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一百多個國家,中共卻開始公然顛倒黑白,欲將病毒來源誣賴給美國。值此之際,習近平3月10日終於在武漢封城48天之後第一次去了疫源地武漢,但網上傳出的許多影片引發了諸多質疑,甚至出現習近平去武漢事件是真還是假的議論。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這件事情很耐人尋味,無論去到武漢的人是真假習近平,這一齣秀都「假到爆」,演得太差了。

中共關係密切國家 「一帶一怒」疫情肆虐

記者:中共肺炎已經傳遍全球一百多個國家,連奧斯卡的影帝(湯姆・漢克斯)都染病了,NBA又停賽,如何看這個趨勢?

桑普:這個趨勢這麼嚴重,我們看到就是與三個原因有關連。一就是說,和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紅色政權有關聯接觸的,真的會中招。一個很重要的笑話,「一帶一路」現在那個「路」變成了憤怒的「怒」,少少不同的音,一帶就會一怒,每個國家只要和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接觸的頻繁的話,受感染的機會就很高。

你看一看現在染病最多的外國是哪些地方,意大利、南韓、伊朗,尤其是意大利已經超過一萬兩千宗確診了,伊朗我錄這個節目的時候九千宗;南韓超過七千多宗確診,我想問一下它們有甚麼共同的特徵,就是「一帶一路」。

不是同一緯道,是中共的「一帶一路」。有個笑話,不是我說的,是中國的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說的,他說「歐洲人民對中國已經是相當厭惡,這是顯而易見」,他說這一點不是帶也不是路,是一場悲劇。這場悲劇帶給歐洲的商家和歐洲人民一個很大的痛苦。

意大利是G7裏面第一個國家去和中國(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2019年3月,當時的總理和中共說中國和意大利是一個戰略夥伴關係,七十多個城市和中國的其它省市有所謂配對的兄弟姊妹城市的關係。你看一看,最主要的是接觸頻繁。

第二個原因是甚麼,就是相信中共,相信世衛,不設防。它不但接觸頻繁,還不設防。台灣也跟大陸接觸頻繁,但是設防不讓中國的航班大量來台灣,甚至香港的人現在也不能夠去台灣了。這樣用果斷的措施的時候,台灣的確診數字只有48人,有這麼好的成績。你看一看意大利有沒有做設防,伊朗有沒有做,南韓有沒有做,沒有設防,等要做的時候,已經病入膏肓了。

第三個原因就是說,當然這三個國家,我不會一桿子打一船人,但是看一看,意大利本來就是歐洲人裏面比較粗獷點的,他的文化、步調很多時候就是所謂的歐洲裏面的中國,有這樣的稱呼。甚至現在意大利要封城、封國,很多餐廳今天已經要暫停營業,很多人照樣上街、坐車,政府呼籲大家要一米的距離,其實很多人都沒有遵守。

南韓則是因為文在寅執政走一條親中、仇日、仇美、親北韓的道路,這條道路導致了中國成為了南韓的最大進口國和出口國,而且經濟投資相當頻繁,很多的城市,像大邱這個所謂新天地教會,本身在武漢也有分會,你看交往多麼的頻繁,而且毫不設防。

再說到伊朗更加嚴重,他伊朗和中國關係更加眾所周知,賣軍火、賣所謂的導彈、核武,由中國輸入。中國的華為、中興大舉投資伊朗,而伊朗給中國甚麼,石油,你想一下兩國之間的關係那麼密切,現在伊朗整個國家陷入一個所謂的災難的狀態,為甚麼會導致這個樣子,就是中國(中共)。

事實證明:近中共危險 遠中共平安

正如美國新任的國安的重要的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說的,這場疫症,如果中共不隱瞞,讓大家說真話,讓美國專家來,肯定一早就受控,起碼早兩個月受控。而且說,中國一般來講每天進美國大概2萬人次,現在一停,一早已經停了所有航班,可以買到美國六至八個禮拜時間做好一切準備。

所以特朗普總統也都很清楚地和大家說,因為我們團隊實力怎麼雄厚,才能做到這個結果,撤僑斷航;而且很清晰的,3月11日還有重要的消息宣佈就是和歐洲人講,你26個申根公約國家,不包括英國,13日起美國就連續30天禁止入境,斷人不斷貨,貨可以進,人不可以來,這是美國果斷、勇敢的措施。

所以你看到美國現在的數字雖然高,過一千宗,但是三億人口裏面的一千宗,和英國可能一億人口都不到的一千宗是沒有辦法同日而語的,所以我們看到美國現在的情況基本上是不需要恐慌。

而中國的情況,將這個病毒擴散給大家,哪一個接近中共的,就得危險,離開中共越遠的,就保平安,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觀察。

習近平訪武漢 穿幫太多 不合格

記者:《大紀元》最近出了一篇社論文章,就是中共肺炎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的,都是講這個現象,大家可以去留意一下,非常有道理。人命關天,我們都很關注,希望大家身體健康。講回病毒爆發起源地點就是在武漢,習近平在3月10日第一次去了武漢,但網上就有很多質疑,如何看習近平去武漢事件是真還是假。

桑普:這件事情是很耐人尋味的,一句到尾,就是假的機會極高。為甚麼我這麼說,3月10日事隔爆發這個疫情40多天時間,習近平第一次去武漢,但是這一場秀太差了。2003年,我不是擦胡錦濤的鞋,胡錦濤有很多糊塗的事,但是胡錦濤當年是第一時間,在溫家寶去了,(SARA爆發後)不到幾天就馬上去廣州,和市面的人握手。一場秀,說真要做,就要做的漂亮一點,起碼要合格。

習近平事隔40多天才第一次去,時機都選不好,《大國戰疫》這本書才剛剛上架又下架了,新任的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先搞感恩教育,上去之後又按了下來,他這時候飛去。

是不是真的飛去了,大家看一看。第一,央視的3月10日晚上的新聞聯播,沒有拍攝到機艙裏面的東西,只拍到機艙外的機翼和跑道,究竟甚麼時間,在甚麼地方,是不是真的你在機場裏面,是不是艙外一個紅太陽,艙內一個紅太陽,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艙外有機翼和跑道。

第二,去到武漢的時候,(探視的)火神山醫院並非火神山醫院,那個叫做武漢職工療養院,這個職工療養院已經在火神山醫院的外面,最近的一處起碼相隔500米,即是半公里的路,中間還隔著樹林的,想有病菌飛過來都很難,他戴著美國3M的N95口罩,請問中國沒有口罩嗎?你不要和我說3M是中國設廠,都算中國的口罩。中國的領袖戴著3M口罩,那些「五毛」不覺得丟人嗎?

戴著口罩進到那個地方,那是一個四層樓的混凝土建築,絕對不是一個板間房,記住這個仿照小湯山所起的火神山和雷神山是板間房。進去是鋪地毯的,哪有醫院門口鋪地毯的?然後離開麥克幾米的地方,透過視像會議,講我是探望你、探視大家。各位觀眾,我是不是在探視你,你是不是在探視我?這樣是在觀看影片,而不是在探視我。

同樣道理,習近平怎麼在探視病人,和病人不是說希望你儘快康復,一句都沒有說,他說甚麼,「相信我,堅持相信,堅持相信黨,黨會對你好的」,你隔著影片,算是甚麼貨色。

做完場爛戲,走了,去到社區,荷槍實彈的狙擊手在每一個大樓的高空處看著;每一個居民房裏面就兩個特警坐在露台上,外面有六個特警,以防居民說「假的假的」。因為3月5日孫春蘭去武漢的小區時,社區的人喊說「假的假的、全部是假的」。下面的人更好笑,那些人完全是戴著一色一樣的黑色口罩,而且他們穿的衣服差不多都是類似的衣服,中年男子,這一班是特警、公安、國保,所有是一些軍警系統的人。

去到賣菜的攤子,那不是菜市場,是在住宅間孤零零的一個攤子,全部是團購的,假到爆;最後去到一個黨員服務中心那裏,在一個樓梯底下致詞,和那些所有的人隔離到很遠的米數。整件事很有懷疑就是一場戲。

他一下車,旁邊的人問可以喊嗎?可以叫了嗎?於是乎大家說了幾次可以開始叫,叫「主席好,總書記好,武漢加油,中國加油」,整場是一場戲。而這個人其實呢,他的體格很肥胖、步伐很緩慢、他的皺紋很多,白頭髮多了很多。我不知道,這個是真習近平還是假習近平。大家眾所周知,以前江澤民和現在的江澤民,都有真和假之分,不知道哪個真哪個假,「分身」有很多,習近平會不會同一條套路呢?他是否真的去了武漢,我都要打上一個大問號。

去了,他想解決甚麼問題?一叫做粉飾太平,說武漢的疫情受控我才來,粉飾到太平嗎?你覺得,中國公佈的數字是真的嗎?你來了之後,我就相信是真的嗎?不好意思,我們有血性的人都不會相信是真的。南韓、意大利、伊朗都爆發到七彩(很厲害),病毒是不分國界,死亡率有那麼高,在中國竟然這麼多省市,新增個案這麼少,我真的不相信。第二件事就是,習近平本身希望大家提振他的威望,但不好意思,是做爛了秀,是降低了威望。

「404時代文藝復興」 中國人猛醒

桑普:最近艾芬等各方面的人物也都開始發聲了。武漢一個中心醫院,這個急診科的主任艾芬醫生,她很後悔,於是乎寫了一篇文章,投稿到人民出版社的一個叫做《人物》的雜誌,是3月號,這篇文章成為它的封面文章,但是當然人民出版社一看到這個樣子,立即全封了,現在不讓出了。這篇文章講,艾芬很後悔,因為她是發哨子的人,包括李文亮,當然我認為李文亮不叫吹哨,他只不過在微信群裏傳給他的親友,但洩露出去了。

第一聲發哨子的,就是這位艾芬醫生。艾芬醫生她講「12月30日,圈住文件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這個名字之後,就發給其他人了」,但是她被醫院的紀委去約談,之後她妥協,沒有再去講,她追悔至今,她一輩子都後悔,如果她能夠繼續吹哨,情況可能就不同。當然我們不可以全面責怪她,在中國共產黨全面控制輿論,導致到這種局面,她說如果她能早講的話,起碼很多醫生不會死。

關鍵地方不是艾芬醫生這篇文章,因為李文亮和很多人也已經曝光這樣的事,但問題在哪裏呢,全中國人民開始覺醒了。我們所有「404時代的文藝復興」(被封網)的那些人開始將艾芬這篇文章翻譯成德文、日文、粵語、不同的文章去傳播,被人封了不要緊,豎排不要橫排,甚至PDF、甚至用一些圖像譜成曲譜的方式,甲骨文、篆文、毛體,甚至一些網絡上的一些火星文、摩斯電碼,甚麼都可以變成新的文章。擺一篇封一篇,擺一篇被人解一篇之後,再封一篇,在這個情況之下,波浪式傳全國很多的網民,數以10億算的網民,都其實已經收到這個文章。

這種情況我們看到,中國網絡控制相當嚴格,所以他們傳這些文章的時候,我們經常覺得這像一個喜劇一樣,但他的內核、他的核心就是一個悲劇,是中國共產黨導致全中國的人沒有真正的言論以及傳播思想的自由。而這樣的傳播,我想是中國人開始猛醒。

最近我看到一篇美國之音文章很感動,一個化名屠龍的一個年輕人,26歲,他說他一直希望做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不出聲,希望賺錢,希望無災無難過一世。但是發覺不行,他說當看見一些宗教團體被打壓的時候,我不出聲,因為我不屬於那個宗教團體的人;當我看到北京的低端人口被打壓的時候,我不出聲,因為我不是北京的低端人口;當我看到維吾爾族新疆人被抓進集中營的時候,我不出聲,因為我不是維吾爾族人;當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時候,我不出聲,他不覺得他是香港人;但這次,他由此至終都是一個武漢人,他覺得看到李文亮、看到艾芬,看到習近平這齣假戲,看到這麼多人被關在自己的牢籠裏面,被人家送愛心包,然後真相澄清不了,所有的事情是他翻牆看到的資訊消息,他說不可以再不出聲了,他真的希望中國人能夠覺醒,因為大家收到這麼多資訊,首先思想上、觀念上要覺醒。

第二方面,就要在言論方面要敢於表達,言論自由四個大字。第三樣要用行動,團結大家志同道合、採取真正的行動去對抗這些事情,不要再做動物園裏面被人豢養的動物。這個事是重要的,所以我覺得很感動的就是這一點。我希望大家能夠明白這位年輕人的心聲,中國人真正覺醒才能夠得救。

鍾南山伴君如伴虎 遠離共產黨為時未晚

記者:習近平去了武漢引起這麼多質疑之外,最近中共開始推行叫做大國抗疫模式,要大家去感恩,鍾南山還突然間去領人入黨,表示他們衝在第一線,感恩共產黨,怎麼看在這個疫情還這麼嚴峻的時候,他們突然要大家去感恩共產黨呢?

桑普:這樣事情就是說共產黨的一個邪惡的地方,它不單只要散播一些謊言,還要你永遠忠於共產黨,去頂禮膜拜去感恩,要求這種忠心要連綿不絕,分分秒秒都不能停止,這種邪惡是很可怕的。世界上只有共產黨的邪教,才可以導致這種情況。這種所謂的感恩,是來自於甚麼地方?共產黨對你有甚麼恩,它少害你半秒鐘都算好的,沒有恩可言。米、麥不是共產黨種出來的,是人種出來的,是農夫種出來的。

說到鍾南山,送他五個大字:伴君如伴虎。大家知道,馬國強、周先旺已經去了其它地方了,現在換了應勇和新的王忠林,但是鍾南山,中國的所謂的武漢肺炎的高級專家組組長,據台灣《自由時報》和自由亞洲電台等講法,很可能在2月底,鍾南山已經不是組長了,已經被人投閒置散了。說是因為鍾南山反對用中醫去治病,覺得草本的中醫未必能殺毒。講了這個話,整班中醫包括中國中醫科學院的院長黃璐琦院士和其他人一起上書給習近平,習近平就說中醫好,要中西醫合璧才好,而鍾南山講他不喜歡聽的事,逆鱗而批,犯龍顏。

而鍾南山,伴君如伴虎,越忠於它,越愛黨,受傷害只會越多,遠離共產黨,為時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