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在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就美國國務院「2019年國別人權報告」提問,中共發言人稱,美方報告中的涉華內容「罔顧事實」、「混淆是非」,還聲稱,中國的人權狀況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中國人民對此最有發言權,國際社會也有目共睹。

3月13日,一位湖北男子在網上說:「你無法想像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政府,這個政府到底做甚麼?為甚麼中國人這麼的悲痛,為甚麼中國人這麼的悲,活得這麼得悲傷。」

中國人民確實最有發言權,世界也在注視。

疫區的災難

武漢是病毒的源頭,武漢和湖北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地區,災民的真實處境與中共官方宣傳是天壤之別。大批民眾的知情權、表達權、獲得健康與求生的權利被剝奪和輕視。

1月29日,在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華河鎮鄢家村,17歲的腦癱少年鄢成獨自在家6天後死亡。鄢成的父親因疑似肺炎於1月22日被送院隔離,他曾呼籲當地政府、鄉村醫生以及親屬幫助照顧腦癱兒,因為兒子四肢癱瘓,也沒有食物和水。

2月1日,大陸《財經》雜誌發表了長篇報道《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記者採訪了十多名中共肺炎患者、家屬和醫生,呈現了那段時期武漢看病難、確診難的實況,引起外強烈反響。此文隨後被中宣部下令刪除。

2月7日,武漢市民方斌在YouTube平台「武漢直擊」上說,今天的肺炎,不僅是天災,更是人禍。中共開始掩蓋,壓制李文亮醫生;掩蓋不住後開始封城,造成醫院、機場、賣場人擠人;有肺炎的已經有了,沒有肺炎的也被感染了。逃離的三四十萬人,將病毒帶到全中國、世界。

2月24日,湖北十堰市網格員上門排查,發現一名6歲的男孩在家守著爺爺的屍體,幾天都沒有出門,只靠餅乾果腹。他說,他沒有出去找人幫忙,因為爺爺告訴他外面有病毒。

2月29日,武漢居民「二水柚子茶」發表博文,記錄了其患癌症的母親去世的經過。她寫道:「19日早上,終於用120車把我媽送去了武大人民醫院急診,最後一個急診空位,然後我親眼看到了各種人間慘劇——不論多重,不論怎麼哀求,醫生都不收了,因為沒有床位了。哭聲,哀求聲,下跪磕頭聲,一個個被120送來,又被120拖回去。絡繹不絕。」

「太多我媽這樣的病人被犧牲,都不會計入數字,也不會公佈。外面一片歌功頌德,一片形勢大好,彷彿集體失憶。」「普通百姓,在大災大難面前都是螻蟻。全國各地各種捐贈物資,我們連毛都沒見過。如今各小區封鎖近兩周,所有食物只有社區團購的硬性內容。」

3月12日晚,湖北省孝感應城市的多個小區爆發了業主群體抗議事件,他們抗議小區物業配送的高價菜質量差,還勾結警方抓捕為大家聯繫平價愛心菜的業主。

一位網民表示,「積怨已久,壓迫已久,誰不惜命啊?……那個100塊錢的肉有2斤,我媽拿起又放下,心酸得不行,這個縣城太腐敗了,我們老百姓只能被壓迫,才能保證他們的利益,這種醜聞出來是遲早的事。」

3月上旬,武漢潘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家裏的積蓄即將耗盡,儘管他沒有染病,卻不能出門,連乞討都不行:「誰打過電話問過我了嗎?誰來關心過我們的,沒有人啊。所有的救災物資,我連一顆米我都沒看到過。一顆米都沒看到過,別說其它的了,救災甚麼捐助的,通通沒有。」「我如果罵這個黨,罵這個政府,我要坐牢,他說我,說重一點,說我顛覆國家政權,那我怎麼辦呢?」

中共肺炎爆發以後,中共嚴查所有媒體報道,網信辦嚴控輿情,官媒大力描繪疫情「向好」的勢頭,堆砌患者和市民對當局的點讚,甚至推出了有人在方艙醫院住得都不想走的荒誕奇聞。至於以上公民的呼聲和慘狀,皆因不屬於「暖新聞」和「正能量」而被掩埋。首批披露疫情之一的李文亮醫生被誣為「傳謠者」,對其事件的調查至今悄無聲息。方斌、陳秋實、李澤華等拍攝武漢實情的公民記者被抓捕或「失聯」。

武漢民眾爆料當地用垃圾車等運送肉等物資。(網絡圖片)
武漢民眾爆料當地用垃圾車等運送肉等物資。(網絡圖片)

疫區之外的人權迫害

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將於4月5日刑滿出獄,3月12日,李文足女士在社交網站表示,王全璋的姐姐告訴她,王全璋在獄中與父母通電話時表示,疫情很嚴重,讓李不要去(山東)臨沂監獄接他。他還說,出獄後需要先到濟南辦身份證及銀行卡,之後才回北京。李文足質疑,當局想把王全璋騙到濟南,對他進行監視居住。

李文足怒斥當局:「你們這些傷天害理殺人不見血的土匪,你們給王全璋灌了多少藥啊,讓他變成任你們『擺佈』的木頭人?」

王全璋律師曾創辦了一個跨越10個省的法律援助機制,曾代理法輪功等多個敏感案件,堅持為弱勢群體維權,備受讚譽。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中共以「煽動顛覆政權罪」判刑4年6個月,在此之前已被非法拘押了三年半,期間音訊全無,律師和家屬不被允許與其會面。

據大紀元近日報道,「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去年被中共冤判12年,他的母親、86歲的蒲文清患上肺癌,成都的醫院卻不給她用藥,也不讓她住院治療。老人很氣憤,說這不是明擺著政府要把她害死在外面,把黃琦害死在監獄裏嗎?

黃琦是知名人權人士,曾在網上率先披露「六四」、法輪功受迫害等信息,堅持為弱勢群體發聲。這樣一位勇於維護民眾知情權的公民,遭受當局的長年打壓,家屬投訴無門。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在2020年2月份,大陸26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的共100個城市的公檢法人員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280多名學員被非法抓捕(150人已經回家),15人被非法判刑,26名遭非法抄家的學員被中共警察搶劫和勒索現金24萬4千多元,平均每人9393.6元。

結語

3月15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稱古巴、津巴布韋、老撾等所謂國際人士為中共抗疫點讚。

3月16日,《人民日報》在文章中稱中共「爭分奪秒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千方百計護佑生命健康,這是捍衛人權的生動體現。」「中國奉行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權理念,始終把人民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

中共操控媒體及網絡而壟斷了所有事務的話語權,不允許任何人質疑、批評和揭示真相。但是,中共無法解釋,既然中共體制有著「無可比擬的優越性」,大批中共官員為何舉家移民到人權「惡劣」的美國等資本主義國家?中共也不敢回應外界對高智晟律師、王全璋律師、黃琦、劉飛躍等維權者的關切和聲援,它甚至對薄文清老人、李文足女士進行軟禁、跟蹤、騷擾和手機監控。中共更不敢公佈中共肺炎疫情的真實病例和死亡數據。

每一樁病例,每一宗死亡,每一聲公民的呻吟和吶喊,都是對中共侵犯人權的控訴。中國人也應享有生命權、言論表達權、追求幸福、實踐與守護信仰的權利。疫情在延燒,更多的人應當關注中共企圖掩蓋和持續進行的人權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