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3月9日意大利《寒冬》雜誌中披露一周前中共向中駐外大使館和遍佈全球「中共同路人」發祕密指示,要他們說服那些親華人士統一口徑,不要說新型冠狀病毒源自中國,而要堅稱「雖病毒重創武漢,但其真實來源仍然未知。我們正在對病毒來源展開新的調查」。

隨著武漢肺炎病毒在全世界蔓延,中共開始了新一輪有關武漢病毒的宣傳——塑造自己是抗疫典範,據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披露,3月10日,中共駐聯合國大使張軍給聯合國另外192個成員國的代表們寫信,提到習近平10日對武漢的訪問,稱河北和武漢疫情已得到控制。「現在我們準備加強與國際是社區的團結,共同抗擊這一流行病。」張軍還稱:「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所有國家面臨的共同挑戰。」

在此之前,《外交政策》雜誌還得到了一份聯合國外交人員分享的張軍3月3日的信件。張軍在信中寫道:「中國不僅在為自己也在為世界而戰…… 中國以同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人民和其他國家的人民,並以非歧視的方式採取預防和控制措施。」這封信件發送給了所有紐約聯合國的所有常任代表和常駐觀察員。

據Axios在線新聞透露,中共官方智庫近期還提出要建立一個由北京領導的全球衛生組織與世衛競爭。Axios由前Politico(《政治》媒體)編輯人員於2017年成立。

世衛(周三)把武漢病毒定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這個術語歷史上只用在過往少數幾種疾病上,包括1918年致命性流感、2009年的H1N1流感以及愛滋病毒/愛滋病等。

意大利在線雜誌《寒冬》最近刊登《病毒「去中國化」:中共宣傳如何改寫歷史》的社論。

主編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表示,近日有中國同事問候他在「意大利病毒」盛行時是否安然無恙。在這之前,英特羅維吉還從來沒有聽說「意大利病毒」的叫法。接著他發現日本友人也被問及有關「日本病毒」的問題。《寒冬》是一份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在線雜誌,主辦機構為意大利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

作者說:「3月9日左翼天主教日報《十字架報》國際版(La Croix International)公佈一份調查報告。該日報以往從不發表對中國不利報道,此次罕見披露一週前中共向中國駐外大使館和遍佈全球的「中共同路人」發出的祕密指示,要他們說服那些親華人士統一口徑,不要說新冠病毒源自中國,而要堅稱「雖然病毒重創武漢,但其真實來源仍然未知。我們正在對病毒來源展開新的調查」。」

「該調查報告稱,中駐外各大使館已收到指令,要他們「質疑」公眾輿論,暗示新冠病毒最開始是從國外傳入中國的。報道提到,中國駐日本東京大使館已開始推廣並使用「日本病毒」這個詞來指稱新冠病毒(但遭日媒否認)。報道還表示,其他中國消息人士也談到了「意大利病毒」或「伊朗病毒」這類說法。」

布魯金斯學會的美國和歐洲研究中心主任托馬斯·萊特(Thomas Wright)和前美國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科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在《大西洋》雜誌 (the Atlantic)發表文章,表示新冠病毒是冷戰後及2001年911恐怖襲擊和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世界第三大危機。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亞洲研究負責人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習近平面臨的危險是,隨病毒在全球範圍內傳播,中國的治理系統在未能及時應對方面所負有的責任,將面臨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審視和批評。」

她還說,重塑形象似乎是「習近平為推卸責任,避免國際社會要求對真實發生事情進行坦白的孤注一擲之舉」。

南韓人要求彈劾總統文在寅

據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報道,約有145萬韓國人已簽署要求彈劾文在寅的請願書。「總統文在寅對新冠病毒的回應表明,他更有可能是中國的總統,而不是大韓民國的總統。在韓國,口罩的價格飆升了10倍以上,人們很難找到或售罄。」請願書總結道:「很難想象文是韓國總統。我要求彈劾他。」

南韓口罩緊缺,而人們很直接針對總統要對現狀負責人:流行初期,韓國總統文在寅為加強與中國(共)關係向武漢市運送價值500萬美元的醫療設備,包括200萬個口罩和100萬個醫用口罩。 現在這種病毒正在韓國迅速傳播,新聞媒體和普通百姓不斷問:「我為什麼沒足夠口罩?」

從流行病爆發開始,文在寅就尋求支持中共,而不是禁止來自中國的旅客入境並給中國發送支援品以及對中共支持性的講話。下個月將在韓國舉行議會選舉,文在寅知道,習近平計劃進行的國事訪問對他的政黨來說是一大福音,這表明在經歷了幾年高度緊張之後,韓國又重新與中國開展業務。

「中共是我們的敵人,我們討厭每個共產黨。」 3月9日,在首爾弘大大學區抗議現場,現年65歲的楊成岳告訴《外交政策》。 「我們反對文所採取的任何政治行動。 我們很憤怒!」

在處理武漢病毒方面,中共外交官堅持認為,中國正在以透明的方式應對挑戰,與其它政府共享信息,並為國際社會象為自己的利益一樣與病毒抗爭。然而,如果外國政府的行動在中國看來是發出對北京缺乏信心的信號,中共會很快予以譴責甚至威脅。《華爾街日報》本月報道《歐洲與中國的對峙》中提到,中共對武漢病毒的處理令中共對歐洲的吸引力進一步降低。

為德國政府和議會提供咨詢服務的智囊團德國國際和安全事務研究所所長沃爾克·珀斯(Volker Perthes)表示:「中國正試圖將其治理模式出口到整個世界,包括向歐洲。」

報道指,民意測驗顯示,去年在歐盟大部分地區,對中國的正面看法縮水。 瑞典是與北京一起經歷這種新寒潮的幾個歐洲國家之一,最近三個主要政黨要求驅逐中國駐斯德哥爾摩大使桂從友,理由是他對瑞典官員、媒體和人權組織的公開威脅 。

前瑞典駐中國大使羅睿德(Lars Fredén)告訴《華爾街日報》:在瑞典,一些瑞典企業要面對瑞典人的公眾意見:「你為什麼在中國這樣糟糕的國家做生意?」這是很新的現象。

隨著中國經濟放緩,歐洲預期通過「一帶一路」得到來自中共的贈款,總體上未能兌現。這種麻煩早在武漢病毒之前就已經開始。 拉脫維亞外交大臣埃德加斯·林凱維克斯(Edgars Rinkevics)說:「浪漫主義、樂觀主義時代已經結束。四年前,它只涉及經濟,貿易,一帶一路和更多投資。 現在,它更加平衡了。」

另一位歐盟大國的部長則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坦率地說,我們沒有理由屈服於中國(共)。」 「他們沒有給我們任何幫助。」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數據顯示,法國對中國持有好感的人口比例在2019年下降了8個百分點到33%,荷蘭11個百分點到36%,德國5個百分點到34%,而瑞典人對中國的好感度從2018年的42%降至25%。

《華爾街日報》報道,即便是對第一個加入中共一帶一路的意大利,在幾位意大利議員在去年11月想要和香港抗議領袖黃之鋒開視頻會議時,中國駐羅馬大使館將該會議計劃指責為「支持暴力和犯罪」的「嚴重失誤和不負責任的行為」。

中共企圖破壞議會活動的行為促使所有主要政黨以及意大利外交部譴責中國干預。 幾天後,意大利國會下議院一致通過了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決議。@