13)。通過思想試驗來模擬取肺現場,就會看見受害人被放到這台裝置上固定頭部,然後用巨大的衝擊力推動金屬球,精確打擊頭骨,製造瞬間的腦幹死亡,呼吸心跳立即停止,同時上呼吸機維持呼吸和血液循環;大腦其他部份立即陷入深度昏迷,緩衝墊消解了衝擊動能,腦組織不會大面積受損,不會引發肺損傷;同時心肺摘取時,供體不會做任何掙扎反應,就像死屍一樣。真是最理想的供肺!該機械裝置不貴,取肺又快又好,隨要隨取,供體再也不短缺,同時,更多器官也被切取利用!

就這樣,在人類正常的「全腦死亡」、「植物人」之外,中共製造出一類新型的「腦幹死亡」,僅為活摘器官而用。至於這個裝置要成功使用,得試驗多少活人;這「腦幹死亡」的受害人,是否有意識、有知覺、被害時是否感受到痛苦,中共有誰會管這種「小事」呢!?

中共在活摘器官方面的「高效機械化」也催生了「腦死亡」中心。其實中共的「腦死亡」根本就不是國際醫學界定義的「腦死亡」,只不過是以此為幌子的謀殺。

各地設立「腦死亡」中心的事實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移植醫生於2015年7月披露的。黃潔夫任該院移植中心名譽主任。曝料稱停用死刑犯之前,中共已經在全國各地布點設立「腦死亡中心」,以保障提供活供體。因為面對的是「腦幹死亡的人」,對移植醫生、警衛等的心理壓力要比直接從活人身上切取器官要小得多(14)。移植產業鏈的效率就是這麼來的!

至此,陳靜瑜提供的證據鏈,加上這副殺人裝置作為最後一個物證,涉及中共活摘罪行的「縱向證據鏈」即告形成!它與追查國際大量「橫向證據鏈」相呼應,共同構成中共「活摘」罪行的鐵證網!

三、連魔鬼也望塵莫及的邪惡 脫離中共尋求自救

多年來,海外獨立媒體大量報道了「活摘」這一罪行,有人稱活摘器官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面對這個罪惡,人類的語言是無法表達出對其的震驚和悲憤的。

世人都知道中共撒謊,可誰能想到,連「腦死亡供體」都是假的,都是被中共玩弄的概念,都是對世人精心的欺騙。中共製造謊言的能力超出人類的想像力。

假如說納粹或日本731部隊是魔鬼,那麼中共的「活摘」罪行連魔鬼都望塵莫及。魔鬼僅僅製造死亡,而中共卻在生與死的短暫夾縫中,精確製造出一種「非生非死、亦生亦死」的反人類狀態,並以此為基礎,營造一個龐大的金錢帝國。帝國的一端是權貴、貪婪的有錢人、移植鏈條上其他既得利益者和幫兇、以及全球範圍內成千上萬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他們對這個產業或是追捧、讚賞、感恩,或是「精益求精」、「自我陶醉」;而帝國的另一端則是數量龐大的法輪功學員、良心人士、維吾爾族人、藏族人、弱勢群體……被納入供體庫隨時被殺害。

中共不僅反天、反地、反人類,而且反生命。無神論、進化論、叢林法則毒害了全世界。在它們的眼中,金錢和權力至高無上;平民的生命不過是一種機械,生命的感受毫無意義,作為人的人性、乃至神性一旦覺醒照出中共的邪惡,必欲除之而後快。它篡權後歷次運動、文化大革命中殺戮文化精英和正直之士是這樣;八九六四對純真的學生大開殺戒是這樣;一九九九年開始對信仰「真、善、忍」的億萬百姓殘酷鎮壓是這樣;今天瘟疫兵臨城下它們維穩至上、抓捕尋找真相的平民、祭出最嚴網規、對真相來源封殺勿論還是這樣。

它們也會表演,似乎感情豐富,那不過是利用人性,迷惑世人,為世界的毀滅添禍,為自己的罪行甩鍋。他們以一個人群的需要為藉口,來消滅另一個人群的需要,不擇手段。中共在此次武漢封城當中很多極端瘋狂舉措,根本不顧城內千萬百姓的感受,反而全世界嚷:犧牲武漢,為了救中國,救世界,你們欠我一個感恩,欠我一份道歉;疫情還未結束,就強制復工,各地拼假數據,理由也是:別人要生活、要賺錢養家、世界工廠需要中國。伎倆在全世界徹底曝光,卑鄙與可恥一覽無餘。中共不會是被槍炮打倒的,而是會在作惡中被自己的惡報解體。這就是天滅中共。

中共是來毀滅人類的。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它考驗著人的理智和良知:只要有一絲一毫認同中共,就會被它的毀滅機制裹挾而去。上天慈悲於人,因為人還有理性,還有一點善良。懇切勸告所有參與、認同中共所言所行的人們,快快脫離中共,在內心中退出中共各級組織,到大紀元網站發表退黨聲明,對自己的良心做出交代、向蒼天表明心志,在自己能力範圍內,保存或公佈中共罪惡事實、證據,唯有如此,才有可能進入中共解體後的新中華、新世界。

資料來源:

10. 11. 陳靜瑜等. 體外肺灌注技術在肺移植中的應用優勢及研究進展. 實用器官移植電子雜誌.2017年9月第5卷第5期.

12. 澎湃新聞. 2018全球第一 不缺供體缺受體. 2018-12-19 21:48.

http://www.sohu.com/a/283031002_260616

13.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實用新型專利. 授權公告號CN 202376254 U. 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追查國際存檔www.zhuichaguoj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